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菲小說 >  夢神賦 >   第3章 因由

-

“偶像莫急!”遙遙地,一聲呼喚傳來。

蘇禾一愣。偶像?縱是她修仙常識再不濟,也能聽得出來,這詞不是修仙界詞彙吧?難不成天界還有神仙愛豆嘛?

轉眼去望,她後退一步,便瞧見天河上橋,一仙娥領著個年輕男子朝她快速乘雲而來。

“蘇大作家,初見有禮。”男子身形款款從雲端下來,一身白色長袍,隨著擺動泛著隱隱流光。再走兩步,露出袍角下半截汗毛小腿及一雙人字拖鞋……

蘇禾汗。白袍配拖鞋,這哥們有點意思……

本著麵對帥哥多少得顧及點形象,萬一人家就是男主的心。蘇禾捋了捋頭髮,卻發現被電之後她頭髮全都豎上了天,實在不是靠單純人力就能捋平整的,隨即隻能尷尬笑了兩聲回話:“不知您是?”

“在下乃天庭司命星君,本應一同接偶像上界,不巧有事耽擱了,還請隨本君這邊來。”話畢朝一旁的玉瑤仙子道:“本君先帶她梳洗休整一番,晚點再去拜會鳳縭上神。”

“是。”複瞧了蘇禾一眼,微露鄙夷之色,玉瑤帶著兩名仙娥逶迤去了。

自認為比眼神從來冇輸過,蘇禾僅趕上鄙視了下已走三人的背影,心中略有些遺憾。不過,此雞毛蒜皮的小事在好奇心麵前不值一提。她不緊不慢的跟在司命身後,路過雷公時,臉帶興味的衝他道:“您這裝扮真威風,翅膀是鍍的金還是純金啊……”

撲哧一樂,趁雷公的錘還冇舉起趕緊拉了人走,司命邊走邊笑,手中隨意捏了個訣,景緻就忽的大變,一座現代化CBD聳立麵前。

“我去……”

蘇禾看呆。她這是穿入了什麼世界。天庭不該是瓊樓玉宇麼?

不過,彆小看人,她是作者,再大的腦洞都能自己補上。“這個,是現代天庭?”不對啊,剛纔在天河看到的橋明明是古代樣式。

重重一歎,來回鬆了下脖頸,頭上的髮髻就變成了利落短髮,身上的古樣長袍也變了T恤短褲,和底下的人字拖配一臉。

司命星君也跟著蘇禾仰頭端詳自己的建築傑作,略帶遺憾道:“可惜了,神帝未采納我興建現代化天庭的意見,故而我隻能自己建來過癮了。”

蘇禾瞅他一眼,冇吭聲。

要是天庭變成現代高樓林立,彆說天帝了,她這個現代人都有些受不了。況且天庭地廣人稀,小手一揮就能瞬時穿越,建成現代化都市的確意義也不大。想來,隻有司命一職因跟人類交往甚密,所以對另一方世界心生嚮往吧!

“走,帶你進去瞧瞧……”

司命動動手指腳下蜿蜒的路霎時動了起來,變成了自動人行道。蘇禾跟著緩步其中,穿過有噴泉和藝術雕像的廣場,向門口幫忙開門西裝革履的安保點頭示意後,進入純鋼架玻璃製作的大樓。

淺灰色與米色結合的大廳,迎麵有美麗可愛的迎賓小姐姐起身問好,空中錯落有致的懸浮著各朝各國的藝術名畫,天界五彩斑斕的光透過玻璃幕牆進來,仙氣逼人。

再進幾步,平路變雲梯,一路旋轉向上。二層餐吧,各國料理美食一應俱全,廚師們正揮汗如雨烹製美食,龍蝦鮑魚擺滿長桌。三層酒吧、四層健身、五層娛樂、六層S

a、七層服裝、八層電子產品、九層……直到二十一層為辦公區域、二十二層為生活區域,極目朝全景幕窗外望,樓外還有超大花園露台及空中泳池。

蘇禾看的嘴就冇合上過,一邊極度羨慕,一邊嘴裡喃喃道:“**,太**了!你是多大的神仙啊,自己住個CBD?”這規模,這架勢,光運轉服侍就得千餘人。

撓頭慚愧,司命響指一打,四處行走的人立馬全部消失了。“服務人員皆是幻象,神仙一瞧便知。”

無聲撇了撇嘴,蘇禾直勾勾盯著司命看,心想,敢情就騙我玩呢!不好好做神仙,擱這裝什麼霸道總裁富二代!

似是被她眼神瞧得有些不好意思,司命揉了揉鼻子,帶她回到二十一層工作區,手一翻,就拿出了五本書,恬著臉矮了身道:“勞煩偶像幫我簽個名。”

瞅著那書皮顏色,一看便知是自己的小說。蘇禾壓著心中火氣道:“簽名也不難,不過!”手指顫抖的指著自己一身焦黑:“你給我!仔細!解釋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頓時又矮了一截,司命雙唇抖動了半晌,才小聲道:“我也是被逼的冇了辦法,再加上實在是崇拜您,所以才向鳳縭上神建議請您上天庭幫個小忙……”

“就是這樣請的?那下次我也這樣請您去凡間轉轉!”

“這可真不賴我啊!我前麵就是提了一嘴,還冇想好怎麼請您上來,鳳縭上神就命雷公電母去拿你了。雖我知曉後匆匆趕去,但慢了一步,冇趕上……”

蘇禾眯眼打量他,看他雖氣勢不高,眼神卻坦坦然然,想來冇說謊話。

“好!用雷電劈我這事咱後續再算!”冤有頭債有主,那個勞什子鳳縭!彆讓她逮到機會!“費了這麼大功夫,到底讓我上來乾嘛?”

“這個……說來就話長了。”

蘇禾猛地抓住司命的肩膀,手指深扣,陰測測笑道:“那你就長話短說。”

“其實,是天庭有位上神要渡情劫,可兩次下凡渡劫均事成,這才特意請了您上來幫忙。小神看了您所有著作,不論是從人設到情節都冇得說。情劫講究個體悟,需得用情至深,有所得有所不得,方得正果。”說到這兒偷瞄她的臉色,司命舔了舔唇提聲道:“請蘇作家相助!給渡劫上神寫命格,祝他事成。”

請求的態度確然是誠懇的。可蘇禾卻絲毫不為所動:“我拒絕,送我回去。”

臉色一白,忙抓住起身蘇禾的袖,司命急道:“小神知道此事與你無甚關聯,本不該將你牽扯進來。可……”話在嘴邊繞了下又嚥下,他頓了片刻繼續:“可現在你既已上了天庭,想回去怕冇那麼容易。再者,若是能助越澤上神渡成情劫,天帝可允你三件事,彌補此生遺憾,這不是你想要的嗎?”

身體驟然緊繃,蘇禾回頭,平靜的眸中暗流卷湧。“你知道我要什麼?”

深知揭人傷疤乃小人之舉,可話已至此,遮掩也無意義。司命拉著她重新坐下,輕歎了聲道:“小神身在天庭,想知曉你過往又有何難?六年前你性情大變,捨棄了熱愛的芭蕾轉投寫作行業,這樣不分晝夜渾渾噩噩的日子,你還準備過多久?”

蘇禾沉默,聽著他的話恍如隔世。下意識反駁:“我喜歡寫作,喜歡現在的生活。”

“若給你機會回到22歲那年,重來一次呢?”

倏地抬頭。22歲那年嗎?

冷漠的眼神突然亂了,蘇禾用力的攥著手,指尖皮膚被壓出不正常的灰白。如果能重回22歲,是不是就不會遇到那個人,母親是不是也就不會死了?

如此想著,眼眶就算酸了,大顆的淚落了下來。她閉目,一反剛纔較真姿態,低聲道:“那我母親還會死嗎?”

“隻要渡劫事成,三個夙願自是你自己定奪。”蹲下身與坐下的蘇禾目光齊平,司命心中雖有些話不便言明,但既無害人之心,神色自然坦蕩。“選中你乃是天命,並不是所有人都有這樣的機會……”

蘇禾笑了。是啊……他是天界神仙,可不就是天命麼……

反手抹去臉上淚痕,蘇禾鎮定了情緒抬頭,彷彿剛纔的淚流不止從未發生。她故作輕快道:“細說說情況吧……”

輕聲問她要不要先梳洗一二,蘇禾搖頭。司命起身倒了杯水給她,然後坐下,耐心將相關一一道來。

越澤上神乃上古殘物元神凝結再投所出,那時天地初開,一片混沌,神魔未分,人鬼不劃。經曆數萬萬年的積澱,各方氣息聚攏祛劣,一朝四海動盪,上古元神破天而出,投身於天後腹中,又曆經萬年,誕下麟兒,便是越澤。

越澤未出世前就有某神尊預言,其沾染六界之氣,半神半魔,乃六界大劫。奈何當時六界根本不用越澤攪合,已然是大亂之局。神魔連年對戰,其餘四界廣受波及,八荒一片焦土,故此,預言也未引起相對重視。

後各方隱世的上古神尊降世,以己之身隕滅合力換六界太平。戰事突然消弭,各界皆受重創,神界尤為需要休養生息,再加上上古神尊同滅,天下已再冇有絕對強者,天帝身為一界之主,又豈能放過如此大統良機。

於是,越澤就這樣有驚無險的誕世,為後世創造了一係列驚險。

兩萬歲時,他就以一神之力單挑魔界,殺魔帝、焚魔宮,魔族幾近全滅。

四萬歲時,魔族不服,聯合四界再起,越澤一神穩坐戰台,僅眯了眯眼,聯軍就湮滅大半。

如今他已六萬歲了。據傳,偶有一日他與天帝下棋,聽聞今年無人再戰天庭,大感無聊。舉手思量間,喃喃自語了句:“六界無趣,毀之重塑亦無不可。”

天界前因越澤無敵,碾壓五界,天帝樂得嘴差點冇歪,心中正美,忽聽這句,嚇得神思無主,棋也不下了,連夜召集各路神仙開會,討論應對之策。

本像司命這樣的小神根本參與不到這樣大事的會議之中,可無奈,大神開了一波又一波會,問題都冇解決,天帝隻得另辟蹊徑,集思廣益找各路小神開會。

會議中,司命難見天帝威嚴,一激動就想表現下自己,遂毛遂自薦信誓旦旦道:“越澤上神之所以有毀滅六界之想,怕是因為現世無挑戰所致,眼看上神也到了大劫之數,往次曆劫於上神而言皆如揚手扶柳,太過輕而易舉。不妨這次讓上神下凡曆情劫,也好喚醒他良憫之心,惠及天下。”

天帝一聽,頓覺此提議棒棒的。簡直是,一石二鳥,魚掌兼得,立馬親自步下雲梯,拍著司命的肩膀道:“孺子可教也,那你著手去辦吧!”

司命一個活了才幾百年的小神仙,何時被這樣委以重任過。自然眼冒精光,喜不自勝,當即信心滿滿起誓:“定不負天帝囑托!”

然而,打臉就是來得如此之快。

越澤上神下界曆劫兩次,不但連情劫的邊都冇沾上,將女主殺的一個不剩,還連續兩次當了大反派,攪得凡間軌跡大亂,苦不堪言。甚至迴天庭後,還回味道:“若是成魔似乎也不錯。”

想來是對當反派上了癮。

司命說到此麵色慘白,深覺三觀被顛覆,無臉再做司命一職,想自請被貶去他最愛的現代凡界生活。不過又一想,曆次因犯事被貶下界的神仙,天蓬變豬八戒,被人嘲笑一生,捲簾大將變沙和尚,每日還得受萬箭穿心之苦,他就又沉默了。

聽到此處,蘇禾有些同情他。畢竟,誰還冇個年輕氣盛的時候,況且越澤逆命書而為,這般結果也確實不是撰寫之人可以控製的。

不過事情已然是這個局麵,蘇禾不明,難道她來寫命格越澤就能照辦麼?想著就問出了聲,司命似是早料到她會有此一問回:“僅我一人之力,思及有限。我看過你寫得書,覺得你有力一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