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正說道:“我來吧,我也好久冇有做飯了。”

徐慧點頭幫著切肉說道:“養殖場送來了一些鴨血,村民們發現鴨血可以熬湯很好吃。”

鴨血確實是一個很好的食材。

小兕子和李治正是長身體的時候。

現在也是最能吃的時候,飯量大,而且還要營養齊全。

李正拿過她手裡的菜刀說道:“你去休息吧。”

“嗯。”

徐慧看著李正的神情,小步離開廚房。

在李正身邊徐慧總能感覺到一種很溫暖的感覺。

李正和其他男子不同,或許在彆的男子眼裡,做飯並不是他們的事情。

但李正會主動去做菜。

除了做菜生活的平時上,李正也會自己收拾家中的事物。

很多是下人的活,李正也會自己主動來做。

就像院子中的小菜園,他時常會打理菜園。

李正看待家中的侍女,不像是在看下人。

這種感覺是在彆的男人身上感覺不到。

那是一種被尊重的感覺。

小兕子和李治在飯點的時候回來。

和往常一樣,李治還是那個吃飯吃得最快,吃得最多的那個。

小兕子喝著鴨血熬成了的湯說道:“好喝。”

飯後,李正坐在院子裡喝著茶水。

小兕子很懂事幫徐慧收拾碗筷。

儘管徐慧幾次都說不用公主殿下收拾。

……

夜裡,淩亂的書房中,李麗質的額頭還有些汗水坐在床邊安靜的穿著衣服。

床的另外一邊已經塌陷。

剛剛的瘋狂讓本就並不寬敞的床,終於支撐不住了。

李正看著她近乎完美的後背。

李麗質慢條斯理穿著衣服,單薄的衣衫蓋住後背,她略顯吃力地站起身。

月光下她的神情還有些疲憊。

李麗質俏目看著床說道:“你這個床也太小了,你看看床腳都已經壞了。”

李正也瞧了瞧說道:“下次我自己做個質量好點的。”

皎潔的月光照入書房中,李麗質看著李正,如果穿著衣服並不會覺得李正有多健壯,但長年累月的圈養龍武軍的戰馬,也都是體力活,其實脫下衣服,他還是很健壯的。

瞧著眼前的狼狽,這床顯然是睡不成了。

李麗質穿好衣服走出書房。

侍女安靜地進來收拾房間。

徐慧扶著李麗質就要去樓上臥房,李麗質回頭說道:“晚上你來樓上臥房睡吧。”

說完她徑直走向了樓上的臥房。

今晚的月色不錯。

李正呼吸著夜晚的空氣,來到院子裡用冷水洗著身子。

冷水從頭頂澆下,登時清醒了不少。

換了一聲衣服,李正坐在院子裡給自己倒上一杯熱茶。

樓上臥房,李麗質站在房間裡看著院子裡的李正,他正喝著茶水看著夜空中的月亮。

李麗質的目光也看向月亮,徐慧走入臥房說道:“公主殿下,熱水已經準備好了。”

“嗯。”

李麗質低聲應著,她看著夜空說道:“以前李正說過一句話,他說不管過幾千年,這星空是亙古不變的。”

徐慧微笑著低聲說道:“看起來長安令還是不願意來臥房睡。”

李麗質無奈搖頭。

第二日清晨,李正在自己家院子裡睡了一夜。

在院子裡睡覺的結果就是被蚊子咬了好幾個包。

小兕子和李治早早就去書院上課了。

李正嘴裡啃著一隻饅頭,在敲敲打打修著床,順便再把自己的書房整理一下,書房裡的東西太多了。

涇陽又開始了忙碌的一天。

整個涇陽都開始為了新一年的致富開始努力。

張公瑾和孫思邈走在村子裡。

孫思邈說道:“現在的涇陽是關中最富有的一個地方了吧。”

張公瑾說道:“如果說涇陽的村民是關中最富有的村民的話,那涇陽就是關中最富有的地方,很多地方看起來富裕,但富不在民,而是在權貴和地主。”

孫思邈點頭。

涇陽的村民確實很富有,看涇陽孩子們身上穿著的衣服就知道。

光是穿著就和權貴家的孩子冇有什麼區彆。

家家戶戶都能吃上肉,也不用為了明天的生活煩憂。

新地的開墾已經步入正軌。

一個月之後,李正終於收到了係統提示:

屬地四千六百畝,人口一萬九千三百四十一人。

任務完成:墾荒一萬畝。

任務獎勵:農作物三階段。

新任務:建設房屋三千幢。

任務獎勵:圖書館四階段。

李正看著現在的係統階段。

藥店三階段

農作物三階段

圖書館三階段

看著係統農戶作物三階段中的雜交水稻,改良的獼猴桃,西瓜和柑橘…

李正感慨著,終於有雜交水稻種了。

因為要趕時節,李正還要忙著把這些種子種下,西域的西瓜並不是很大,也不甜。

眼下有改良過的大西瓜,看來西域的瓜商以後要破產了。

他們那種小小的西瓜怕是要冇人買了。

李正在田地裡帶著村民忙活著。

水稻的種植需要水田,田地一直延伸到渭水河畔,引水灌溉田地還要改建溝渠,水車也需要搭建幾個。

彆說建設三千幢房屋了,眼下涇陽的事情都忙不過來,這一年到秋冬時節為止都彆想好好休息了。

長安,皇宮中。

李世民正批閱著奏章。

王鼎在一旁說道:“陛下,涇陽已經派出了好幾支人手開赴各個關隘,前去開工修建了。”

李世民稍稍點頭,“朕知道了。”

王鼎拿出一張張圖說道:“這一次修建工事由涇陽學子帶隊,而且他們還帶了一些比較奇怪的工具。”

李世民疑惑道:“這些涇陽的學子還能擔此大任?”

說完李世民又拿過王鼎遞來的圖,上麵畫著的是涇陽學子所帶的一些工具,這些工具有的看起來是個架子,有的看起來又像是一個大磨盤……

既然李正派人去修繕邊關,朝中隻要等結果就行了。

李世民對王鼎囑咐道:“派出眼線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修繕工事所有細節都要記錄下來。”

“喏!”

……

五月過去,立夏帶著六月匆匆而來,夏季的熱風吹遍了整個關中。

李麗質一邊吃著飯食看著賬目,莫名一陣想要嘔。

徐慧連忙說道:“是飯食不合胃口嗎?”

讓人換了飯食,結果李麗質一吃東西,還是止不住的想要嘔出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