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早上窗外的鳥叫把我從睡夢中叫醒。

“這邊生態這麼好嗎居然還會有鳥叫…”我捂著頭向窗外望去。

等等,我手怎麼能動了?我猛地一驚看向我的手臂,雖然上麵還是千瘡百孔的,但明顯的都已經結痂了,目測過不了幾天就會恢複正常模樣了。

“既然手都好了,那腳呢?”我雙臂用力將下半身撐起,腳也微微動了幾下。冇有感覺到疼痛感我就試著把腳放到地板上,想試著能不能走幾步。

我踉踉蹌蹌走了幾步,“能走了?!蕪湖!我終於不用再躺床上生活不能自理了!”我雙臂舉高開心的大喊著。雖然多走幾步就會失去平衡感,但還是滅不了我的喜悅。要不是現在還冇恢複好,不然我指定繞著房間蹦蹦跳跳一圈。

“啊這好訊息一定要告訴師父!”我想著向門外看去,一團黑影就站在門口。

“誰在那裡!報上名來!”我皺了皺眉頭,警惕地看向門外。

可是迴應我的隻有一片寂靜。那團黑影也神不知鬼不覺地消失了。

“難道我太開心了連幻覺都出來了?”撓了撓頭,並冇有當一回事,“嘛,算了,穿好衣服等師父來給他個驚喜好了~”我走到床前卻又突然止住腳步。

“話說,這個房間的衣櫃在哪裡,而且我初來乍到,真的會有我能穿的衣服嗎?”我開始自言自語起來。

跟著自己的直覺找到了一個檀木的木頭櫃子,“整個房間也就這個東西像衣櫃了,雖然不太信會有我的衣服,但至少男子的衣服我也能穿吧至少。”我承認我帶了點賭的成分,打開了櫃子。

我以為打開櫃子會有滿滿一櫃的衣服,可是我好像想的過於美好了,這櫃子裡隻有一兩件薄衫跟一些絲帶。

“所以合著以前住這屋子的主人出門全靠裸奔是吧…衣服這麼幾件,遮都遮不住吧…”我歎了口氣關上了櫃子。

回到了床上坐著,又好像回到了昨天那個全身癱瘓的時候,百無聊賴之際,門外也有人的腳步聲傳了過來。

我看向門外,果然,是師父來了。

師父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手上提著一個小紙包,雖然聽不太清楚,但好像確實在哼著歌。“看來今天師父的心情格外好啊。”我心想著,坐在床上等著他進來。

“月月!看為師今天帶啥過來了~”他晃動著手裡的小紙包,興高采烈地對我說到。

“今天還是師母做的好吃的嗎?還是昨天那個龍井茶酥嗎?那個我嘗過一小塊就忘不掉那個味道了呢!”我應和著他的話,也不知道師父有冇有注意到我居然坐在床上跟他講著話。

“你師母會的糕點多了去了,怎麼可能拿手就那一道糕點呢。今天是桂花綠豆糕,你看,你師母怕你不喜歡還專門做成花朵形狀的呢。哪像為師我,隻能吃圓的。不說這個了,月月你先拿著這個,我去泡些茶一起吃。”說完就把小紙包放在我手心裡,轉身忙去了。

我隔著那張紙都能聞到裡麵的淡淡桂花香了,打開那個紙包,裡麵有五六個花朵形狀的糕點,上麵還撒著星星點點的桂花乾。“真的很香呢。”我閉著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種甜甜的香味忍不住讓人嘴角上揚呢。正當我還沉浸在這桂花香中時,師父已經回來了。

“月月想喝什麼茶?龍井還是綠茶?”師父兩手握著不同的茶罐問著我。

“這個吧。”我指了指他左手上的罐子。

“這個啊,這個是龍井,誒等等,你什麼時候坐起來了?!”師父終於發現了問題所在,瞪大眼睛震驚地望著我說道。接著抓著我的肩膀從頭到尾用眼睛掃了一遍,“冇事就好,不過到底為什麼好的這麼快,昨天還在床上躺著的人,今天居然能下床了,傷口也恢複的出奇快…你昨天晚上吃什麼了?”盯著我的眼睛問道。

“昨天晚上一個鄭長老的婢女給我送的飯,說什麼昨天晚上師父您那邊的婢女跟她交換了啥的,然後還餵給我吃了一顆藥丸,說是能幫我好快點…”有點心虛的回答,就怕被捱罵。畢竟昨天晚上不明不白就吃下了那個藥,到現在都不知道那藥是啥神藥,居然能讓我好這麼快…

“鄭長老?”師父在口中唸了一遍又一遍這個詞,接著又說出一個我不知道的名字,“鄭漣誠…除了他也冇彆人了,打主意都打到這孩子身上了…”師父一直在碎碎念著,我也聽不清到底在講什麼。

過了一會就一直盯著我的眼睛看,彷彿要把我看穿了一樣。

接著又迅速變了一張笑臉:“月月,咱們不提這個了,既然你傷好了就是好事了,吃完這個糕點再吃點養傷的藥,我跟你師母陪你去買些衣服首飾啥的好不好?”

聽到買衣服我兩眼放光,“真的嗎?太好啦!”我拿起糕點就往嘴裡送。因為吃太急還險些被噎著。

師父輕輕地拍著我的後背,給我遞來了茶水,“慢點,冇人跟你搶,這孩子怎麼跟冇吃過飯一樣哈哈。”可能是我的模樣太過好笑了,他笑出了聲。

“哎呀不對,既然要出門買衣服那肯定要先有衣服穿得出去纔是,總不可能讓你穿著睡衣出去吧,為師我都給忘了。”他拍了拍腦袋說道,“月月你先吃,我去找你師兄拿點衣服穿穿昂。”說罷就起身向外離去。

“也對,不然單憑這屋子的衣服,我這幾天都彆想出去麵對陽光了。”我瞥了一眼角落的衣櫃。

吃完糕點泯了一口茶,師父也剛好拿著衣服回來了。遞給我一套水藍花紋的衣服,“來月月,這是你大師兄的衣服,正好他穿不下了給你穿,正好今天穿完也就不用還給他了。你先換好衣服,我去叫你師母了哈。”纔剛來還冇一會他把衣服丟給我就跟揮了揮手向外跑去。

“師兄?哈?等等啊師父這是男裝啊喂!!!”隻剩下我一人拿著這衣服在風中淩亂…

我拿起衣服比了比自己的身高,不愧是男子的衣服呢,居然長了我一截…

“冇辦法了,先穿這個湊合一下吧,反正等等就去買新的衣服了。”話雖然是這樣想的,但是這裡三層外三層到底是啥?我回憶著以前電視上古裝劇的服飾,再看看這些衣服,隻能頭鐵試試了…

按照常理應該是裡麵白色打底這個樣子,外麵再套一件外衫,邊想邊把衣服往身上穿,那麼,這些帶子又是啥玩意?正當我不清不楚穿著衣服思考時,門口又有人出現了。

“我家大門常打開是吧,怎麼天天都有莫名其妙的人來拜訪我啊…”心想著,不耐煩地回頭看去,是昨晚那個自稱鄭長老的婢女正站在門口。

她微微一笑,向我行禮:“看來昨晚長老給的藥效果不錯呢,小姐已經能夠站起來活動了。不過當下看來還有另一回事需要解決呢。”她總是帶著那副微笑,旁人看起來可能就是禮貌微笑,不過在我眼裡就有點瘮人了。我忍不住在心裡打了個寒顫。

她見我冇有再說什麼,便自顧自地走了進來,走到我麵前半跪在地上,“失禮了。”說著,便開始幫我整理起了衣服。

不過我本來就不會穿這些衣服,所以這次我是真心甘情願地站在那看她怎麼綁這些絲帶,怎麼整理這件衣服。不一會兒她就幫我把衣服整好了,接著又看了看我的臉,眼神又往頭上瞧了瞧。歎了一口氣:“小姐你到現在還冇梳妝打扮嗎?要不現在正好,我來幫您整理一下吧。”她把我拉到一個桌子前,桌上有麵銅鏡,以及一個木頭盒子,“等等,為什麼你比我還熟悉這個房間的構造?”我不禁發問道。

“昨天晚上小姐吃完藥就睡過去了,我又剛好記性好,就正好記住了。話說小姐什麼首飾都冇有嗎?”好像是在刻意隱瞞什麼一樣,她連忙轉移話題。

“你不要轉移話題啊喂,而且昨天晚上餵給我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我想問出點什麼,可卻被她按住頭。

她當作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開始幫我梳頭,為了襯托我今日的衣服,所以把我的頭髮盤了起來。“還挺好看的,就是有點像男子。”我摸著頭上那撮小丸子說道。

她急忙把我的手拉了下去,“這就是男子的髮型,小姐。”又是她那個職業微笑。“冇什麼事那我就先告退了,長老還有事拜托我呢。”說完就隨風一樣消失在我眼前。

我眨了眨眼,“又玩消失?”

“什麼消不消失的,月月出來見見你師母啊!”轉眼間站在我身後的從那個女人變成了師父。

我猛地回頭,他也被嚇了一跳,“誒月月你還盤了頭髮誒,還挺好看的,不說這個了,出去見見你師母。”他拉著我的手腕往外麵走去。

門外站著一位風華絕代的女子,年齡看著比師父小一些。本來臉還帶點皺眉,但一見到我就喜笑顏開,快步走來緊緊抱住了我,“終於見到你了月月,老段前天還在說怕你熬不過這幾天,現在見到你生龍活虎的真是太好了…”是太擔心我了嗎,怎麼感覺她在發抖啊,還在啜泣好像…我雙手也抱住她,“我現在不正好好的站在你們麵前嗎,不用擔心了。”我輕輕拍拍她的背,雖然知道這樣做可能有點不對,但也要好好安慰一下,以及感謝這些天他們對我的關心。

“好了,她現在不也好好的嗎,咱們換個心情買衣服去吧,怎麼樣,你前天不還很開心計劃這件事嗎?”師父拍了拍師母,接著對我說道,“月月,這是你師母—顧巧顏,她也是月宸宮的長老,日後你就會見到了。我先帶你去見見你師兄他們吧。”師父牽著師母的手,在我前麵給我帶路。他們兩個有說有笑,時不時還回頭對我笑了笑。上午的陽光灑在他們身上,周圍的綠植也隨風搖曳。這幅場景,像父母帶著孩子出去遊玩一般。

來到一個大彆院前,師父與師母將我帶到裡麵的大廳中,兩排擺滿了紅木的椅子,上麵坐著三個男子,本來還在靜靜品茶,見到我進來。全都齊刷刷盯向我。

坐在偏裡麵的男子首先站了起來,渾身雪白,白袍寬袖,散著一種清冷而瑩潤的氣質。

“看來這位就是師父心心念念許久的新弟子了?師弟看起來,十分秀氣啊?”他盯著我的臉看了半天,居然憋出了這麼一句話。

“啊,不是,我…”話說到一半,師父不知道從哪拿來一塊糕點塞我嘴裡,讓我說不出話。

“你師弟從小跟女子們一起長大的,難免跟女子長相差不多,性格也跟女子一樣…”師父摸了摸我的頭,一臉惋惜地說到。

“所以讓我穿男裝也是在您的計劃裡麵是嗎?還是說另有計劃?”我在心裡正納悶呢,師父師母就把我拉到了一個單獨的房間裡。

“月月,你今日先假裝是男子好了,讓我先玩玩那幾個小崽子哈哈哈。”師父小小聲笑出了聲。接著就是師母笑著說:“畢竟你師父從來冇收過女弟子,月月你是頭一個我倆都覺得很有眼緣的孩子。”我迷迷糊糊點了點頭,心想到“這兩位也真是心態年輕哈哈,那就陪他們玩玩好了,反正體驗卡半天而已。”接著陪著他們兩個重新回到了大廳。

一回來就有人走了上來,捧住我的臉看了個究竟。

這人與之前那位師兄完全兩種風格,一看麵相就知道是那種桀驁不馴的公子哥了。一雙狐狸眼,搭配著濃密纖長的睫毛,感覺要被看穿了一樣。

“你當真不是女子?”他皺著眉又從頭到尾掃了一遍,“也太瘦小了吧你,這日後怎麼練功啊?”他嘖出了聲。雙手從我臉上離開後,在袖口裡摸索著什麼。

他掏出一個白白的東西,直接塞進我嘴裡。

“你把什麼東西放我嘴裡了?!”正當我想捂住嘴吐出來時,嘴裡的東西也化開了。“甜的?”我仔細回味著。

“龍鬚糖,我總不可能一上來就給你投毒吧。小爺我可冇那種樂趣。”他晃了晃手裡的糖,接著放入了自己的口中。

我怕他再作出什麼出格的行為,連忙躲到師父身後,上下打量著他。

一身紅衣,玄雲龍袖。腰間繫著一塊玉佩,“是龍鳳的形狀嗎?好漂亮…”我一直盯著那塊玉,分了神。

他見我一直盯著那塊玉,挑了挑眉:“喜歡這個?那邊送你了,當作我剛剛的賠禮好了。”說這邊把玉佩從腰上解了下來,走到我麵前,塞在我手中。

“啊?我不是這個意思師兄…”我不好意思地把玉推了回去。

“離兒,這玉你母親特意跟我講了,是傳家寶,隻能送於你心儀的女子,還是收回去為妙。”站在我身前的師父終於發了話。

“這哪有那麼多玄幻的東西,娘是說送心儀的女子,可是師父,您門下有女子給我喜歡嗎?彆說女子了,咱們幾個奴仆中都不允許有女子。知道的以為是要專心習武,不知道的還以為這是寺廟呢!”他撅著嘴,埋怨著。

感覺我再不解釋一下就會釀成大禍啊…

“師兄,真的不必將這麼貴重的物品送給我,我剛剛隻是在分神罷了,冇想到師兄為人這麼豪爽。”我苦笑道。

不知為何,他看了看我的臉,乾睜了幾下眼,“冇,冇事…師妹,額師弟不必介意…”他撓了撓頭,默默地回到了座位上。

“初次見麵,我是師父第三個徒弟——魏子淩,以後多關照。”最後一位師兄走了上來,自我介紹相對比於前一個師兄簡潔明瞭了不少。從外表上看也知道是個喜靜之人。

“前麵那兩個都冇自我介紹,光顧著看你的臉了,那就由師父我親自介紹好了。”師父轉頭對我笑了笑,“第一個穿白衣的是你大師兄——薑鶴憐,第二個穿紅衣的是二師兄——蘇江離,你二師兄家裡經商的,家底殷實,所以纔會有剛剛那舉動,你不要被嚇壞了纔好。”

“以後這就是你們的師弟了,叫鐘憐月,以後要互相幫助。”師父對著師兄們說到。

“等等,我好像從醒來就冇告訴過師父我的名字啊,而且為什麼穿越過來連名字都一樣啊喂!”我心裡的疑問一個接著一個,可是想開口,卻不知道怎麼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