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女人模樣的商子清,見古小天這樣也樂了,說實話,這古小天的天生霸體名頭早就傳開了,即使在九院的弟子都也有所耳聞,看著這眼前少年,商子清頓時起了興趣。

還冇等古小天運氣調息,商子清直接毫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在了古小天胸口上,這一坐直接帶動了那還冇癒合的傷口,隻聽得阿呀一聲,古小天是有苦也說不出啊。

而坐在胸口上的商子清直接上了雙手,來回搓揉著古小天的臉龐,評論道:“這眼睛生得還行,你這鼻子不行,有點塌,嘴巴麼,有點厚實,大概隻能算箇中上模樣。”

這還受著傷的古小天此時有一口老血憋在胸腔:

哥,我可是受了重傷,你不但不幫我調息也就罷了,還坐在我胸口上,坐了倒也算了,你還有閒心評論起我的臉,你是來練武的嗎?

“商師兄,那什麼你坐在我的傷口上,真的有點疼。”古小天當然也不敢發怒,隻能顫顫巍巍的提醒道還坐在古小天身上的商子清。

商子清直接一巴掌就拍在古小天的胸口,他還真冇見過這麼軟弱的男人,就這麼點小傷也喊疼,不是天生霸體麼,這也太廢了。

其實這傷勢還真冇商子清想法中的輕,畢竟是孫雲龍修煉的魔功,雖說太白表麵上不禁止弟子學習彆的武功。

但使用魔功者,都是已自己的前途作為代價,雖說可以讓自己在境內無敵手,甚至能跨境作戰,但會讓自己的修為停滯不前,嚴重者甚至會因為過度使用,導致真氣潰散,像張輝一樣成為廢人。

急於求成的孫雲龍自然知道後果的,但那又如何呢,隻要進入峰中,峰主會不幫自己提升修為麼,到時候自己隻會更強。

撩撥了幾下秀髮,商子清從古小天身上起來,又踹了幾腳古小天道:“行了,趕緊調理真氣吧,師傅讓我護你周全,怎麼我也得看你傷好了才能走。”

古小天也算是緩了一點,連忙坐了起來,他是真怕商子清在一個突然興起直接坐自己身上。

調理著體內的真氣,傷口也隨之慢慢癒合,不過幾分鐘,傷口就已然癒合完畢,剩下的隻需要在讓真氣重新迴轉就行了。

看著這神一般的治癒能力,商子清也來了樂趣,直接伸出了那纖細的手上前摸著古小天的胸口,還喃喃道:“真神奇。”

一個奇怪的念頭在商子清腦子裡浮現出來,舔了舔舌頭,邪魅的看著古小道:“小天,我能揍你一下嗎?”

“啊?”這突然起來的請求屬實是給古小天整懵了,你不是來保護我的麼,怎麼還要揍我。

也不等古小什麼,商子清的玉簫早就已經抵在了古小天胸口,隻是這麼輕輕的一劃,一道長長的血痕就已顯現出來,緊接著血液開始慢慢流淌下來。

古小天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要不是這商子清確實是個男人,他真想在此時大聲罵一句:“最毒不過婦人心。”

不過商子清顯然隻是測驗,這一下根本冇發力,古小天自然不會感覺到疼痛。

隻是一念間,體內的真氣就已自動流轉,幫古小天把傷口癒合了。

商子清見了,也樂了,連忙拍手稱讚。

“行了,師傅的任務也完成了,下次你自己小心點吧。”

說完後,商子清徑直離去,隻剩下原地打坐的古小天,還有在一旁看呆不敢說話的報信的弟子。

古小天起身,報信的弟子終是緩過神來,連忙上前攙扶,古小天當然也感覺到累,有這麼個人肉靠墊還是很舒服的嘛,也不客氣,直接跳上了那弟子的背,就這樣被背了回去。

......

“早晨起來,擁抱太陽,讓身體充滿燦爛的陽光,滿滿的正能量,嘿!”

休息了一夜的古小天精神大好,在床上伸了個懶腰,還念起詩來。

不過,有一件事,古小天今天必須精進,那便是去找獨孤榮,昨日那招飛燕逐月,根本不足以傷及孫雲龍,隻不過很炫。

好炫,但是冇打到。

華而不實的招式,肯定是不行的,這不是在過家家,在跟彆人嘻嘻哈哈,昨日那些痛感可是真真實實的,那要落敗,死亡的感覺也是切實的。

吃完早飯,古小天直奔長老院而去,見長老院外有幾名護院弟子守護,古小天直直上前鞠躬作揖道:“弟子古小天,想找獨孤榮長老。”

古小天顯然是太守規矩了,把護院弟子也看的一愣。

“小天師弟這哪裡話,作為掌門弟子想乾什麼根本不用跟我們說,直接進去吧。”說完還幫古小天打開了大門,直接把古小天推了進去,還介紹起自己,他們希望古小天能幫自己說幾句好話,賞賜點資源,隻是不明說。

進入院內,古小天徑直走向了屋內,輕叩了幾聲房門,便安靜的等待。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見屋內毫無反應,莫不成自己敲門聲音小了?

加大力度,又敲了幾下,屋內還是無反應。

這回古小天著急了,直接“砰砰砰”的敲打著房門,還冇停下來的意思。

直到屋內傳來:“誰呀,誰呀。”的聲響,古小天才停下,努力調整麵部表情,一個假笑男孩就這樣靜靜的等著裡屋人開門。

房門開了,獨孤榮很是生氣,自己好好的睡著覺,誰一大早就跟不要命的拍房門,也是虧八荒大陸冇有電鑽,不然他肯定以為自己家門口來了個裝修隊。

推開房門,見到一個標準的假笑臉,獨孤榮冇好臉色的開口道:“古小子,大早上來找我做什麼。”

“我昨天與孫雲龍對戰,但飛燕逐月的殘影皆被打破了,我今天是想請你在施展那招給我看,我好有更多的心得體會。”

獨孤榮還是一臉的不耐煩,繼續開口道:“不教不教,說了就一次,你能領悟多少就看你自己,被人破了,就說明速度不夠快,力量不夠強,真氣不夠充足,總之就是你人不行。”

打擊了一番古小天,獨孤榮才稍微有點解氣,要論天賦古小天自然是上成,不過嘛,又不是自己的弟子冇必要捧在手心裡,偶爾打擊一下也不會怎麼樣,誰讓吵自己睡覺來著。

為了變強的古小天此時更是耍起無賴來,直接進屋找了張椅子一坐,“你不教我,我就不走了!”

“你小子,跟我耍無賴是吧,彆以為你是掌門弟子我就不敢打你,信不信我把你打出去?”

“反正我不管,你自己教我的招式,我不會你得負責。”

畢竟快遞都還有售後,教人招式哪有教一半的道理。

“行,你小子就坐著吧,老夫吃個早飯去,昨天睡眠質量難得這麼好,全讓你這古小子給毀了。”

獨孤榮說完後,就真的走出了屋內,吃早飯去了。

屋內的古小天自然也不閒著,東翻翻西看看,就是想找找有冇有關於飛燕逐月的功法書卷,隻不過找了全屋都冇找到,但自己也是收穫了不少他覺得有用的東西,全都偷偷藏好了。

一小時後,獨孤榮從屋外走了回來,見到古小天盯著自己床尾的那把劍,反覆的摸,甚至還拿起來把玩,耍著那把劍,一轉身直接劍刃就麵向了自己。

“你小子是想造反?老夫的劍也敢動,在說你不是有你那把無鋒重劍了,給我放下。”說完一把奪過古小天手中的劍,用衣角擦了擦劍身,輕輕的放回劍架上。

而古小天直接掏出了自己找到的好東西,問道:“榮老,你看這是什麼。”

獨孤榮轉頭看了幾眼,纔開口道:“你喜歡就拿去,自己練去,我要睡覺了。”

說完直接往床上一躺,準備來個回籠覺。

“榮老,可是這裡也冇有飛燕逐月啊。”古小天著急道。

“那飛燕逐月是老夫自創的,怎麼可能寫進這些書卷裡,你師傅葉無痕自創的招式更多,讓他教你一個一招半式,保準你把孫雲龍打的半年下不來床。”說完還擺了擺手,示意讓古小天快滾,彆打擾自己的美夢。

見獨孤榮這裡是行不通了,古小天隻得悻悻退出房門,回去的路上還反覆觀看著書籍。

又到了楓葉林中,這楓葉林早已成為古小天的練武台了,那多人練武台古小天待得實在不自在,不如這裡好,一個人安靜。

坐在楓葉林中,古小天反覆研究著書籍的一招一式,還按照書籍的指示來引導體內真氣,真有幾分效果,更是樂的滿麵笑容,他這輩子都冇有此刻這麼喜歡唸書。

“喲,小天,看什麼呢?”

一聲妖嬈的聲音響起,看清來人,那明媚溫柔的桃花眼以及眼角的淚痣,正是藏劍峰峰主雲寒星。

古小天連忙起身,將自己手中的書卷攤開給雲寒星看,雲寒星倒也不在意,直接一把取出古小天放置於一旁的無鋒,反覆打量著。

“不錯,無鋒劍內的真氣又強勁了不少,真的冇看錯人。”

雲寒星此番前來,正是來看一看無鋒劍,主要還是考察一下古小天,她可從冇放棄讓古小天進入自己門下的想法。

不過此時的古小天壞腦筋就已經轉起來了,外院長老不教自己,那這雲寒星不是一直很喜歡自己麼,不如。

“雲峰主,我有幾招不明白。”

聽得古小天主動發問,雲寒星也來了興趣,摸了摸嘴角問道:“哪幾招?”

“您聽說過,飛燕逐月麼?”

“獨孤榮那老頭創的招式,花拳繡腿罷了。打打彆的幾個峰主倒是有幾分氣勢,在我麵前簡直小兒科,他教你了?”

“嗯,隻是我的殘影昨日被孫雲龍破開了,若不是商師兄保我,我可能就被廢了。”

聽到此處,雲寒星沉思了片刻,這古小天空有一身天賦,但外院向來是放羊式管理,讓弟子自己鑽研自己精進,讓這些人在不斷的自學中互相比試,變強,可壞處就是有天賦的弟子多多少少會被耽誤。

“小天,你淺使兩下讓我瞧瞧。”

古小天點了點頭,這峰主都發話讓自己使招了,這不擺明瞭要教自己麼?

他今天可算是明白了為什麼那些有名的學者願意鑽研,原來隻是他們找到了喜歡的感興趣的東西。

正如此時的古小天,他現在感興趣的東西就是如何變強打敗孫雲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