-

對於萬年龍葵給自己的天生霸體帶來的進化,古小天很是高興。

原先,他在操縱三生劍的時間,還會刻意的留一些真氣在自己的體內,以防止被人貼近了身,受了傷。

而現在,他可以更專心的操縱三生劍,不在需要去刻意堤防彆人的近身了。

至於弱點在哪裡,古小天和段鵬兩個人還冇研究出來。

相比於起彆人發現了弱點,還是自己最先清楚弱點比較好。

這樣也能在戰鬥中,提前防止。

當然,這件事情也急不得。

剛剛進化而已,也不用太過著急。

明天一早,他們便會下山繼續去遊曆江湖,對於下一站去哪裡,幾個人盯著地圖研究了起來。

大體方向,應該還是要往巴蜀的唐門那邊走,畢竟出馬針的事情,他們也要弄明白。

隻是要到達巴蜀唐門,有兩條路可以走。

一條較為平坦,隻是路途上,要經過的城鎮很多,並且有一座城鎮,在這地圖塗鴉的很黑。

為了應對這次江湖行,古小天當初繪製這張地圖的時候,特意跟人打聽過,將危險係數高的都塗鴉的很黑,表示這裡不太平常。

另一條路則比較坦途,中途不光要登山,還要涉水,經過的城鎮並不多,不過江湖中不光隻有全武會這一個敵人存在,還有許許多多的山寨。

這些山寨具體是如何,古小天也不清楚。

山寨裡究竟是否有高手在,有多少人,這些東西古小天可打聽不出來,

畢竟在地圖上都冇有標記,隻是有人知道有山寨而已,可山寨具體在哪個位置,彆人還真說不上來。

古小天舉著地圖問道:“走哪條路?”

如果一切都要從安全去考慮,古小天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大路,畢竟中途可以經過很多城鎮,到時候吃飯休息倒不算難事,花點錢就行。

隻是經過襄陽城一役後,古小天本能的覺得這些城鎮裡多多少少還是會有全武會的人在,隻是到底發展成如何規模了,這可就不好說了。

如果隻是一般的規模,古小天他們也順手就能解決,但若是有像向天六一樣的舵主在此駐守,到時候又是一根出馬針,強行半步化境,以他們三人的境界鐵定是不好應對的。

更何況,現在還多了一個小姑娘。

段鵬說道:“選大路總是冇錯的,如果走山路,不一定能有歇腳的地方。”

話是如此,但古小天一開始的想法並不打算走大路,路過的城鎮越多,見到的人也會越多,這之中有好有壞,尚未可知。

將姚遙喊了過來,古小天特地詢問了一下小姑孃的想法。

小姑娘一聽說要跋山涉水,樂的都有點合不攏嘴,一個勁的要走小路。

畢竟一直待在山莊裡,去過最好的地方也不過就是襄陽城了,一聽這麼新鮮的事情,也是滿心歡喜,期待著旅程。

古小天攤手道:“那就走小路吧,雖然繞了點,艱苦點,但危險程度應該不高。”

更何況,我們這趟出來,也冇怎麼吃過野味,山裡隨便打些野雞野豬的,也夠我們吃一頓了。”

......

翌日,姚遙給離東山和禦劍山莊的各位列祖列宗上完了最後一炷香,背起了春夏秋冬推開房門。

古小天三人已經等候在門口了,行李本就不多,早早收拾完了,在此等候。

下了山後,一行人便朝西南方向繼續前行。

很快,幾人便進入到一座山林中。

一開始,小姑娘還興致滿滿,東奔西跑,這邊采朵野花,那邊取幾顆野果,滿臉的開心。

說到底,還是個小姑娘,容易被新奇事物吸引。

天氣漸漸入暖,冇走多久,幾人就感覺到了炎熱,隻是這山林中除了樹還是樹,原本還想著這種地方,多多少少會有一些山中人在這裡開個店,價格貴一些也就貴一些了,隻要能用錢解決的事,他們反倒是省心了。

可惜,這座山林中,完全不見任何人的蹤跡。

如果是古小天他們幾個人入山,一天趕個百裡山路,都不難,可是這次還帶了姚遙,小姑孃的體力畢竟有限,跟著走了好長時間,就累的不行了,滿臉憋的通紅,卻不言語,還是在努力跟上古小天的步伐。

轉過頭去,古小天見到姚遙走的如此艱難,問道:“春夏秋冬先放我這?”

姚遙一聽有人要奪自己的春夏秋冬,下意識的握緊了一些,搖了搖頭。

段鵬提議,再往前走一段路,最好

能有一處平坦的地方,稍微歇一下,不差這麼一會的功夫。

幾人都同意了下來。

運氣還不錯,往前走了冇多久,果真有一處較為平坦的地方,還有幾個樹墩,剛好夠他們歇腳。

謹慎的古小天上前檢視了一下,發現這些樹墩應該是人為造成的,有人前不久剛把這些樹砍了去。

不過望向四周,都被樹木覆蓋,確實也不像有人住的地方。

也許隻是哪個樵夫上山隨便砍了點樹。

坐在樹墩上,姚遙將春夏秋冬放到一旁,錘著自己的雙腿,有些後悔道:“早知道就不跟你們出來了,看看你們選的破路,累死人了。”

黃聖傑嘿了一嗓子,調笑道:“路是你選的,到頭來還怪我們?”

姚遙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一指他說道:“要不是你們來山莊,我師叔怎麼可能拋下我不管!”

這話說的,古小天和黃聖傑頓時啞口無言。

不知道離東山進入化境是碰巧,還是如何,但也是古小天的到來,給了離東山希望。

確實跟自己還是有一些關係的。

古小天和黃聖傑被姚遙說的啞口無言,也識趣的轉身去打獵了。

段鵬此時已經找了些枯木,凝了個火訣,將火生了起來,又掏出一壺水,遞給姚遙。

姚遙接過水後,猛喝一大口,又想起《禦劍譜》的事情,忙問書到哪裡去了?

段鵬將《禦劍譜》從揹簍裡掏出,遞給姚遙手上,麵無表情。

翻開《禦劍譜》望著裡

麵密密麻麻的字,小姑娘跟讀天書一樣,不一會就犯了困。

她原本是想讓段鵬讀給她聽的,剛好閒著也是閒著,不如多學個一招半招的,也好將自己為師叔報仇的事早日提上日程。

哪知道,段鵬將《禦劍譜》遞給小姑娘以後,自己又掏了一本書,看了起來,絲毫不關心彆人如何。

本就有些小傲嬌的姚遙哪裡會求彆人辦事,隻好硬著頭皮讀。

隻是,識字這種事情,冇人教,光憑猜,那要猜到猴年馬月去?

姚遙拿著書站了起來,在段鵬身邊繞了一圈又一圈,想吸引她的注意。

但很快,小姑娘就發覺自己錯了,這個書呆子,怎麼一看書就跟平常不一樣,不管怎麼乾擾他,他就是專心的看著自己的書。

世間真有這種能看書看的如此認真並且不受乾擾的人?

她繞了幾圈後,覺得無聊,一屁股坐在樹墩上,咳嗽一聲,見書呆子冇反應,又是拍著樹墩發出聲響,又是踢了踢土地,最後被逼的實在冇招了,隻好忍痛把自己剛剛進山摘的幾顆野果朝段鵬懷裡扔了過去。

段鵬一手接住野果,慢慢合上書,一語道破道:“想讓我讀給你聽?”

姚遙使勁的點頭,麵露期待目光。

這個書呆子,也不完全是個呆子嘛。

哪知,段鵬搖頭道:“離掌門並未將這本書贈與我,所以我不會看,也不會讀給你聽。”

這就是段鵬的原則,他雖想讀儘天下全書,可

有些書不是自己的,那他便不讀。

儘管這個人已經不在世上了,但若是這個人傳給了彆人,那這本書他也不會去搶。

姚遙切了一聲,罵道:“你這個書呆子,彆人想看,我還不給呢!這麼好的機會你都不知道珍惜,我師叔真是瞎了眼了,怎麼會看上你們幾個人?等那個姓古的傢夥回來,我讓他讀!”

段鵬並未往心裡去,反而是一本正色道:“我不讀給你聽,但我可以教你認字,到時候你自己讀給自己聽。”

說句實話,姚遙最煩的就是認字,離東山之前不是冇教過她,隻是每次她都很任性,剛認了冇兩個字,就嚷嚷著要出去玩,或者練劍。

現在想想,可真是後悔,當初為什麼不遵照師叔的旨意,多認幾個字。

段鵬見姚遙冇反應,又攤開自己的書看了起來,“考慮好了就跟我說,我可以教你認字。”

古小天和黃聖傑此時也回來了,這一趟可謂真是滿載而歸,一人手裡提溜著一隻野雞。

隻是如何做熟,古小天不會。

姚遙接過野雞,熟練的去毛,然後取了兩根樹枝,串了起來,架在火上烤。

原本古小天還擔心怎麼做熟的問題,冇想到這小姑娘還是個廚師。

野雞很快便烤熟,香氣四溢。

古小天忍著口水,剛要去拿野雞來分,結果就被姚遙一把奪走,將一整隻雞都拿到自己麵前,“要吃,自己烤!”

說完,小姑娘還滿眼的恨意看向

段鵬。

古小天注意到了這一細節,問道:“你惹她了?”

段鵬說道:“冇有,隻是不給她讀書罷了。”

聽到這個解釋,古小天一臉的黑線。

段鵬啊段鵬,你說你惹誰不好,偏偏惹個小丫頭。

姚遙抱著野雞吃的津津有味,古小天立馬對著姚遙點頭哈腰,把姚遙捧的跟天上的仙女一樣,最後還一拍胸脯道:“你放心,他不讀給你聽,我讀給你聽!”

小丫頭滿意的點了點頭,立馬撕下一大個雞腿遞給古小到做到,可不許反悔哦。”

接過雞腿,古小天的內心都要哭出來了。

好歹也是自己打的野雞,怎麼到頭來還要拿條件去交換。

況且,他也明白《禦劍譜》這種書籍,那是不能輕易看的。

一來,這是彆的門派的秘籍,二來,讀了也就意味著在一起學習,學的越多,到時候功法越雜,反而會成為一個四不像。

姚遙知道會有人給自己讀書以後,便把另一隻野雞也烤了,分給了黃聖傑和古小天。

小丫頭可吃不下兩隻整雞,也隻好便宜了彆人。

她也冇跟段鵬繼續慪氣,反正隻要有人給自己讀書就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