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菲小說 >  夢神賦 >   第2章 醒來

-

天庭

天河旁,仙雲嫋嫋中,一群小神圍著個什麼,頭碰頭,竊竊私語。

“哎?我可不管啊雷瘋子,這事可不賴我……”電母手拿兩鏡捂在胸前,頭頂的糰子髮髻隨著頭來回擺動。

“你也好意思,我一打雷的,每次至多配合你造造威風,哪裡能真將人打死?你可彆汙衊我!”說著蹲下靠近撥拉了地上之物一下,見她仍是不動,聲音越發愁苦:“這可如何是好?鳳縭上神讓咱下界拿人,說的分明,是要活口。可現下這……”瞅著麵前被劈地焦黑的一坨,雷公緊皺眉頭,一連嘖了三下:“你看你這婆娘下手忒狠,生生把人劈成了個這!”

“這什麼這?”電母也蹲圍過來,上手扒拉蘇禾道:“這不還是個囫圇人麼?”

“胡鬨!這讓我如何交差?”一旁的玉瑤仙女彎下身,用帕子擋住撲麵而來的焦味,眼瞅著地下這人是出氣多進氣少,不免慌了心神。“還有心思貧嘴,這人眼見是不行了,誤了上神大事,你們可擔得起?”

“這也不怪我們……”

雷公電母向來僅司凡間天候及仙凡兩界曆劫之事。一個是做做樣子,偶爾劈中了凡人,也斷然是有因果緣由的,劈死算完。至於仙凡曆劫,那劈多少下,輕重幾許,冊上都登錄明晰,哪能輪得上他們自己掂量。

這小女子凡體肉胎,又冇有仙法加身,還讓他們掂量著劈,活著將人弄來天庭,這不是為難神麼

玉瑤身邊還跟著兩個小仙娥,活了一百年也未見過這等場麵,故也圍了過來亂出開主意。“不行扔進天河洗一洗,說不定就清醒過來了。”

“對呀仙子,天牢裡的囚犯打暈了不是都潑潑水就醒了麼,依奴婢看,不行再劈上一劈,下手輕些說不定就醒了!”

“啊?”電母的手一顫,神鏡啪啦一聲就落了地。“還劈?”若是真劈死了,她定然難逃罪責。“要劈你劈,老身可拿不準力道……”撿起神鏡來往兩個仙娥手中塞,電母拽著雷公後退一步,再不敢貿然行事。

“玉瑤仙子你看!這成何體統……”

“行了!”嘈雜霎時安靜下來,玉瑤指著其中一仙娥道:“你速去將司命星君找來。你……”扭頭望瞭望天河,又望瞭望地上的蘇禾,玉瑤一咬牙命另一仙娥道:“你抱著她去天河中浸一浸!”

蘇禾其實早已醒了半晌,隻不過被雷劈一事過於蹊蹺,一幫罪魁禍首又圍著她商討對策,裝暈多打聽些訊息不失為良策。

可這一幫貨到底是哪裡來的?她身上燒焦的味兒,估計隔著幾米都能聞到。正常人這時候不該叫醫生來或者趕緊給她來波CPR麼?竟然想把她再扔到河裡去?我問候你八輩祖宗!

喵悄的動了下手指,發現身體已恢複知覺可以活動,蘇禾聽著腳步聲離自己越來越近,胸口憋了股勁兒,待來人剛碰到她胳膊時,卷身就虛晃一腳,一骨碌爬起來,雙手成刀比劃在胸前,口中威懾:“我看誰敢動我!”

聲音確實有點大,唬了大家一跳,回聲繞了天河半圈又轉了回來。

眼睛睜了下,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到。她眯了眯眼睛又睜,這才隱隱看清麵前圍著的這圈“罪犯”。

“我去……這是什麼操作?”上下打量了下麵前幾人,蘇禾皺著眉,雙腿馬步,左右踱步,時刻保持警醒,外表鎮定,大腦卻快速轉動。

看這些人的穿著,她這是,穿越了?

古言小說寫了這麼多年,裡麵的套路她太清楚了啊!

穿越起梗無非就那麼幾個,要不是舊物穿,要不是將死穿,最近梗太多實在冇得用,也有無緣無故穿的。

原先她還曾想過,若是她穿越,那百分之百是金手指啊!人家是穿去談戀愛搞事業的,咱是網絡寫手,是安排主角談戀愛搞事業的,那宮鬥、經商、種田、各種古詩詞還不是信手捏來。

可一般穿越女主不是都在什麼雕花木床上醒來,旁邊跪著一應伺候的丫鬟婢子,她一醒就大聲呼喊:小姐你可醒了之類的麼?這幾個是什麼貨?怎的不按套路出牌?

淩波微步著來回走動,與麵前幾人周旋。而對麵幾人也依舊保持圍著她的隊形,跟著她左轉右轉。

“這是哪兒?現在是什麼朝代?”目光從古裝人身上一轉,落到了後麵一個綠色的物體上,蘇禾瞪大眼睛看他。

蒼天呐!她竟然看到了一隻綠色的鳥人!

真的是鳥人!渾身墨綠,背後長著一對金色大羽翅,左手拿錘,右手持鑽,麵上還長了嫩黃色的鳥嘴,上麵突兀的留著兩撇鬍子。

靈光一閃,她啪的拍了下腦門,無語望天。這不是雷公麼!她在道家冠宇見過雷公像!

仰麵朝天,她痛聲大呼:“天要亡我!修仙板塊是我盲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