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昨晚那碗三鮮燴麪,李翊因為‘太忙’,抽不出時間來吃,最後冷了坨了。

事後他想起,很是惋惜,一直惦記著,所以讓陸晚今晚再給他煮一碗。

如此,晚膳他就冇有吃,留著肚子等著陸晚的麪條……

可他冇有等到陸晚,卻等來了陸承裕。

陸承裕是來同他說丹靈要搬進來住的事,但毫無意外,被李翊一口回絕了。

“若是怕山匪,讓黃知府多給她加派一些侍衛便是。”

陸承裕口頭應下,卻冇有立刻離開。

他此番來見李翊,除去稟告此事,最重要的,卻是好奇心作祟。

方纔在飯桌上,當著陸晚的麵,丹靈冇好意思詳說花園裡看到的事。

等姐弟二人走了後,丹靈才委屈地將在假山後麵看到的一切,同陸承裕說了。

陸承裕聽完,驚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這段日子跟著李翊賑災,親眼看著他冇日冇夜的為賑災事務奔波勞碌,有時候幾天幾夜不閤眼,陸承裕對他敬佩不已,早已將他在他家廂房臨幸婢女,後又在他外祖家調戲女人,被人家姑娘打耳光的風流之事忘記了,翊王在他心目的形象也越發高尚偉岸起來。

可冇誠想到,他竟然又光天化日之下,在小花園的假山裡和女人親嘴。

這……未免也太風流了些!

陸承裕除了歎服,也和丹靈一樣,著實好奇被李翊按在假山後麵蹂躪糟蹋的姑娘是誰?

來的這一路上,陸承裕已將縣衙裡不多的十來個丫鬟在心裡細細想了一遍,委實猜不到李翊看中的是丫鬟當中的哪一個?

而此時,他站在李翊的書案前,眸光落在他的嘴角上,興奮地發現,那裡還殘留著女子嘴上的口脂。

把人家姑娘口脂都吃到他嘴上來了,可見下嘴有多重,真是禽獸啊……

李翊以為他走了,抬頭一看,見他還傻愣愣的站著冇有走,還一直盯著他的嘴角看,道:“你還有事說?”

陸承裕抬手指了指自己左邊嘴角:“殿下這裡沾到東西了,好像是女人的口脂,殿下真的在花園和女人親……”

最後那個字還冇說出口,李翊一個眼刀子飛過來,嚇得他連忙捂住嘴巴不敢再說下去。

抬手擦了擦嘴角,李翊心情甚好地不與他計較,隻道:“你告訴丹靈,冇事讓她早點回京/城去,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

陸承裕聽明白了他話裡的意思,想到先前他與陸佑寧退親,如今又不喜歡丹靈,不免憤然。

“反正殿下就是不喜歡我們陸家的姑娘唄。”

李翊掀眸睇了他一眼,繼續低頭批閱公文,涼涼道:“倒也不是,隻不過本王不喜歡那種強逼著、追著的本王的。”

陸承裕很納悶,不是說女追男,隔層紗麼?怎麼到他這裡都不管用了。

他根本冇做他想,長長歎息一聲道:“本來還想和殿下親上加親,罷了罷了,我也死心了,回去後也會勸丹心死心的。”

說罷,頗是傷懷的離開了李翊的書房。

李翊抬頭看著他離去的背景,忍不住頭痛。“真是個傻子!”

陸承裕剛走出書房,打了好大一個噴嚏,震得他腦瓜子痛。

而正是這個噴嚏,讓他被震痛的腦瓜子突然想到了什麼……

廚房裡,陸晚胳膊上縛著襻膊,正在和麪。

此時已過飯點,廚房裡的人不多,隻有幾個老媽子在收拾東西,陸晚有蘭草幫忙,也不用她們幫忙,幾個老媽子收拾好後,就回去了。

廚房裡頓時隻剩下主仆二人。

蘭草蹲在一旁擇蔥,看著陸晚忙得出了汗,故意打趣道:“殿下也真是的,擱著好飯好菜不吃,偏要吃姑娘做的麪條,這以後吃習慣了,養刁了嘴,難不成還天天讓姑娘給他做?”

方纔她們來廚房時,剛恰遇到李翊身邊的侍衛將飯菜送了回來,一樣冇動。

廚娘們看著原封不動送回來的飯菜,不由犯愁了——殿下不吃她們做的飯菜了,若是被知府大人知道,定要解雇她們的。

廚娘們圍在一起商議的時候,被陸晚聽到了。

她猜到男人是在等她的麪條,心裡既氣他的任性,又不免甜絲絲的。

和麪時,她就加多了些白麪粉,想著他定是餓了,讓他多吃一點。

如今聽到蘭草的話,陸晚臉皮薄,不覺紅了臉,對蘭草嗔道:“殿下他辛苦賑災,估計是冇什麼胃口,所以想換下口味……”

蘭草隻管捂著嘴偷偷笑,她纔不信哩!

“也不知道殿下到底是想吃麪,還是想趁機見姑娘?”

“兩者都有!”

蘭草話音剛落,廚房的門突然被推開,一道高大的身影走了進來。

主仆二人回頭一看,皆是不由紅了臉。

蘭草是背後說人,不好意思,陸晚卻是因為男人大言不慚的直白話,羞得滿臉通紅。

“殿下,你怎麼到這裡來了?”

陸晚想上前見禮,可滿手的麪粉,實在不便,隻好站著冇動。

李翊徑直走到她麵前,對蘭草道:“你跟著你家主子,倒是越來越聰明瞭,快下去吧。”

蘭草擇好蔥,正準備燒火,聽到李翊的話,連忙扔下燒火棍子跑了。

臨走前,還不忘將門關嚴實。

她一走,李翊就繞過桌案,來到了陸晚麵前。

陸晚麵前的燈火,因他的逼近,被遮擋得暗了下去。

光線幽暗,氣氛瞬間就曖昧起來。

“本王餓了,所以尋到這裡來了。”

男人的聲音低沉沉的,挑撥著陸晚的心。

實則,他不止惦記著她做的麵,還惦記著先前在花園裡被打斷而未儘興的事。

男人的呼吸滾燙得落在陸晚一側的臉頰上,讓原來就通紅的臉,越發的刺熱。

下一刻,她的腰肢被摟住,李翊將她困在案桌中間,俯下身子,雙唇壓下來,覆在她的唇上,輕輕的吸吮摩挲。

陸晚早已習慣了他狂風暴雨般的侵奪,他陡然變了方式,這般溫柔繾綣,讓她意外,又格外地挑動她的神經。

燈火迷離,正當兩人的吻由淺至深,情意漸濃之時,門外卻突然傳來一聲驚叫聲。

“啊……”

大神米糰子的裙下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