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小巷中昏暗無光,彭力有些不太自在,忙吩咐一旁的護衛:“阿大,過去看一眼。”

一旁的阿大接到命令,也在內心裡給自己壯了壯膽子,慢慢地向著傳出呼嚕聲的地方而去。

直到走近了,阿大蹲下身子,看了半天,發現這人腰間彆著一塊腰牌,金色的腰牌中,一個大大的古字,顯得還有些耀眼。

阿大忙向遠處的彭力喊道:“少爺,是古家那小少爺,古小天!”

一聽是古小天,彭力頓時來了興趣,一路小跑地跑到了阿大身邊,看著此時正睡得香甜的古小天。

彭力與古小天也是有諸多矛盾,緣由自然美是兩個人都是大家族的少爺。

可古小天卻是人人寵愛,人人尊敬的小少爺。

而自己僅僅隻是一個私生子,有不少人表麵尊重,背地裡暗暗罵著自己。

曾經彭力也在街道上攔過古小天的路,想像所有人證實古小天是個廢材。

隻是古小天一直有楊陽護著,彭力在楊陽的手上吃過虧,明麵上也不好怎麼樣古小天。

今日,可算是讓彭力逮住了機會,在加之在賭坊輸了不少銀兩,新仇舊恨倒是一塊報了。

恍惚間古小天已被人架了起來,還冇等古小天睜眼,一拳就揍在了古小天的臉上。

詭異的是捱了一拳的古小天感覺不到一絲疼痛,但鮮血已經順著鼻子留了下來。

彭力打了幾拳,也打累了,吩咐一旁的阿大,“給我打!”

阿大聽令,立馬拳腳招呼上去,他的拳可比彭力打的重多了,但此時的古小天依然是一副睡相,臉眼睛都不睜一下。

這當然不是古小天不知道自己在捱打,當他被人架起來的那一刻,就已經醒了。

隻是這一年來,自己捱打的已經不計其數了,每次都是在仙必來喝完花酒後,那酒樓的酒彷彿有神奇的功效一樣,那讓人不在感到疼痛。

這也是古小天為什麼這麼喜歡去仙必來酒樓的原因。

阿大打了許久,有些氣喘,對著彭力道:“少爺,他好像醉的厲害,怎麼跟塊木頭一樣,一點反應也不給。”

尖嘴猴腮的彭力自覺無趣,平日裡,他揍個把人,最喜的就是聽他們的慘叫聲以及求饒聲。

可如今好不容易揍到了古小天,卻連任何反饋都冇有,可真是倍感無趣。

彭力此時因為賭坊輸錢的氣已經消了大半,何況又免費揍了古小天一次,倒也算得上是心滿意足。

彭力拍了拍衣服,又狠狠的在古小天肚子上踹了兩腳,“走了走了,今日也算是解了氣,這廢材連捱打都不啃聲,真是無趣。”

話罷,彭力帶著阿大慢慢悠悠的離開了黑暗小巷,隻留滿臉掛彩的古小天還在草垛中裝睡。

古小天聽著身旁的動靜,腳步聲慢慢變小,想是彭力已經走遠,便睜開了眼睛觀察了片刻。

見彭力確實是走遠,但很快,古小天的惰性就上來了,現在的他還是有些許醉意,頭一栽,再次酣睡起來。

......

翌日,天過清晨,太陽轉眼就要升到高點。

古小天的貼身丫鬟小怡,見少爺又是一夜未歸,忙去跟老太爺彙報。

老太爺單名一個樂字,江湖上都稱其為古樂大魔王。

早年混跡於江湖之上,後來不知為何開始做起了商賈之道。

可不管如何,古樂的生意是越做越大,很快就做到了整個八荒大陸的各個都城,從而當上了世界首富。

古樂膝下,有兩兒,大兒子不學無術,終日遊手好閒,被古樂送去邊疆曆練,至今都還未歸。

小兒子則是天生的商業頭腦,雖說在武道學的造詣上差了那麼一絲,卻對於商賈之道極為精通,因此也被古樂留在了身邊,幫助古樂打理家裡的各個生意。

而古小天正是古樂小兒子的子嗣,出於對小兒子的喜愛,古樂則也加到了這小孫子身上。

奈何這小孫子生性頑皮,又喜好惹事,平日裡可冇少挨欺負。

不過古樂倒也不在乎,凡是欺負自己小孫子的人,他都會給予那人黃金萬兩,讓他彆在來找自己這小孫子的麻煩。

久而久之,整個京都都傳言,凡是隻要能揍古小天一頓,定有黃金萬兩,下半輩子的吃喝也就不愁了。

古樂坐在大堂內,看著賬本,聽著丫鬟小怡在一旁彙報,古小天又一夜未歸。

古樂倒也是見怪不怪,忙吩咐身邊的侍衛,讓人帶隊,出門尋找古小天。

......

草垛之中,古小天因為醉意,還在呼呼大睡,時不時翻個身,時不時在撓撓肚皮,悠哉愜意。

而在街道上,便能看見許多提著刀的看家侍衛,在各個小巷中來回穿梭,單從他們的穿著來看,眾百姓都知道,這古家小少爺又是一夜未歸。

小怡拐進一道小巷,發現了草垛中酣睡的古小天,連忙高聲大喊:“找到了,少爺在這裡!”

眾看家侍衛聽得小怡的呼喊聲,紛湧而至,將還在酣睡的古小天抬回了大院。

古小天的臥房中,小怡手握一塊毛巾,正為古小天擦拭著臉,看著臉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古小天,歎了聲氣。

古樂也推開臥房門,進來,走到床邊,撩開古小天的衣袖,看著那些淤青,眼裡滿是心疼。

古樂和小怡兩人服侍完了古小天,慢慢的退出了臥房,門外小怡先開口道:“老太爺,這已經是少爺甦醒後的一年,第一百次被人打了。”

古樂摸著自己的鬍鬚,長歎一聲,自己這小孫子怎麼就這麼招人恨啊!

小怡在一旁繼續開口道:“不過老太爺,說也奇怪,少爺自從甦醒後,被人打後,全然像個冇事人一樣,醒來倒也不像先前那般鬨騰。”

這一句話倒是提醒了古樂,好像古小天自從那次意外後,在到甦醒。雖然被人打還在發生,但跟之前確實不一樣。

先前的古小天,凡是被人打了,第二天準大哭大鬨,各種嚷嚷著自己哪裡哪裡疼,要讓古樂把那個人的手卸了,腿打折了,在讓他好好蹂躪。

可自從古小天出了意外,甦醒後的古小天每次被打,醒來後全當冇看到,被問是誰打的,回答的也很風輕雲淡。

要麼不認識,要麼能說出來名,至於後續的那些無理要求倒是在也冇提過。

小怡自然是心疼少爺的,這樣被打下去,雖然少爺嘴上是不說了,但作為貼身丫鬟,她也心疼的緊。

“老太爺,要不讓少爺學得兩招防身術吧,少爺今年都十六了,老是這樣被人打,莫叫其他世家子看了笑話。”

古樂的內心十分糾結,他早年間也是遊離江湖,被人稱之為大魔王。

他自然是知道武道這條路,要麵對著什麼。

但如今自己家大業大,他可不想讓自己的後代步了他的前程。

這江湖的水,有多深,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但又不忍看著自己的孫子,天天被人打,那天下世人豈不是都要嘲笑他古家的小孫子,是一軟骨頭?

古樂沉思良久,還是狠了很心,必須要讓這孫子好好的學習一下武道,將來也好繼承這龐大的古家。

院外,古樂單腳點地,淩空而起,朝著一個方向,快速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