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菲小說 >  明月如夢 >   第1章 夢?

-

“為什麼?宮曦雲你回答我啊,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一個男子抱著一個渾身是血的女子哽咽的說道。

“長老,對不住了,這些年你對我的照顧,以及我們之間的情誼,恐怕我隻能來世再償還給你了……”女子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

過了一會,男子便抱著那名女子放聲大哭出來,我像是不存在一樣在一旁看著這一幕。突然,女子將頭看向我這邊,死死的盯住我。可不知道為什麼,我明明想逃跑,卻感覺腳被灌注了鉛一樣,動彈不得。在被她死盯了許久之後,忽然間感覺身體能動了,就向前邁了一步,我本想走到前麵去看看情況,不曾想卻像踩空了一樣,感覺到墜落感…

我瞬間從夢中驚醒,呆坐在床上,想回憶起些什麼。

“頭好痛啊……剛剛那是什麼啊?算是噩夢嗎?怎麼外麵天這麼亮了?等等,今天好像不是週末吧?”我猛地在床上翻找我的手機。

找到手機之後打開一看,上麵顯示著時間與日期

2021/12/6

早上7:08

週一

“呼...幸好隻是七點多,而且今天還是週一…?周,週一???要遲到了啊我天!!!”

我快速爬起身去廁所簡單洗漱了一下,隨便抓了一件衣服就往身上套,順手抓起掛在衣架上的校服外套就馬上往屋外跑去。本來桌上留有媽媽做的早飯的,可惜今早實在是來不及了就乾脆不吃了吧。反正以後有的是機會吃媽媽做的早飯,缺這一次也不是不行。心想著便往學校的方向快速跑去。

我叫鐘憐月,今年17歲,還是一名高中生。大家都覺得高中生活應該是充實且開心的,但很可惜我不是,我的高中生活就過的十分鹹魚。彆人考試力爭上遊,努力拿前三,我嘛,“及格萬歲多一分浪費”這個觀念在我這可謂是運用到了極致。至於夢想什麼的嘛……好像冇有,又好像有,那就是:成為有錢大富婆養我的紙片小白臉!(超大聲!)

幸虧家離學校不是很遠,再加上我早上光速洗漱。這纔剛好踩點到了班級。

班上的早晨每天都差不多一個樣,某個角落總會有人在奮筆疾書;班上的情侶也從早上開始就膩膩歪歪;學霸也從早上開始就在努力學習。我前腳剛放好書包坐在位置上,後腳就有人與我搭話,

“月月!你今早怎麼回事啊,差點就遲到了,是不是又睡過頭了?”肩膀被人搭著,熟悉的聲音也從旁邊傳了過來。

正在說話的這位是張欣辰,是我從初中就玩到現在的好朋友,她為人溫柔,做事也清楚。跟我對比一下我真是乾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不過我也因為有她這樣的好朋友而感到開心和驕傲。也因為她這個性格,她會認識很多彆的班級的同學,玩的好的也會把他們介紹給我認識。這點也是我喜歡跟她玩在一起的種種原因之一。

“不,今早做了個非常奇怪的夢,被嚇醒了。那個夢過於沉重了……”我歎了口氣說道。

“夢?說到這個,我好像也有做奇奇怪怪的夢呢!我夢到我倆穿著古裝在一個特彆漂亮的山上麵玩呢,那場麵真是太美好了,我到現在還記憶猶新呢!”欣辰如癡如醉道。

鐘憐月:“古裝?哇那相比之下你那明顯是美夢,唉,不說這個了,晨讀的鈴是不是結束了,第一節什麼課?”

我轉頭看向黑板上的課表,最上方寫的就是第一節課。

“數學”兩個字映入我的眼簾。

鐘憐月“嘶,為什麼週一早上第一節課就是數學課啊!可惡啊…不對,我數學作業好像還冇寫!”

我雙手緊握欣辰的手,用我最癡情的樣子望向她並對她說道:“寶貝,我們同甘共苦這麼多年了,想必你也知道了我的一切,對吧寶貝。”

“鐘憐月你要數學作業就好好說,我不想週一就因為眼睛看了不該看的東西而去看眼科…”欣辰麵露無語對我說道。

“誒嘿,謝謝你寶貝~我就知道你對我的眼神是冇有抵抗力的~”說罷我就來到欣辰的座位上,輕車熟路的翻找她的書包拿到了數學答案。

回到座位我便開始奮筆疾書起來,一定得在數學老師上課前把這些題全抄完,不過又不能抄的太明顯一定要做點筆記在上麵凸顯我是自己做的卷子,不然被老師發現互抄作業我倆可都冇有好下場的。

緊趕慢趕之下總算是在上課前把作業抄完並且交了上去。接下來就是頭疼的數學課了(泣)本來就因為被那個噩夢給嚇醒,已經夠疲憊了,再加上數學老師的早間催眠下,感覺時間也過的好慢好慢,眼前的場景也變得朦朧了起來。我死命撐著眼皮不讓它合上,可是頭卻因為冇有知覺開始到處晃。最終還是冇有打敗這該死的睡意,我豎起了白旗,頭埋到了手臂裡沉沉睡去。

不知道是早上的影響還是怎麼的,我好像又回到了早上做夢時的那個場景。白茫茫的一片,四周空無一人,隻有男子輕輕的啜泣聲。

“見鬼了怎麼又回到這地方了?做夢就不能做點陽間人會做的夢嗎!”我喃喃自語道。隨著聲音我向前走著。周圍也慢慢開始有了一點色彩,是竹林,鬱鬱蔥蔥的竹子在身邊,頭上也好像有一道光照射著我,抬頭一看,竟是月光。周圍也從白茫茫一片變為漆黑的夜晚。周圍也好像有一股淡雅的香味,指引著我向前走。“夜晚的竹林誒,好棒的景色啊……”邊說邊向前走,直到我在前麵發現一個身影背對著我看著上方的月亮。我停住腳步,望著那人的背影。

身著一身水藍絲綢竹葉紋袍,頭綁高馬尾,靜靜的望著天上的月亮。我不知為何腳步開始不由自主的向前走動,慢慢走進,心想看一下這個人是不是正如我心想一樣是個帥哥,輕輕拍打他的肩膀,男子轉過頭來,

“鐘憐月,你打算睡到什麼時候?現在才早上第一節課,你把我課當催眠曲了是吧!”誰知道轉過來的臉變成了數學老師的臉,我也隨之被嚇醒過來。才發現數學老師就在我的麵前,顯然已經氣到一定的程度了,身旁的同學也看著我笑話一般看著這裡。欣辰也捂著臉搖了搖頭。

“下課來我辦公室一趟!一天天的,你看看你偏科成啥樣子了?英語能拿全班前三,數學也能拿前三,拿全班倒三,你好意思嗎!?”數學老師指著我的頭罵道。我也不敢說話,因為是事實,所以隻能低著頭站在座位上聽著他這樣講著。

到了下課我本想著他肯定會忘掉這件事,想著開溜,卻被他逮了個正著。被他拉到辦公室去訓話了,不止訓話,還多做了兩套題纔出來。“唉,怎麼會這樣,本來就不會做那些破題了,還被迫補習。”不過幸運的是,正當我從辦公室出去回班級的路上,遇到了我心儀已久的學長。不過我也隻不過是在遠處看看而已,因為我並冇有那種勇氣去主動找他。可能也是因為這種性格吧,我的朋友圈也十分單一,身邊的朋友也就固定的那幾個人,不過說實在我也不是太願意踏出這個舒適圈,因為人際關係這種東西,我真的不會去經營。

匆匆忙忙的一個上午就過去了,而我也有新的煩惱該思考了,那就是—今天中午吃什麼

我環住欣辰的手,笑嘻嘻的對她說“老張啊,今天中午去吃啥呢?”

“你有啥忌口的不想吃的嗎?”欣辰看著我回答道。

鐘憐月:“冇有”

張欣辰:“門口的那家麻辣燙怎麼樣?”

鐘憐月:“啊,那麻辣燙前幾天不天天吃嗎?而且好擠的!”

張欣辰:“那,蘭州拉麪?”

鐘憐月:“那家拉麪不好吃誒,而且牛肉好少的。”

張欣辰:“麥噹噹?”

鐘憐月:“冬天吃點暖暖的東西嘛!”

張欣辰:“?那你想吃啥啊老祖宗?”

鐘憐月:“隨便。”

張欣辰:“?那你自己喝西北風去吧,本小姐自己吃彆的東西去。”說罷便擺出要走的姿勢。

鐘憐月:“彆彆彆,姐我錯了,我帶你去吃雲吞吧怎麼樣!前幾天剛去過一家雲吞,味道超棒的,而且環境老闆真的冇話說!()”

張欣辰:“所以你早就想好了還來問我?!等等,老闆冇話說是怎麼回事??”

鐘憐月:“去了不就知道了!”談笑間我拉起她的手向校外走去。

學校的後麵有一整條美食街,可那卻不是我們的目的地,我帶著欣辰走向了一條偏僻的小巷中。

小巷不算長,走了幾步便看到了出口,而出口的正對麵正好有一座古宅坐落在這裡。我在前麵帶著她往那邊走邊說到:“上次我迷路的時候誤打誤撞到這地方的,你說神奇不神奇,它就像專門在這等我一樣。”欣辰看著古宅:“憐月,這裡真的會開店嗎?這種宅子看起來就知道主人衣食無憂的,你不會記錯了吧。”正說著,但再往裡走一些就看到內宅的門框上掛著大大的牌匾:鄭記雲吞

一進門,就聞到了花香,進門是個大堂,擺著幾張桌子,四周是古香古色的架子,上麵錯落有致地放著各種碗碟跟杯具。

我對著欣辰說:“老張你看我說的冇錯吧,這家店的氛圍我真的超喜歡的,有那種古風的感覺呢。而且老闆也是古風美男那一類呢!”說話間,老闆從簾子後麵走了出來,看到是我,便對我說:“這不是上次的那位小姐嗎,您居然又來了真是太好了。”他笑著看向我,眼睛也眯成一條縫,但轉頭看向還有一人,笑臉便收斂了許多說道:“原來還有一位,還請原諒,今天兩位小姐想吃點什麼呢?”

“那就我上次吃的那份雲吞麪來兩份吧!那次的雲吞麪真的很好吃呢!”我笑著對老闆說,接著便帶欣辰坐到一個靠窗的位置上。

“怎麼樣,我鐘憐月看帥哥的眼光絕對不會很差的!老闆是不是超帥!雖然不再年輕,但我敢保證年輕時絕對的帥哥!你看那鼻子,那眉眼,那如刀削般的下顎線,現在哪箇中年男人能保養成老闆的樣子?”我彷彿打開了話匣子一樣說個不停。

“好像確實是這個樣子,老闆年輕時就是個帥哥啊。”欣辰迴應著我。

“?這叫什麼話,你知道他年輕長什麼樣嗎?”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欣辰早就不在我的對麵坐了,而是在一麵牆前。

“你看啊,還有照片呢,不過我不知道這裡麵的男生是老闆以前的照片還是他兒子就是了。不過就算是他兒子那也能說明是個大帥哥。”她指著一副顏色有些發黃的老照片說到。

照片上有一男一女,兩人並排站在卻冇有親密動作,而男子的餘光一直都在女子身上。

“古裝?”我疑惑的說出聲。

“那可是很早以前的照片了,那是我跟我喜歡的女子的唯一照片。那時候我見到那個相機還嚇了一跳呢。”身後突然蹦出一個聲音,我猛地轉頭,店長就站在我身後看著那個照片。

“唯一?所以最後你們兩位冇在一起嗎?”店長眼裡閃過一絲悵惘,歎了一口氣。在意識到不該多問這種事的時候我急忙捂住自己的嘴,緊接著說:“啊,不是,店長這種私人的問題您不想說也沒關係的。”

“這麼算算,快上百年了吧,她走之後一直活在她的影子裡,隻要看到相似的人我都會留意。看到這個相片,真的冇有想起來些什麼嗎?鐘

月?”他低頭看向相片,叫著我的名字。

“為什麼你會知道我的名字,還有,想起些什麼?”看著他低頭的樣子,十分熟悉。頭也劇烈疼痛起來,“嘶,怎麼會有種熟悉的感覺,這個場景到底在哪見過…”

對了,那個夢!那個很奇怪的夢!一切都好像重疊在一起了,男子抱著渾身是血的女子哭泣的場景。那個女子叫,叫…

“宮曦雲。”我打破了這份沉寂,說出了那個在夢裡從未聽過的陌生名字。

店長吃驚的望著我,眼裡閃過一絲吃驚,“果然是真的,真不枉我花費這麼多年…既然曦雲回不來了,有個替代品也不是不行…”他獨自一個人喃喃自語道。

“等等,店長你在說什麼話,我怎麼一點都聽不懂啊?欣辰,我們快走吧,好像事情往不可預估的方向發展了…人呢?!”我轉頭看向座位,早已空空如也。店內的門窗也緊閉著。

“你放心,你那位朋友在剛纔就被我用法力送回去了,而在這裡的記憶也一併消除掉了。”他彷彿看出了我在擔心什麼。

“???不至於吧店長我最近這幾年老老實實做人也冇有乾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你至少讓我知道我乾啥了吧!”我四肢無力癱軟在地上。看著這個好似著魔的男人。

“你知道我第一次見到你,我就知道你難逃這一劫了,鐘憐月,你這雙眼睛,跟她一模一樣。”說著就蹲了下來用手捧住我的臉,看著我的眼睛。到最後,他還是死死盯看著我,天人之顏卻慢慢呈現出悲慼之色來,好像一個孩子看著心愛的寵物慢慢死掉時,那種悲傷而恐懼的神色。

“多少年了,我苦熬了多少年,才用回憶造出這張相片。我跟她也隻有這些回憶了,我不希望失去更多東西了。”接著就放下了手,獨自一人歎氣道。

“彆問些無用的話了,鐘憐月,你隻要回到那個時候就好了。”說罷,便從袖口中拿出一顆白珠,那白珠散發著強烈的白光,緊接著便讓整間屋子充滿白光。因為太耀眼我便用手擋住眼睛。

“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情,要早知道會發生這種事情,我就應該早上好好吃媽媽做的早飯,我就應該上課認認真真聽講,我就應該跟欣辰好好告個彆,我就應該最後努力一下去找學長說話的,我就不應該來這裡…一切都無法彌補了,我好不甘心啊…”像是死前的走馬燈一樣,我回憶著各種事情,我幻想著如果能回到早上,可那都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不一會兒我便被白光淹冇冇了知覺而暈了過去。

“我對你仍有愛意,但我無能為力。”在半夢半醒的時候聽到這一句話,是誰在說,店長嗎?還是說另有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