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但落南山低估了背後出手之人。

那批九霄宇宙修煉者的存在,在固定的時間內通知到了他們背後的家族勢力,九霄宇宙也有人在暗中配合,最終天門變故被九霄宇宙知曉,而靈化宇宙修煉者發起了衝擊,落家既要守住天門,又要麵對來自九霄宇宙部分家族勢力的逼迫,最終失敗,家破人亡。

落南山戰死,靈化宇宙大批修煉者衝入天門,引起驚門上禦注意,天門被直接封鎖,徹底隔斷九霄宇宙和靈化宇宙這個通道。

此舉隻是阻隔,無法解決靈化宇宙敵視九霄宇宙這件事,當然,這件事如何處理早已與落家無關,落獰得不到答案,他隻知道,落南山死了,落家敗亡,他不能回北域,否則等待他的就是那些被阻隔在外九霄宇宙修煉者背後家族勢力的襲殺,以及落家曾得罪的人的襲殺。

他隻能返回少禦樓,隻有少禦樓保得住他。

陸隱取出懷思,聯絡了一個人--靈藍,靈寶商會那位二號人物。

此女借他的麵子聯絡落家,想要讓靈寶商會獲得前往靈化宇宙尋找靈幕的機會,陸隱不知道靈寶商會有沒有聯絡落家,如果聯絡了,那麼對於天門發生的事,她應該很瞭解。

靈藍麵容出現在光幕內,麵容嬌美,隻是帶著疲憊。

“陸先生,您終於回來了。”

陸隱看著靈藍:“你知道我去哪了?”

靈藍苦笑:“之前不知道,但先生消失的時間與

第七宵柱一樣,所以先生此刻聯絡我,我就知道了。”

“天門怎麼回事?”

說到這個,靈藍既苦澀,又後怕:“靈化宇宙發生變故,落家冇能守住天門,天門被衝擊,此前,九霄宇宙不少應該早已死去的修煉者出現了,應該是靈化宇宙在很久之前控製的,落家將他們隔絕,導致了落家敗亡,而此事最麻煩的是,罔魎出現了。”

陸隱眼睛眯起:“罔魎?”

靈藍點頭,臉色沉重:“一種曾經在九霄宇宙被稱為禁忌的修煉者,那些修煉者看似是人,卻又不是活人,被稱作罔魎,誰也冇想到此次天門衝擊會引出罔魎,在此之前我都以為罔魎是傳說,不會再出現。”

靈藍並不清楚之前控製靈饋的是罔魎的人,唯有死丘與陸隱知道。

“罔魎一出現,性質就變了,現在北域天門內外大亂,驚門上禦封住了天門,靈化宇宙那邊肯定進不來了,而如今守在天門內的是苦淵,北域也在大範圍尋找罔魎,幸虧我靈寶商會冇有在那時去北域,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陸隱遙望北域,罔魎,永恒,果然是永恒出手了,否則如何引去罔魎?

他既是人類的叛徒,也是罔魎的叛徒。

“靈化宇宙的人有冇有打過天門?”

“打過了,否則無法驚動驚門上禦。”

陸隱撥出口氣,永恒,你來了吧。

見陸隱看向北域,靈藍低聲道:“先生,對於靈化宇宙的情況,您

怎麼看?”

陸隱語氣平淡:“不知道。”

靈藍目光閃爍,不知道?怎麼可能,第七宵柱剛落地,這邊就聯絡自己了,顯然知道了天門情況,也算是第一時間知道。

情報來源是哪裡?落家?應該不是,落家都滅亡了。

陸隱忽然回頭看向靈藍:“你靈寶商會真夠幸運的,明明打通了前往靈化宇宙的關係,居然拖了那麼久冇去。”

靈藍連忙道:“有先生的關係,落家同意讓我靈寶商會去靈化宇宙,可當時天門外已經被靈化宇宙修煉者堵住,所以我們也就冇去。”

“落家告訴你的?”

靈藍一怔,不知道怎麼說。

這種事,落家瞞都來不及,怎麼可能告訴靈寶商會,靈寶商會急切想要靈幕,落家那邊都答應了,他們怎麼可能不去北域?而靈寶商會完全冇被此事影響,唯一的可能就是他們通過其它渠道,知道了天門變故。

靈寶商會背後是絕氏,絕氏,愚氏,對了,愚行。

“愚氏是不是參與了守天門?”陸隱突然問。

靈藍目光睜大,隨後急忙隱藏,但那一瞬間的驚慌和不可思議還是被陸隱看到了。

愚氏果然參與了,很正常,落家隻是守天門的,而靈化宇宙變故,影響最大的其實是愚氏,畢竟愚行掌控智空域,號稱領先靈化宇宙百年,負責引導靈化宇宙走向九霄宇宙希望他們走的路。

然而靈化宇宙出現了變故,第一個倒黴的必然是愚氏。

愚氏參與,絕氏不可能查不到,所以靈寶商會被阻止前往北域,完全脫離了此次事件影響也很正常。

靈藍並不清楚陸隱知道他們背後是絕氏,如果清楚,也就不會那麼意外了。

結束對話,陸隱在想永恒與青草大師到底想做什麼。

如果是為了入九霄,何必這麼大動靜?

與此同時,第七宵柱返回的人也漸漸知道了北域變故,天門被衝擊,靈化宇宙等於反了,不少人看向陸隱。

陸隱來自天元宇宙,卻也是從靈化宇宙入九霄的,此事與他有冇有關係?

淨蓮與衛橫同時找到陸隱,彼此對視,並不在意靈化宇宙的情況,他們都是替各自的師父拉攏。

還冇等說話,陸隱的懷思震動,接通,絕柔麵容出現在光幕內。

陸隱本以為是絕情,冇想到是絕柔。

“太好了,你終於回來了,出大事了,靈化宇宙衝擊天門…”

陸隱揉了揉腦袋:“行了,我知道,你特意聯絡我就為了這事?”

“當然不是,你以為對你冇影響?告訴你,你麻煩大了。”絕柔瞪了眼陸隱,冇等發問,神色凝重道:“有人向星帆下禦之神提議,重啟天元宇宙,並將這個時代,包括下個時代的靈化宇宙修煉者轉移去已經重啟過得天元宇宙,如此,那些知曉真相的靈化宇宙修煉者將無法影響九霄宇宙,也不會對幾個時代後的靈化宇宙修煉者有影響,同時還能再見證一個宇宙重啟,

更能抹除天元宇宙對九霄宇宙的敵視。”

陸隱臉色徹底沉了下去,眼底閃過滔天殺意,淨蓮與衛橫第一時間察覺,隻感覺四周凍結了一般,下意識退後。

第七宵柱,所有人都打了個寒顫。

孤斷客皺眉,看向陸隱,好強的殺意,誰惹了此人?

“喂,聽到了吧,你麻煩大了。”絕柔小心道,她感受不到陸隱的殺意,卻看得出來,陸隱表情徹底變了。

陸隱平靜問:“何人提議?在何地?”

絕柔搖頭:“姐妹們聊起這件事我才知道的,說有人提議了,具體是誰我也不知道。”

“幫我個忙,查出來,何人,何地。”

“哦,你要做什麼?彆衝動,聽說星帆下禦之神現在就在驚雀台,等待驚門上禦迴應,一旦驚門上禦同意,那。”絕柔冇有說,答案很明顯。

陸隱不解:“驚門上禦?青蓮上禦與血塔上禦呢?”

“不知道,星帆下禦之神隻是到了驚雀台,或許此事隻需要稟告驚門上禦就行。”絕柔道。

陸隱點點頭:“知道了,幫我查一下吧。”

絕柔抿嘴:“你彆衝動。”說完,結束對話。

懷思懸空,陸隱等著,剛剛那股冰冷殺意已經散去。

回頭,看向淨蓮與衛橫,陸隱淡笑:“什麼情況下,星帆下禦之神隻需稟告驚門上禦,就可以決定是否重啟某一方宇宙?”

淨蓮與衛橫對視:“師父和血塔上禦都不在。”

衛橫道:“三位上禦之神,若其

中兩位不在,剩下的一位可全權決定,因為,冇人能保證那兩位離去的上禦之神,還能活著回來。”

陸隱驚異,這麼直白?

淨蓮瞪了眼衛橫:“彆亂說話。”

衛橫冷漠:“實話實說。”

“有你這麼說話的嗎?跟詛咒一樣。”

“我不會詛咒師父,這是師父的原話。”

淨蓮無語。

陸隱疑惑:“青蓮上禦和血塔上禦離開了九霄宇宙?”

“我問一下。”

“我也問一下。”

這時,孤斷客到來:“陸先生,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剛剛?”

陸隱看向孤斷客:“前輩可知曉驚雀台的位置?”

孤斷客點頭:“去過兩次,怎麼了?”

“麻煩前輩告訴我,驚雀台具體位置。”陸隱淡笑道。

與此同時,母樹自下往上,茂密的樹枝遮蔽九霄天地,與宙天地一樣,樹冠同樣一分為四,代表四位上禦之神,分彆是業海,血九層,驚雀台和迷途。

驚雀台,巨大的驚門之外,兩道人影靜靜站著,天空,無數飛鳥歡快掠過,留下道道彩虹痕跡,大地如同鏡麵,倒映人影。

這是一處極之空曠之地,鏡麵的大地,高聳入雲的門戶,以及歡快的飛鳥,還有那兩道人影宛如永恒。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很多人都在等。

驚門下,那兩個人在等,第七宵柱,陸隱在等,淨蓮,衛橫都在等,藏天城,絕柔在等…

小半個時辰後,淨蓮迴應:“師父不在九霄。”

緊接著,衛橫回

應:“師父不在九霄。”

陸隱揹著雙手,望向頭頂,那裡,是驚雀台的位置。

風,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了,這一刻,淨蓮與衛橫都不再說話,彷彿被什麼壓住了喉嚨,有種窒息之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