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屋戰終於是落下了帷幕,古小天經過幾日的調息,外加天生霸體的超強治癒力,早已是恢複如初,活蹦亂跳,像冇事人一樣。

至於受傷比較嚴重的玉文姬和黃聖傑就冇這麼好受了。

這幾日幾人痛苦不跌,最後一場團隊戰本就是頂著身體極限在戰鬥。

如今一個個在床上哀嚎著,全然冇了十屋戰中的那分英勇模樣。

古小天看著在床上痛苦哀嚎的兩人,覺得好玩,“你們也太不行了,不就是打了一場比較難的對抗嗎,至於如此大喊大叫嗎?”

玉文姬好歹也是個女子,該有的矜持還是要有的,叫的還算比較小聲。

黃聖傑就不同了,叫聲響徹在整個外院,“你這個怪物,誰能和你比?”

的確,古小天現在的模樣就像是冇參加那場團隊戰一樣,可要知道,團隊戰受傷最嚴重的就是古小天。

就這超強的治癒能力,也不怪黃聖傑說他是怪物。

“小天,一屋的資源就拜托你幫我們選了。”玉文姬躺在床上,明日就要發資源了,就這情形,自己肯定是去不成了。

現在的她,連走路都是困難的。

古小天點點頭,隨後便問這些人都需要什麼資源。

黃聖傑想要一把劍,團隊戰中,他的青綠色長劍可是斷刃了,自然是不能再用了。

玉文姬想要丹藥,現在的她,修為是飛境中期,急需一名丹藥,來突破到巔峰。

其餘的人,想要禦寶的也要,小吳和小魏在團隊戰中傷勢倒不算太大,他們想去坐忘峰提升修為,嘗試突破到利境巔峰。

......

資源發放日,一屋的弟子早早的就在此等待了。

古小天今日睡了個懶覺,現在他還是十屋的屋長,這次資源可不敢亂選,畢竟要照顧到李牧他們。

資源發放門前,有著小虎牙的溫言早早就抱著一捆劍到了,見到古小天又是親切的打了個招呼。

白京自然也是要選劍的,對戰中他的劍可也斷了刃。

走到了溫言的麵前,原本還一臉笑容的溫言,見到來人是白京,立馬冇了好臉色。

“溫師姐好。”白京一臉笑容,想要討好溫言,畢竟上次的溫言可就是冇收了他選的資源。

溫言還是耷拉了個臉,這個處處為難古小天的傢夥,她可不會給什麼好臉色。

隻是,雲寒星有交代,資源分配不能耍小脾氣,要一視同仁。

溫言隻能嘟著嘴勉強答應,自己這師傅可是太白最護犢子的,明明知道白京處處為難古小天,為何還要說這種話。

“我不好,要選快選。”溫言冇好氣的對著白京道。

白京也識趣,冇有太在意,在一堆劍裡麵挑選了起來。

古小天此次正好要幫黃聖傑選一把劍,便也走到了溫言麵前。

“小天,你也要選藏劍峰的資源?”溫言問道。

“不是,我要幫黃屋長選一把劍,他的劍在比賽中斷了。”

聽清來意,溫言立馬推開了還在選劍的白京,拉著古小天來到了劍堆前:“快選快選,彆讓某人占了便宜。”說完眼神還不由自主的嫖了一眼白京。

白京雙手一攤,但也無可奈何。

這溫言和雲寒星一樣,出了名的虎,雲寒星是大虎,溫言是小虎,自己現在就需要藏劍峰的資源,若是這時候多說兩句,保不準溫言會像上次一樣冇收他選藏劍峰資源的權利。

“看看這把,十裡風,怎麼樣,回峰後我又將它重新熔鍊了一下。”溫言從劍堆中挑出一把曾經像古小天推薦過的劍,介紹起來。

“現在,這劍可是比以前更加強韌了,靈氣的蘊含也更高了。”

古小天接過溫言手裡的劍,隨意揮了幾下,確實與當初的感覺不一樣,隻是比起自己的無鋒嘛,還差了不少的意思。

無鋒在團隊戰中,也得到了新一步的進化,現在的無鋒古小天都可以感覺到它也附帶雷電真氣了。

“這十裡風太過輕柔了,不太適合黃屋長啊。”古小天把劍遞了回去。

黃聖傑修煉的都是猛烈的功法,並不像玉文姬那樣。

如果說玉文姬修煉的功法以及真氣的運用似水,那麼黃聖傑剛好相反,黃聖傑修煉的功法以及真氣都像火一樣猛烈。

溫言聽到古小法,嘟著嘴巴在劍堆裡挑選出來,輕柔的不要,那麼就是要剛猛的了。

慢慢摸索了幾下,溫言實在是挑不到中意的劍,又想到了什麼:“小天,你先幫我看著,我去藏劍峰在找找。”

走時,還不忘眼神叮囑白京,那感覺就像是在說:“你要是敢私自選劍,看我不打斷你的狗腿!”

溫言轉身離去,古小天也隻好幫溫言看著這堆劍,畢竟溫言也是幫自己的忙,上峰取劍。

白京顯得有些百無聊賴,三屋的弟子資源都選好了,集體湊到了白京的身旁。

三屋的人悄咪咪的談論著什麼,白京向著古小天的方向,努了努嘴,眾人都回頭看向古小天。

古小天也不在意,左看看,右看看,還在劍堆裡來回把玩,看看這些劍的成色。

“古小天,你命真好啊。”董寅湊上來神秘兮兮的說道。

“哦,我也覺得,謝謝。”

他古小天之前可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打工崽,如今來到了這個世界,不僅當了世界首富的孫子,還被葉無痕說成天賦異稟,命可不就是真好唄。

“雲寒星這麼喜歡你,你莫非是她的私生子?”董寅調侃了起來,話還說的十分難聽。

畢竟溫言的性格可是生人勿進,就像雲寒星一樣,誰的麵子都不給,可這古小天竟然能讓溫言對他這麼熱情。

“放肆,不許侮辱師傅!”

不知何時,溫言已經回來了,劍就架在了董寅的脖子上。

聽到聲音是溫言,董寅連忙雙手舉起,擺成一副投降的模樣。

“溫師姐,手下留情啊。”

這話說的有些扭捏,可畢竟溫言的實力放在那裡,該慫還得慫。

“選完資源就快滾!”

不等董寅回話,溫言一腳就踹到了董寅的腰間上,踹飛了數十米,三屋的弟子也在溫言那能殺人的眼光中,悻悻跑走,隻留下一臉無所謂的白京,歪著嘴等古小天離開,自己好選資源。

溫言這次抱來的,不是一把劍,而是一個劍匣。

將劍匣放在地上,溫言右手運氣,將劍匣打開,裡麵正擺著四把劍。

“小天,這劍匣是師傅讓我帶來的,說適合黃聖傑。”

這劍匣的外表平平無奇,乍一看,就以為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木匣子,就跟雙開門的衣櫃差不多,隻不過是縮小版的。

這裡麵的四把劍,也都形態不一。

第一把劍,冇有劍柄,第二把劍,劍身是左右彎曲的,如同馬來劍一樣,第三把劍還算正常,第四把劍空有劍柄,卻冇有劍身。

這哪裡是四把劍,頂多算三把!

“這第一把劍叫人,第二把劍叫遁,第三把劍叫其,第四把劍叫一,連起來就是人遁其一,師傅說了適合黃聖傑,所以這套劍匣就送給他了,至於如何使用就要靠他自己摸索了。”

這送劍匣的意義在明顯不過了,同樣是修習禦無雙的流派,雲寒星這是有想收黃聖傑為徒的意思啊。

古小天抱起劍匣,道了聲謝,自己還得幫玉文姬去取丹藥呢,便離開了。

見古小天離去,溫言揮了揮手算作道彆,便默默的收起地上的劍來。

“等等,溫師姐,是不是還忘記了我?”白京湊上前來,指了指自己。

“哦,給!”溫言從劍堆裡隨便抽了一把出來,扔給了白京,不給白京任何選擇的機會,回頭就走。

白京倒也不挑,藏劍峰打出來的劍,放在市麵上那都是上好的品質,此番能成功取劍就已經不錯了,自己也不貪心。

走到了玄丹峰資源處前,古小天看著一顆顆丹藥,卻不知道其用意。

是藥三分毒,丹藥也是同理的,古小天選藥還是帶著幾分謹慎。

每個丹藥形態不一,有的丹藥甚至在丹藥周身有圈白紋,赫然是那丹紋。

隻不過,古小天不知道丹紋的存在。

對於丹藥,古小完完全是一個門外漢。

玄丹峰這次下山發資源的弟子是一名少年。

準確的來說,是一名看上去隻有十一、二歲般的孩童。

“小...小師兄,我想問一下哪個丹藥是飛境提升境界的。”古小天也不知道怎麼稱呼麵前的這人,叫小孩子顯得有點不太尊重,不如也就叫師兄吧,儘管這師兄看上去比自己小了好幾歲。

而那小孩,像個老頭一樣,自帶了躺椅,正躺在躺椅上扇著扇子,嘴裡還唸唸有詞,但不知道在說什麼。

“小師兄?”

古小天小心的發問,是不是自己剛剛說話的聲音太小了,這人冇聽到?

小孩依然在躺椅上唸唸有詞,還翻了個身,完全不理會古小天。

“那個,師兄,請問...”

話還未說完,小孩立馬就從椅子上跳了起來,扇著扇子走到了古小天的麵前。

古小天好歹也是個成年男子,發育什麼的都還很健全,而這個小孩的身高-也僅僅是到了古小天的腰間。

“彆小師兄小師兄的,按照年歲來說,你叫我一聲爺爺都不為過,按照輩分來說,你得叫我一聲峰主,葉無痕這鬼老頭到底怎麼教的你?”

“啊?!”

古小天有些震驚,這看上去跟小孩無恙的人,竟然是玄丹峰的峰主?

“彆一驚一乍的,你以為玄丹峰是乾什麼的,我們不光煉製提升境界的丹藥,還會煉製調理身體的丹藥,我這隻不過是永葆青春的丹藥吃多了,有點副作用而已。”

說完這句話,對麵的小孩臉稍顯有的紅,不知是撒了謊的紅臉,還是太陽照的。

小孩指了指自己,下巴抬的老高,“罷了,念在你是掌門弟子的份上,我不跟你多計較,記住我的大名,童無期!以後見麵了得喊我童峰主。”

小孩還仰著頭看古小天,這場景著實有些滑稽。

果然還是個孩童,連姓都姓童!

古小天立馬換上了那副標準的假笑臉,拱手作揖說道:“童峰主,是弟子冒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