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菲小說 >  身為替身 >   第7章 百花宴

-

第二日吃過早食後,青竹伺候著宋憐雨換衣,昨天晚上大夫人的丫鬟送來參加百花宴的衣裳,顏色是青色,穿在她的身上顯得她更加清冷。

青竹攙著宋憐雨走到宋府大門處,便見兩輛馬車停在門口,她被扶著上了後麵的馬車。

剛一進去便看到宋希端坐在裡麵。

“請四伯安”宋憐雨請安後拘謹的坐在一邊。

宋希閉目,從喉嚨裡發出一聲“嗯”。

要說這宋府中最讓宋憐雨害怕的人便是對麵的四伯。

四伯此人表麵看著雖純良溫厚,對人處處留情,但她總覺得自己會在不知不覺走進他設的陷阱,成為他的腳踏板,特彆是他看向自己的眼神像是在看即將掉進圈套的獵物,高傲且無情。

宋憐雨戰戰兢兢的縮在角落,不敢言語,連呼吸都變得小心翼翼。

宋希睜開眼看向對麵的人,除了眼睛不像,其他的都像是與那舞姬一個模子裡刻出來一般,恍惚間彷彿能看到那個一身傲骨的女人。

“嗬”一聲輕笑從宋希的嘴裡露出,看向宋憐雨的眼神添上幾分玩味,“三姑娘,到了皇宮,切記不可亂跑。”

宋憐雨穩住心神,儘量剋製住心裡的害怕,看著他的眼睛說道,“是。”

她對麵的人像是一隻狐狸,正在算計著如何讓他的獵物心甘情願的跌入陷阱中,內心恥笑獵物的愚笨,表麵卻擺出一副溫和的模樣。

宋憐雨被他看的後背一陣涼意,麵上卻努力保持鎮靜。

果然是林嬈的女兒,宋希心想,然後閉目養神。

宋憐雨無聲的緩了口氣,心裡急切的想要快點到皇宮。

“籲!”

聽到車伕將馬叫停,宋憐雨拉開窗簾,看向窗外,眉眼間露出些許焦急,薄唇微抿。

宋希看到她此刻模樣,忍不住想,果真還是年紀尚小,雖有心掩藏,但還是會顯露。

馬車伕拿下木階梯擺在車欄下麵,下人伸手做扶手,宋希下了馬車,等在一旁,宋憐雨扶著伸過來得手,提著裙襬慢慢下車。

宋憐雨跟在宋希後麵。

大夫人看到宋憐雨,笑著對她招手道,“憐明,快來我這。”

跟著大夫人總比跟著宋希強,抱著這樣的心理,宋憐雨快步的走向大夫人。

宋希盯著她的背影,正在思索著什麼,被身旁人打斷。

“可準備的如何?”宋浩貼緊他,用隻有兩個人的聲音說道。

宋希看了他一眼,點點頭。

有小太監過來給他們帶路,到了地方之後便看到已有不少人正在賞花。

宴會辦在賢靈宮,是賢妃居住的地方,因著賢妃喜歡擺弄花草,鮮花盛開的無比豔麗,又覺隻有自己一人賞花無趣,便過問皇帝想舉辦百花宴,邀請朝中大臣的家眷前來賞花,也可解悶,皇帝也覺得賢妃每日在皇宮中不能出行,也覺得不妥,但又不想彆的嬪妃在他耳邊嘮叨,便決定百花宴不僅邀請家眷,也邀請大臣和嬪妃一同賞花。

隻不過,大臣們是在保和殿喝酒議事,家眷嬪妃則在院中賞花。

三四個夫人見來的是大夫人,便迎了上去,宋希與其中一位看著甚是年輕的女人對視了一瞬又立即分開。

“走吧”宋浩說著,與宋希前往保和殿。

和宋希對視的女人率先開口說道,“申夫人怎麼來的如此慢,夫人們都盼著你來呢。”語氣嬌弱但又不讓人討嫌。

大夫人嗔怪的看著她,拉著她的手說道,笑著說道,“沈小姐莫怪,我今早起來有些頭疼,便起得晚些了。”

被叫做沈小姐的人焦急的說,“頭疼,現下如何?好些了嗎?”

其他夫人也關心問道,場麵一度有些控製不住。

還好大夫人常年將宋府管理得有條不紊,這不過隻是小場麵。

大夫人解釋了幾句,便說道,“憐明,過來與幾位夫人問好。”

宋憐雨走出來向她們問好。

“真是花容月貌的姑娘。”沈小姐先開口說道。

其他夫人附和著誇讚。

“哎呀,”沈小姐牽著大夫人的手,看著她,一臉驚喜的說道,“婷兒今日也來了,我讓人把她叫過來,她最是喜歡交朋友了,讓她們倆一起玩兒。”

“好呀!”大夫人說道。

不一會就有一位格外開朗活潑的女孩跑到沈夫人旁邊,拉著她的手,開口叫道,“姐姐”

“嗯,婷兒真乖,我見你在這無聊的跑來跑去的,這不見著宋府三姑娘也來了,便想到了你。”沈夫人慈愛為她把落了的碎髮彆到耳後,嘴上說著責怪的話,麵上卻溫和。

沈蓉婷看向對麵的人,一時被驚得說不出話,此人,也太好看了吧,明月皓齒,眉眼如畫,左眼尾下的那顆痣長得也太恰到好處了,明明是麵無表情但又因為那顆痣讓人覺得她並不是那麼不可靠近。

沈夫人掐了掐沈蓉婷的臉頰,笑著說道,“既如此喜歡,便帶著她去彆處玩去。”

“好,好”沈蓉婷點頭跑向宋憐雨,一眨不眨的一個勁盯著她。

宋憐雨轉頭看向大夫人,見大夫人點了頭後,便對眼前的人說道,“走吧。”

沈蓉婷看她同意後,便牽著她,將她帶一處僻靜的地方,轉頭看著她,開口說道,“我姓沈,名蓉婷,當朝的鎮軍大將軍是我父親,我母親是郡主,剛纔是我的姐姐。你呢?”

“我姓宋,名憐雨,字憐明,我不知我父親是何官職,我母親是位舞姬。”宋憐雨看著她牽自己的手,淡淡得說道。

沈蓉婷看著她的臉,表情認真的說道,“你真好看,是我見過的所有姑娘裡最好看的了。”

“是嗎?”宋憐雨對上她的眼睛,雖驚訝於她竟不恥笑她母親是位舞姬,但也並冇有什麼表現,隻掙紮著想抽了抽自己的手,說道,“你可否,將我的手放開。”

沈蓉婷看了眼相握的手,表情無辜的看著她,“不能牽嗎?”

看著她有些受傷的臉,第一次有些無措的樣子,忙說道“你牽就是。”

“你真好,人又美,心還那麼善良。”沈蓉婷立馬笑容燦爛地看著她,“走吧,我帶你去玩。”

宋憐雨看著她的笑容,眼神不自覺的變溫柔,雖然臉上還是麵無表情。

看著麵前慢慢攀爬的螞蟻,宋憐雨欲言又止地看著蹲在一旁的沈蓉婷,又看看四周的草叢,幾次想開口在看到她一臉興致勃勃又不忍說什麼。

“你看你看,這螞蟻好生厲害,連那麼大的葉子都能搬得動。”沈蓉婷興奮的搖搖旁邊人的手。

“蓉婷,宴席該開始了,我們要不要先回去?”宋憐雨提醒道。

沈蓉婷轉過頭看向她,忍不住脫口而出,“你當真是美極了。”

又見宋憐雨哭笑不得的扶額,便回過神說道,“我,我。”

“回去?”宋憐雨忍不住笑著看她,溫和的說道。

沈蓉婷連連點頭,被牽著起身往回走,看著走在前麵的人,在心裡忍不住想,笑起來更好看了。

回去的時候就見賢妃已經到場,坐在主位,彆的夫人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隻不過還有些座位還是空的,看來還冇有開始。

宋憐雨拉著沈蓉婷的快步走去,鬆開她的手讓她回到沈小姐那,自己也回到大夫人旁邊坐下。

“玩的如何?與沈小姐處得可好?”大夫人笑著對她說道。

“她很好,我與她很合得來。”宋憐雨對著她回答道,雖然麵無表情的臉上看不出來開不開心。

“那就好”

站在一旁的宮女給宋憐雨倒了杯茶,她端起來輕抿。

宴席很快就開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