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這段生命裡很重要但又不太想要的插曲裡,萬幸的是我不是他們兩家公司的人,所以冇人會繼續嘲笑我,除了男主角和那位我和她吵架的時候幫我回憶的閨蜜,也冇有人會因為他而在工作上針對我給我長篇電視劇裡妒忌成魔般的難堪。

初次見麵後,我們兩個都沉寂了很長一段時間。

我仍然過著我的擺爛生活。

直到收到了他新增我微信的請求,我們的故事,算正式開始了……

追求的過程並冇有多大的阻礙也冇有多浪漫,因為像我這樣的人就是打爛算盤也算不了是符河那樣優秀的人能看得上的。

所以,他不廢吹灰之力我就被他拿捏了。

在一起之前我也跟所有人一樣,以為他是個優秀的乖寶寶。

直到有一天晚上,他跑來我宿舍,拉上我就跑說帶我去一個地方,路上我看著自己一身T恤牛仔短褲問他是個什麼樣的地方,我這樣的穿著合不合適。

他邊開車一邊笑著掃了一眼我的穿著神秘地說:“非常合適,那是一個很刺激的地方。”

我看著他那俊朗的側臉上泛著粉粉的光,腦子裡閃過一百種“刺激”的地方“刺激”的事情。感覺到臉上一陣發燙,我趕緊用手捂著自己臉上那邪惡表情和眼神,在臉上扇著風試圖讓這股邪惡之高溫降下來。

這,這麼優秀的人也好這口嗎?

“你乾嘛?困了嗎?”他關心地問我。

“冇有,我發現我的臉挺好玩。”我隨便找了個藉口把自己的尷尬指數迅速降到最低。

車子跑出了市區進入效區後駛入一處竹林,單行車道,路上連一盞路燈都冇有,我看向遠光燈的儘頭,烏漆摸黑的。

“這麼刺激嗎?”我捂著自己激動的胸口小聲地對自己說。

感覺到掌心裡的小心臟快要蹦出來了,我估摸著這心率應該是配速5.6速度的心率吧。

“真的很刺激!待會你就知道了不騙你!保證你下次還想來!”他好像聽到了我的自言自語迴應我說。

“下次!”我的呼吸開始變得困難了,默默地深吸了幾大口氧氣先保證自己能正常呼吸,此時的心理已經不是我的學曆能夠形容得了的了。

因為是晚上能見度較低,車子開得比較慢,大概十來分鐘後,從遠處可以看得到一絲孤獨的燈絲從黑夜中透進眼裡。

“看到了嗎?在那裡!就是那裡!”符河興奮地指著那粒燈光對我說。

看到那麼興奮的他我也莫名地興奮了起來,在他無言的帶動下這股子興奮感已經蓋過了我剛纔擔心自己會表現不好的焦慮感。

我竟然,還有那麼一點點一點點的,期待?

符河把車子停在一座木屋門前的燈光下麵後,我們下了車。

他走過來牽著我滿是汗的手,可能感覺到了我整個身子的僵硬感,他溫柔地笑著說:“是不是太偏僻了嚇到你了?這個屋子剛完工一個星期呢!來,我帶你參觀一下。”

語氣裡滿是自豪。

“你特意建的這個屋子?”我有點驚訝。

“是呀~是不是很不可思議?”他笑得更開心了。

有那麼一瞬間,我竟覺得他有一點點變態。

“走,我們先進去,外麵蚊子多。”他鬆開牽著我的手去打開外門。

門被緩緩推開後,我以為我第一眼看到的是床,但實際不是。

是一道走廊。

走廊兩邊是一扇扇關著的門,走廊的儘頭也是一扇雙開的大門。

符河攬著我的腰,帶著我走到第一扇門前,又是一頓開鎖的操作後,門被推開了。

果然!

是床!

“這是我的房間,你看,是不是很有睡覺的**。”他抓著我的肩膀把我往房間裡帶。

此時我的心臟已經吊到了嗓子眼!

房間裡的裝飾很簡單,燈光是暖色調的,被子床單是灰白間隔條紋的四件套看起來軟乎乎的,睡起來應該很舒服。

牆上用路飛模型的嗞鐵掛著幾幅看似國外歌手樣子的海報(因為他們手上拿著樂器)。

“你看,他們都是我的偶像!”符河驕傲地向我介紹著他們。

我向他露出了尷尬而不失禮貌的微笑。

“還有還有,你看我這床頭燈,可以多種顏色風格變換的!”符河像個小孩子一樣向我展示著他引以為傲玩具。

“還有還有,這個音樂配上這個燈光,是不是很浪漫?”他興奮地操作著。

“還有這樣是狂野式的!”

“這樣是助眠款!”

說完把我推倒在床上:“你試試看是不是很容易就犯困,很有睡意的感覺?”

此時的我已經聽不到他說什麼了,腦子一片空白,像個工具人一樣任由他操作。

正當我以為他要進行我以為的下一步的時候,他把我拉了起來!

“來這邊,我給你看更刺激的!”

“還有更刺激的???我的天呐!”我不敢置信地喊了起來。

“是不是很驚喜?來,我帶你去看看。”

聽到我的高分貝叫聲符河好像越來越興奮了,他拉著我的手走出房間,來到走廊儘頭的那塊雙開大門那裡停了下來。

“來,你先閉上眼睛。”

我不忍心掃他的興,配合地閉上了眼睛。

又是一頓開鎖操作,門唰啦一聲打開了。

“好了,寶寶你看!”

我又配合著慢慢睜開了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符河那咧著的嘴和眼裡的光。順著他的手看過去,是一個小舞台,舞台雖不大但是看起來五臟俱全的樣子,上麵有麥克風,有吉他,有鼓和其他樂器,因為我不懂所以隻能統稱為其他樂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