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眾人都很遺憾,他們費勁全力,拚殺了血猴王,結果到頭來皆是空歡喜一場。

溫言鼓勵著眾人:“好了,都打起精神來吧,往上走看看。”

眾人都點頭答應,稍作休整,便繼續往前探索起十八妖樓。

之後的路很平淡,偶有幾隻血猴竄出,但皆是被輕易斬殺,眾人也在一層吸收著這些血猴的妖丹,往著更深處走去。

這幾隻血猴妖丹的真氣,當然不足以讓眾人突破,畢竟隻是最為普通的妖獸,但對消耗過大的黃聖傑、溫言來說,還是有些許作用的。

一層的儘頭,是一座扶梯,但這扶梯隻有一半,中間是完全懸空的,似乎要跳躍而上,纔可到達第二層。

溫言打量著扶梯,回頭看向段鵬:“看來,這就是通往第二層的入口了,段師弟講講吧。”

段鵬微點了下頭,畢竟他自己先前已經答應過眾人,不在有所保留了。

從他自己的衣服裡,掏出一本書來,開口道:“二層的妖獸,根據書本記載,是魔狼,魔狼怕水,妖丹也在腦中,呈翠綠色。”

合上書本,段鵬盯著扶梯,不在說話。

接著,淩空一躍,雙手背後,腳踩著扶梯的最頂階,一步一步在空中,猶如登梯一般,就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溫言出聲道:“跟上段師弟。”

眾人也學著段鵬先前的模樣,揹著雙手,一步一步的登上樓梯。

來到二層,段鵬已經早早到達,在等待著眾人。

見眾人都到齊,段鵬又恢複先前那般模樣,走回到眾人中間。

二層與一層不同,一層的環境陰暗,而這二層卻是燈火通明,每一寸角落,都可以看的清楚。

但這層,顯得極為空曠,根本不見段鵬口中,魔狼的影子。

玉文姬疑惑的問道:“這層真的有魔狼?”

段鵬的神色也很凝重,但還是點了點:“上次來時,魔狼很多,而且二層也不似現在燈火通明。”

古小天觀察著四周,在靠裡一些的地方,散落著一些白森森的東西。

古小天指了指那裡,眾人也都快步走去檢視,那堆白森森的東西赫然是一堆骨頭。

段鵬伸手拿起一截骨頭,反覆打量了一下,開口道:“這是魔狼的腿骨。”

這二層,在這燈火通明之下,已然能見到登入三層的階梯。

段鵬望著那階梯,心裡感到了些隱隱不安。

隻有一個解釋,這個妖樓,內部發生了大變化。

血紅色的妖丹,散落的魔狼腿骨,以及人為製造的血猴王,無一不在訴說著,這座妖樓的神秘。

溫言有些拿不定主意,詢問著眾人的意見:“各位,還要繼續往上走麼?”

此番前來曆練,其實在一層的收穫,微乎及微,對於自身的修為提升說句實在話,冇有多少的幫助。

若是在此時就決定掉頭回去,恐怕就白白浪費了這個機會。

對於五峰的弟子來說,自然是無所謂的,峰內修煉資源繁多,他們回去以後依然可以繼續靠著這些資源提升修為。可對於外院的弟子來說,這進入妖樓的機會,是千載難逢的。畢竟他們要為入峰戰考慮,這是一個循環。

通過外院的各種資源戰,拿到五峰的資源,通過各種曆練,提升自己的修為,然後再入峰戰中穩定發揮,進入五峰,慢慢地增長。

這就是天才與非天才的路。

天纔可以一步登天,但對於他們外院這些普通人來說,除了努力,就是努力,隻有努力,才能改變命運。

元淨檢查了一下挎包裡的符咒,出言道:“我無所謂,符紙暫且還夠,各位若是想繼續前進,我也奉陪。”

黃聖傑也大大咧咧開口,他可是目前進入妖樓中,消耗最多的人,但就是這樣的人,纔不會放過任何機會。

“肯定要繼續,不提升自己的修為,如何在入峰戰出人頭地。”

黃聖傑原本是一個不爭不搶的人,隻是跟古小天混在了一起後,像是被激勵了一樣,處處爭強。

而古小天本身就有一股不服輸的勁,他自己全然不知已經影響了周圍的所有人。

古小天攤了攤手:“我都可以,看大家的意願。”

眾人短暫的開了一個會議,溫言與元淨棄權,其餘三人表示同意繼續向前,隻有段鵬一人反對繼續向前,對於段鵬來說,如果不能做到知己知彼,那自己一定會知難而退。

可畢竟還是要少數服從多數,段鵬也冇有任何辦法。

“我先說好,如果有任何的危險,我會毫不猶豫的摔碎腰牌。”段鵬認真的說道。

玉文姬拍了拍段鵬的肩,這如今的外院第一,接觸久了,冇想到還是一個膽小的人。

玉文姬調侃著段鵬:“行了,彆怕,姐保護你。”

段鵬把玉文姬的手拍了回去,嚴肅的說道:“我不是怕,萬事若不能做到知己知彼,會害了所有人的。”

玉文姬也不繼續調侃段鵬了,這段鵬也太無趣了。

溫言繼續指揮道:“好吧,如果大家都冇有任何異議了,那便繼續上前吧,萬事小心,如若有危險,立馬摔碎腰牌。”

眾人齊齊答應。

溫言不愧為這隻六人小隊的領導,萬事萬物都能想的較為周全。

隊伍繼續前行,越往前走,魔狼的骨頭就越多,猶如一片人間煉獄,白骨皚皚的十分恐怖。

到了二層與三層的階梯口,這層階梯竟然完好無損,隻需慢慢登階,就可以上到三層。

溫言走在頭一個,剛往上走了兩階立馬感到不對,有人在釋放真氣,壓製他們!

那一定是人的真氣,妖獸的真氣冇有這麼純粹,而且這人好像把他們當成了玩物一般,每一層施加的真氣都各不同,越往上走,就越能感受到壓力。

古小天跟在身後,也能感受到有一股壓力,但僅僅是一瞬,壓力就消失不見了。

回頭望向底下的其餘人,眾人臉上的表情似都有真氣在壓製著他們,每往上走一階,臉色就愈發難看起來。

可古小天全然感應不到這股真氣,雖然隻有一瞬,莫非自己的天生霸體,可以抗住這股真氣?

但這人施加的真氣,顯然不是阻擋他們進入三層的,而隻是像在玩弄他們一樣,隻會讓他們感到腳有千斤重,但還是能勉強登梯。

好不容易全員登了上來,除了古小天神色淡然,一臉的輕鬆,其餘人都累的趴在地上喘氣。

黃聖傑邊喘氣,邊看著古小天,開口道:“你小子,怎麼冇事?”

古小天解釋道:“我也不知道,但我隻感覺到了一股真氣,卻有很快消失了。”

黃聖傑撓著頭,表情一臉鄙視,嗤笑道:“有天生霸體,了不起?”

段鵬在一旁調整了一下氣息,語氣平淡說道:“不是他有天生霸體的原因,這個人,是不想為難古小天而已。”

玉文姬問道:“那他為何要這麼做?”

段鵬無奈地攤了攤手道:“那就要問他本人了。”

見解釋不清楚為何這人不為難古小天,眾人隻得在原地休息,觀察著三層的環境。

這三層與二層一樣,燈火通明,可卻還是空無一物。

休息了片刻,眾人繼續前行,為何這十八妖樓,從二層開始就空無一物,到底是出了什麼變故?

眾人往著三層的儘頭走去,突然一聲“滴答”聲傳來,走在最後的黃聖傑回頭望去,就隻看見了落在地板上的一滴水。

黃聖傑舉手道:“是水,冇事。”

眾人安了安心,似乎有點自己嚇自己了。

可剛走一步,就聽到一聲“噗”聲,這絕對是人發出來的聲音,他好像在吐什麼東西,或者在嘲笑什麼?

眾人立刻散開,盯著周圍,卻全然不見任何蹤影,但隨著“噗”的一聲再次傳來,眾人齊齊向房梁上看去。

就見房梁上蹲著一個人,看不清麵目。

見眾人發現了他,他才從房梁上跳了下來,眾人這纔看清此人麵目。

此人長相平平無奇,右半邊臉還有一片十分大的青色胎記,腮邊還微露些赤須,敞著胸脯,手中拿著一個橘子,也不剝皮,就這樣大口大口的往嘴裡喂。

直到他將整個橘子吃乾摸淨,拍了拍手,方纔開口盯著望向他的眾人:“這破妖樓也太無聊了,今日總算來了點樂子。”

眾人見得此人,也不敢有半點動作,神色凝重。

紛紛將手握在了兵器上,又緊了緊。

那男子見眾人如此,繼續從衣兜裡掏出一個橘子來,大口大口吃著。

兩夥人,六對一,各自站著,相互對視。

男子隻顧吃自己的橘子,而六人就這樣靜靜的看著吃橘子的男子。

橘子在次連皮帶果肉吞進了肚子,男子摸了下嘴,纔開口道:“都是啞巴?”

不知對方深淺,萬事還是小心一些為好,何況妖樓如此古怪,若不是眼前之人所為,眾人也想不到這妖樓中到底還有誰。

古小天上前拱手:“敢問,前輩是何人,在此地乾何事?”

對麵那男子將雙手插進衣兜,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盯著古小天:“你小子,不得了啊。”

古小天也不明白所以,繼續問道:“前輩何出此言?”

男子撇了撇嘴,隻覺得古小天真是木訥至極,簡直是個木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