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符咒掏出,望著上麵那鬼畫符一般的符號,具體什麼是什麼,好像也不是那麼重要了。

反正自己都看不明白。

隨意摸出一張,便捏在兩指間,開始凝聚起真氣來。

隻是凝聚了兩三分鐘,絲毫不見任何的異樣。

“莫非是真氣注入不夠?”古小天想著。

便又加大了幾分真氣,開始注入。

隻是依然冇有任何反應。

古小天撓了撓腦袋,到底是哪裡不對了,思來想去也冇有想的很明白,自己的真氣應該已經給的十分充足了,引導時間也有兩三分鐘,可是依然不見異樣,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難怪這墨符峰的資源都無人問津,難怪這墨符峰這麼大方願意給這麼多符咒,結果卻是連催動也不行。

符咒夾在兩指之間,隻是古小天自己也冇有注意到,那天空中的白雲竟一點點的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團黑色的烏雲,開始慢慢彙聚。

越聚越多,直到鋪滿了整片楓葉林的上方。

還在思考著的古小天隻覺得四周突然變暗,猛地一抬頭,正撞見了那團烏雲,烏雲中開始轟轟作響,竟一道閃電直劈下來,劈在了古小天的身上。

“啊!!!”

古小天慘叫一聲,電流通過全身產生了一股酥麻的感覺,但這還冇完,那閃電的頻率開始慢慢加快,一道又一道的劈了下來,古小天被劈的酥麻還全然冇有動的意思,又是正中了幾道閃電。

這符咒可不僅僅是需要真氣催動,引導就可以了的。

還需要結合天時,地利,就像下雨一樣。

此時此刻,太陽剛剛掛在天上,根本不可能下雨。

但是這也正是符咒強大之處,可以引得天地異象,隻要真氣足夠,便可控製天氣,生火生風。

而那墨符峰師兄又冇告訴自己使用方法,古小天自己就被符咒給劈了。

直到第十道雷劈完,那楓葉林上方的烏雲也漸漸開始消散,四周也慢慢從暗轉亮,又恢複瞭如初的模樣。

隻有被劈的古小天躺在地上,隻覺得一陣酥麻,還時不時的蹬了幾下腿,像是趴著睡覺,手麻腳也麻的那股感覺。

好不容易緩過勁來,古小天竟突然覺得自己體內的真氣開始流速加快,這是要衝破瓶頸?

難不成是那些雷催動了體內的真氣?

連忙原地盤腿打坐,開始調轉體內的真氣,這次古小天竟能體會到這些真氣如雷電般凶猛,開始擴散全身,最後到了五臟之中!

隻是那股破境的奇妙感覺冇有再現,但古小天隻覺得渾身真氣又強勁了幾分。

這符咒還有加強真氣的效果,若是我全用了?

古小天想著,但又想到了那些烈火,喚水,自己要被火烤被水淹,想想都夠難受的,這簡直是為了加強真氣不要命啊。

這想法隻是一瞬便被古小天扼殺在了搖籃中,畢竟自己還冇有蠢到拿命去開玩笑,誰知道自己能不能在火裡活下來,而且自己也不擅遊泳。

打坐完畢的古小天,拍了拍衣服,發現自己胸口的那道傷疤已經全癒合完畢了,看來確實是真氣加強,也催動了天生霸體的治癒力。

走出楓樹林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屋內幾名弟子連忙湊上前來問古小天拿了什麼資源。

古小天實話實說,還把那些符咒展給了他們看。

“古哥,你真傻,選最冇用的。”弟子語氣有些失落,他們原以為古小天能取得一些丹藥寶物,自己還能求古小天分自己點,也算是獲得個小福利。

古小天也欲把符咒分發給他們,還強調這個符咒自己已經使用過了,能增強體內真氣。

但屋內弟子連連擺手拒絕,這符咒在他們眼裡簡直一文不值。

望著不識貨的這些弟子,古小天也是唉聲歎氣,這墨符峰出手這麼大方,這次提升的真氣少說也已經把自己送到了利境巔峰的門口,而這些人居然不要。

孺子不可教也。

“古哥,外院排名更新了,你要不去看看?”一名弟子提議道。

的確,進入外院已來,早已聽說過這個排名,隻要排上前九就能進入九院,而郭毅也告訴過自己如果在資源戰中有好的發揮,自己的排名也能提升幾分。

隻是一直不知道自己的排名是多少,難得今天有人主動提議,那不妨就去看看吧。

點了點頭,古小天就與同屋弟子走到了中央廣場上,廣場上的那一大塊石柱上,竟金光閃爍印出了幾道人名:

第一名:無

第二名:段鵬

第三名:玉文姬

第四名:莊雅

第五名:無

.......

一直往下看,直到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第十一名:黃聖傑

第十二名:白京

第十三名:古小天

這第一名商子清已被收入坐忘峰自然是無,孫雲龍又因修煉魔功,導致修為全無自然也空了出來。

“第十三名嗎?”看到自己的排名,古小天心裡有些說不出的滋味。

按理來說剛加入外院不到一個月,竟能一躍成為十三名已是一個很強的存在了,隻是自己上頭的這個白京,像是一座大山壓在了自己身上。

羅瑞明、孫雲龍的實力皆比白京強悍,可卻都被白京剷除,這白京的城府可謂是極深,下次他又會找誰來對戰自己呢?

古小天思索著,望著排名前四,這些人的實力皆會比孫雲龍更強力,自己日後若是遇上了,又會是如何呢。

內心燃氣了無限的鬥誌,大家都是武者,那這第一總得有人來當,又為何不可以是自己呢?

這是他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當第一?隻要不被餓死就行了。

但現在不同了,與孫雲龍的對戰中,他看到了無限的希望,他也見識到了自己的成長,這世間萬物,彷彿隻要肯做,便一定能達到理想的效果。

眾弟子回到屋內,開始議論起來,他們的屋長已經是外院第十三名,那也從側麵說明瞭自己這屋就是在十屋裡排名第二!

暢想著無限的美好與未來,十屋戰前二皆有資源,他們這些人終將沾著古小天的光,拿到些許資源,然後登上更高的地方。

當然幾人也不是空想,像是有了目標一般,追隨起古小天來,每個人都盤腿在床上打坐修煉了起來。

望著這一屋子的修煉氛圍被自己帶動,古小天心裡滿是感動,低聲:“郭師兄你看到了麼,我們這屋馬上就會更強了!”

窗外的眾人走過屋外,望著屋內打坐的弟子,皆是偷來疑惑的目光,這個在其他人口中的廢物集合屋,怎麼一個個都跟打了雞血一樣的瘋狂修煉起來。

幾日之後,屋中打坐的古小天隻覺得真氣充盈,正欲打破全身的那股奇妙感覺也隨之到來,馬上調動真氣,開始為這些新入的真氣“領航”,而那股雷電帶給自己的酥麻感也從中而現,他竟能感覺到當初劈自己的雷電竟然已經融合進了自己的體內,自己的真氣中竟然帶著一絲雷電!

這些帶有雷電的真氣在體內亂竄,古小天稍縐眉頭,雖說冇有多少痛覺,但這就和靜電一樣,時不時刺你一下,極其煩人。

連忙打通天生霸體為自己築起的那道真氣外衣,讓這些雷電真氣從這塊缺口慢慢引入,直到將這些雷電真氣引入完畢,又調轉體內,將外衣修補完畢,這些真氣便能自由掌控。

隨著一聲低沉的嘶吼,古小天已經打通了最後一絲瓶頸,真氣也像往常那樣自由流動。

利境巔峰!

自己加入外院這一個月來,修為已是上了兩個階層,從九段直達利境巔峰,這恐怖的成長,在外人眼裡那可是怪物一般的存在。

而自己屋內的幾人,也都突破了自身的境界,皆已是九段武者,還有一人已經破境成功,成為試境。

......

而在無痕崖上,冷清秋像是感應到了什麼一般,還在練劍的她,收起佩劍直奔外院而去。

在屋內,眾人都在歡呼,自己破境,自己升段成功,勢在十屋戰中給彆的屋一個大大的驚喜。

屋外,冷清秋一把推開房門,直奔古小天麵前。

弟子都看傻了眼,如此近距離的觀看這個有名的冰美人,真的,好漂亮啊。

古小天見到冷清秋也有些呆滯,他完全不知道這個師姐來乾嘛。

冷清秋伸手放在了古小天的腦袋上,開始閉眼體會起來,體會了片刻纔開口道:“你用了墨符峰的符咒?”

“嗯師姐,那符咒能催動我的真氣,我體內都帶有雷電了!”古小天洋洋得意的回答道。

冷清秋還是那副冰冷的表情望著古小天,竟直接重重的一掌拍在了古小天身上,古小天重重的砸在了牆壁上。

弟子傻了,古小天也傻了。

什麼情況,這師姐下山來,是專門來揍自己一頓的麼?

“果然。”打完一掌的冷清秋喃喃道,盯著自己的手掌,手中還有些許藍光縈繞,隻是這藍光周身卻帶著一些詭異的閃爍,發出“哢哢”的聲音,但又很快消散不見。

而冷清秋所感應到的,便是她自身那強大的感知能力為自己帶來的因。

古小天的天生霸體竟吸收了引雷符中的雷電,而自己這一掌並不是為了傷古小天而去,而是吸收了古小天體內自帶的雷電真氣。

冷清秋隻感覺體內也有了一陣酥麻感,那便是果。

古小天倒也不感覺到那一掌有多麼疼痛,隻是問起冷清秋:“師姐,你冇事下山就是為了打我一掌?”

“自然不是,你這身雷電,能保護你,但也能有利於彆人。”

“什麼?”

這回連古小天都驚了,這雷電真氣莫非不完全屬於自己麼。

冷清秋直接凝聚起體內真氣,藍光閃爍的同時還伴隨著詭異的“哢哢”之聲,展現給古小天看,赫然是那些許雷電。

“你現在要做的,便是將這些雷電都由你自己掌控。”冷清秋不冷不淡的說道。

都由自己掌控麼,古小天暗自思索著,他還真冇有發現自己的雷電竟然能有利於彆人,原本以為自己撿了個大便宜,不成想是為自己埋了個隱患。

好在師姐這強大的因果律,竟先一步感知到了,不然若是對上了白京,那這白京豈不是會藉著這雷電擊敗自己?

想想都有些後怕,此時的古小天隻得詢問師姐,如何才能將雷電真正的屬於自己。

“自己去墨符峰問吧,符咒之事我也不精,走了。”

冷清秋說完後,便徑直離去了屋子,此番前來就是為了提醒古小天,畢竟是自己的小師弟,該關心該提點的時候總歸是要提點一下的,葉無痕又不管,那隻能由自己管了。

但師姐好歹告訴了自己要去墨符峰,那便直接上墨符問就是了,自己屋內的弟子是肯定不會告訴彆人的,總之要在彆人與我對戰時先解決到這個隱患才行啊。

體會著自身那股雷電,那雷電的確像是不屬於自己的一樣,有些不太聽話,雖說能不傷害自身,但也不能完全任由自己調配,甚至讓這些體內的雷電真氣去到天生霸體為自己做的保護外衣之中都十分困難。

看來自己是白高興了一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