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刀疤男子走向前說道:“這是又來新人了啊?”

古小天知道此刻唯有示弱是最好的選擇,起碼自己態度得好一點,免得太過強硬讓人胖揍一頓,能少挨點打還是少挨點吧。

古小天對著那兩人鞠躬道:“師兄們好,我叫古小天,初來乍到,還望師兄們多多關照。”

那刀疤男子倒也不在意,大踏步的走到古小天麵前,俯瞰著一直鞠躬的古小天,在將他腦袋虛扶起來道:“師弟這是把我們當壞人了?”

刀疤男見自言自語介紹起來:“我叫郭毅,試境修為,也是這屋的屋長。”

刀疤男旁邊的人也開口道:“白京,九段,副屋長。”

“屋長?”古小天疑惑的問道。

“太白外院總共有十屋九院,太白外院也有自己的排行榜,在榜上的前九人可以住院也能得到最多的修煉資源,玄丹峰的丹藥、禦寶峰的寶物,墨符峰的符陣、藏劍峰的兵器、坐忘峰的修煉池,總之就是各種能幫助大家提升武道修為的東西。”

郭毅說到此處,頓了頓,眼神裡流露出了不少羨慕。

“接下來便是十屋了,十屋的屋長便是排行在那九人之下,想要這些修煉資源隻有通過十屋排名賽纔有資格獲得其中一樣資源。”

顯然,郭毅很在乎這些修煉資源。

畢竟他兩年前就當上了屋長,但又因為十屋戰中屢屢敗北,被其餘屋戲稱廢物集中屋。

就連這副屋長白京都比他年少不少,修行武道的時間也短,修為卻已要追上他了。

要不是靠著自己這幾年積攢的臉麵,還有誰會認他這個老大哥?

這屋長與其說是實力爭奪來的,倒不如說是麵子罷了。

郭毅把這些歸結於修煉資源上,九院的人都可以拿到不少的修煉資源,這當然可以讓他們的武道一日千裡,自己卻隻能當個靠麵子吃飯的所謂屋長。

一旁的白京開口道:“古師弟,不知你是什麼修為。”

古小天也愣住了,葉無痕和冷清秋都說自己的經脈開通,可他還真不知道自己的修為是如何,畢竟對於這個世界的武道境界修為他大致也能記清楚了,卻不知道如何感受自身修為。

“我..我不知道。”古小天如實回答道。

而白京卻不意外,畢竟剛入武道境界不知道自己修為的人太多了。

剛入境界本身不會感到什麼變化,白京也是在發現自己能擊破巨石後才知道自己已經入境,這才上了太白。

郭毅說道:“冇事,古師弟,有辦法可以測試你的修為。”

郭毅帶著古小天出門,將古小天帶到了練武台上。

練武台的中間,佇立著一座巨大的石碑,石碑上還刻畫著一些銘文,是讓人看不懂的字。

“古師弟,你用你最大的力氣,打在這塊石碑上即可。”郭毅說道。

古小天點了點頭,右手握拳,隻覺得自己似乎可以將所有的力氣凝聚與右手。

“啊!”的一聲,古小天使出全力將右拳重重的擊在了石碑上。

轟的一聲悶響,石碑上的銘文便開始自下而上的閃爍起來,一格一格的快速往上上升,每亮一道就發出叮的一聲響。

直到上漲到了第九格,石碑上的銘文便不在有任何反應,隻一瞬那些亮起的銘文便又消失,恢複了從前的樣子。

白京驚喜的望著古小天,表情有些激動,甚至有些玩味,“是九段!古師弟,看你的樣子纔剛剛開通經脈卻直達九段,馬上便可入境了!”

九段嗎?

古小天思索著,他剛剛真真實實的感應到了身體的變化。

他出拳那一刻,自己清晰的感覺到,體內有源源不斷的真氣聚集在自己的拳頭之上。

毫不誇張的說,古小天這一拳若是打在普通人身上,肋骨都會被自己儘數打斷!

一旁的郭毅臉色卻有些陰沉,他完全不能想到這個新來的師弟竟然有如此高的起點。

這新來的師弟擺明瞭就是一個天才,不知為何分到了他們十屋,若是這師弟有一絲傲氣,恐怕自己的屋長之位不保。

白京雖一直未搶奪自己的屋長之位,他也倒是寬心,就是不知道這新來的師弟會如何所想。

不過郭毅能當上屋長自然不光是憑藉還能在外院小小吹噓的境界,而是自己的社交能力。

出門在外修為雖然重要,但如果有一張能說會道的嘴自然能減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恭喜恭喜,冇想到古師弟能夠達到九段修為,看來定是那萬中無一的天才了,這下咱們這屋說不準還能獲得這個月的資源。”郭毅在一旁換上了一張笑臉,佯裝高興的說道。

古小天有些開心的對著郭毅和白京抱了抱拳,並開口說道:“郭師兄,白師兄你放心吧,咱們都同住一個屋了,那我定然會付出我全部的力氣。”

郭毅見古小天懵懵懂懂的,很是賞識的拍了拍古小天肩膀,起碼現在這古小天還冇展露出絲毫的野心,自己這屋長之位還能多保一會。

有一點郭毅並未告訴古小天,十屋的資源,隻有副屋長和屋長有資格接受。

至於其他人,隻不過是比那些再低一級的弟子修為好一點而已,至於以後的成就,可不見得會有多高。

太白雖說是天下第一門派,但也當然不樂意在這些冇有未來的人身上浪費資源。

正當三人還在台上互相寒暄時,台下卻響起了拍掌之聲。

來人穿著太白外院服裝,生得一副丹鳳眼,唇方口正,鼻梁朝上生得一副鷹鉤鼻,身後背得一把巨劍,正一步一步的緩緩向三人走來。

來人上前,抱了抱拳說道:“郭毅老哥,恭喜恭喜。”

說完還嫖了一眼站在郭毅旁邊的古小天,眼珠打轉,不知道在思考什麼。

郭毅自然也發現了他的眼神,這人與自己有仇,冇準就是來找茬的。

郭毅拉起一副厭惡的嘴臉,對那來人嗤之以鼻,“嗬,難得啊,巨劍羅瑞明竟有閒心,來觀摩我們屋的情況,這可真是讓我受寵若驚。”

來人正是太白外院——巨劍羅瑞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