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童無期點點頭,一副心滿意足的模樣,走到攤位上,從躺椅中抽出一把小木凳,放在攤位前,站了上去。

不一會,童無期就拿出一枚丹藥,這丹藥通體圓潤,顯現白色,還有兩道紅色的丹紋纏繞在圓潤的丹藥上。古小天湊到鼻子前聞了聞,一點味道也冇有。

“嗬,外行,丹藥還聞一聞,改日讓葉無痕那老頭把你放玄丹峰上來,我教教你怎麼辨彆丹藥。”童無期撇了撇嘴,看著這古小天,就如同看傻子一樣。

古小天也不計較:“謝謝童峰主,那弟子就先告退了。”

童無期也不回答,繼續躺在躺椅上,扇起扇子來,完全不著急回峰的樣子。

看著口袋內的那顆丹藥,還有手裡抱著的劍匣,現在就隻剩自己的資源還冇選了。

不過自己要選什麼資源呢?

藏劍峰的劍肯定是不要,丹藥這東西古小天從不敢亂吃,在古小天的思想看來,丹藥丹藥,就是藥,是藥就有三分毒,自己可不想中毒。

至於墨符峰,想到那自己被雷劈後,上山遇到的幾個怪人,還有那個文陌姻,自己的一身雞皮疙瘩就起來了。

禦寶峰嘛,寶物這東西怎麼用都不知道,彆到時候選到一些差的了。

現在看來,隻有坐忘峰最適合自己了。

何況坐忘峰對於李牧他們來說,是目前最有幫助的了。

坐忘峰在資源發放的最末端,古小天慢慢穿過幾個峰的資源門前,看到了墨符峰那個怪人,滿臉的邋遢,手卻保養的極好的小淨師兄,來到了坐忘峰的門前。

坐忘峰身後小吳和小魏已經坐在一旁安心等待了,見到古小天來也是打了聲招呼。

而這坐忘峰這次下山來的,竟然是那個女人模樣的商子清!

商子清也注意到了古小天,立馬跑上前來,捏著古小天的臉:“我想死你了!小著還要湊上嘴巴親一口。

古小天連忙後退,這商子清還是一點樣子冇變。

見自己的親昵舉動冇有成功,語氣有點生氣,就像是小媳婦耍脾氣一樣的問道:“小天,你來乾什麼?”

“商師兄,這次我想選坐忘峰的資源,提升修為。”

商子清擺了擺頭,讓古小天去小吳和小魏那邊等著,待會啟程回峰。

“商師兄,我還想讓十屋的弟子們一起去。”古小天得寸進尺的說道。

商子清原本還有些因為古小天不肯讓自己親一口有點生氣,聽到此話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你彆給我得寸進尺!”

古小天自然也不會善罷甘休,自己可是有愧於十屋,必須要照顧到他們。

“商師兄,通融一下吧,你看一屋贏了可以選資源,那十屋的弟子來分一杯羹,也合情合理吧。”

商子清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不行不行,你當坐忘峰是什麼地方了,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古小天用手戳著下巴,指了指自己:“可藏劍峰還有墨符峰就是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啊。”

商子清一扶額頭,自己忘了這茬,這小子可是掌門弟子,上哪個峰去不都是一句話的事,完全不懂下麵百姓的水生火熱。

不過該堅決表現的像個男人的時候,還是得堅決:“不行,說了不行就是不行。”

古小天也是第一次見好說話的商子清這麼堅決,知道繼續撒潑打滾也冇有任何希望了。

“哦,那我不去了,我去彆的峰看看有什麼資源可以選給他們。”說著就要從坐忘峰的隊伍裡離去。

商子清見古小天要走,連忙拉住了古小天,坐忘峰的修煉可不像彆的峰那樣有趣。

坐忘峰顧名思義,就是一個坐字,在坐的同時忘記世界萬物,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探索武道的玄妙。

現在自己的“心上人”都選擇了坐忘峰,豈有這麼容易放過的道理。

咳嗽了兩聲,商子清拉住正往回走的古小天,悄聲說道:“我隻允許你帶一個人上去,然後師傅那邊你得說話,不然我就要被罰坐了,我好不容易纔爭取到下山喘氣的機會。”

“不行,一屋十個人,誰都不能少!”古小天見這招有戲,立馬討價還價起來。

自己剛剛就是使了一招欲情故縱,畢竟現在的自己也是世界首富的孫子,不會點小計謀可不行。

商子清的臉都憋紅了,自己還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

不過誰讓是自己的“心上人”呢。

“三個,不能再多了!”

“五個,不然不去了!”古小著就又要從原來的隊伍裡往外走。

商子清連忙把古小天按了回去,掏出玉簫抵在古小天的胸口,把臉湊到古小天麵前,兩個人的鼻尖就這樣碰在一起。

這距離,不是要親嘴,就是要打架。

商子清語氣有些惡狠狠的說道:“最多四個,你要是在給我討價還價,信不信我現在就讓你的胸口多出數百條血痕。”手中的玉簫也慢慢的挪動了起來。

見計謀得逞,古小天也隻能裝作委屈的點頭:“好吧,四個就四個,先讓我把這些東西給玉屋長他們送回去,這總可以吧。”

小吳和小魏看著兩人這樣,努力的憋著笑,他們受過專業的訓練,是永遠不會笑的,除非憋不住。

商子清見古小天冇有在討價還價,也收起了玉簫,擺擺手:“快去快回,一個時辰後帶著人過來,過時不候!”

......

回到一屋中,古小天先將丹藥給了玉文姬,玉文姬也從床上做了起來,一口將丹藥吞進肚子裡,開始原地調息。

不一時,身上的衣服就被汗水打濕,整個臉也漲的通紅,表情也有些難忍,但身體狀況卻是肉眼可見的在變好。

緊接著,古小天把那個劍匣給了黃聖傑。

黃聖傑一開始還疑惑這古小天怎麼這麼不靠譜,給自己來回來個木箱子,直到古小天運氣把劍匣打開,看到了四把劍的黃聖傑,像是根本冇有受過傷一樣,一下從床上跳了起來。

“這是你選的?”黃聖傑問道。

“準確的說,是雲峰主讓我帶給你的。”

“你知道,這劍匣可是何物?”

“不知道。”古小天見黃聖傑激動成這樣,有些不明所以。

不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劍匣麼,雖然藏劍峰一次隻讓選一把劍,這次有四把給黃聖傑占了個大便宜,但也冇必要這麼激動吧。

“你當然不知道,這是藏劍峰十大名劍之一!”黃聖傑摸著劍匣,愛不釋手,不多時就開始把玩起來。

雙指間運行著真氣,第一把劍就這樣憑空從劍匣裡飛出,飛在天花板上,跟隨著黃聖傑的雙指運動,遵照著雙指的旨意又回到了劍匣裡。

古小天見這兩人都這麼開心,也不多說什麼,自己還要趕著去叫李牧他們一同去坐忘峰呢。

回到十屋中,古小天叫了李牧,李牧現在已經被古小天任命為副屋長,讓李牧挑選三個人,跟著自己一同去坐忘峰。

一個時辰後,古小天帶著一屋挑選出來的五人,浩浩蕩蕩的從遠處走來,那感覺就像有千軍萬馬一樣,十屋的幾個人昂首挺胸,接受著彆人羨慕的目光。

“行了,彆耍酷了,走吧。”商子清見眾人都已到齊,便招呼大家回坐忘峰去。

坐忘峰山腳下,商子清輕鬆一躍,雙腳在懸空中似有階梯一般,輕易的就到了峰頂之上。

而台下的其餘人可冇有商子清的這般本事,好在古小天也有多次上峰的經驗,便教導大家如何利用劍攀登上峰。

在古小天這些修為比較高的帶領下,眾人相互扶持,相互接力的也到達了山頂。

......

坐忘峰山頂上,商子清見眾人都上來,轉頭向裡走去。

整個坐忘峰,就像是一片仙境一般,冇有墨符峰那麼破爛,也冇有藏劍峰那樣的氣勢龐大。

如果就以古小天目前見過的幾個峰來評價。

藏劍峰就猶如一座宮殿,輝煌氣勢磅礴。

墨符峰就是那貧民窟,破爛不堪。

而這坐忘峰此時恐怕隻有四個字能形容它——

世外桃源!

輕鬆,愜意,隻是走一步,都能聞到陣陣花香。

越往裡走,這花香越濃,眾人都陶醉在這股奇妙的花香裡。

李牧最先發現華點,這花香好像在催動自己的真氣,提升自己的境界!

李牧趕緊招呼眾人原地打坐,穩住真氣,便找了個空曠的草坪上打坐起來。

隻有古小天還繼續跟著商子清往裡走,商子清回頭看向在打坐的李牧幾人,也不意外,畢竟很多上山的弟子都也是在此打坐的。

“繼續跟我往裡去吧,外麵的這些花香本就是給外院弟子用的,不適合你。”說完,商子清還拉起古小天的手,漫步在這田野花香之間。

古小天隻覺得渾身難受,當然這不是花香帶來的,而是這奇怪的拉手。

不過古小天也冇有掙脫,就這樣兩個男人手拉手,走在這花叢中。

商子清在前麵走,猛地一回頭,像是想到了什麼:“對了,你多帶了五個人上山,師傅肯定察覺了,我現在帶你去花圃裡,你跟師傅說清楚。”

古小天也點頭答應,畢竟這強行帶弟子上山確實不好,不過念在自己是掌門弟子,這坐忘峰峰主一定會原諒自己吧。

在往裡走,花香的氣味越來越濃,而自己體內的真氣也越來越躁動。

在花叢的最裡邊,有一女子,正在給花澆水,走路都很輕盈,生怕弄壞了這一草一木。

女子也注意到了走過來的古小天兩人,也冇說話,幫花澆完了水,開始為樹修起枝葉來。

“走路小心點,這裡可是師傅的寶地,你若踩壞了,師傅一定會發飆的。”商子清提醒著古小天,自己的腳步也慢慢的輕盈起來。

古小天也有點害怕,走路更是小心,甚至隻跟著商子清的步伐走,生怕自己踩到什麼不該踩的。

在女子麵前,商子清拱手道:“師傅,這是小天,那個多餘的弟子...”

話還冇說完,女子揭下了麵紗,露出一張驚世容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