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糖寶看了看鄒淑琴的肚子,嘴角抽了抽。

孩子還冇有顯懷,就已經會動了嗎?

然而,隨著鄒淑琴的話,白書之的臉上,露出一絲驚喜。

畢竟是他的第一個孩子,期待還是滿高的。

白家老太夫人的臉色,卻是越來越難看了。

隻不過,老太夫人並冇有開口阻攔。

若是鄒淑琴果然能說的夏夫人心軟,她自然是樂見其成的。

夏大人和夏夫人的臉色,已經黑的不能再黑了。

夏夫人猛地站起身,指著鄒淑琴叫道:“你還要不要臉?你是不是覺得未婚先孕,懷了自己表妹夫的孩子,非常的榮耀?!”

鄒淑琴彷彿嚇了一跳,終於從沉醉中清醒了過來,梨花帶雨的說道:“姨母,淑琴也是好人家的女兒,自然知道自己落到這般境地,已經冇有臉見人了……嚶嚶嚶……”

鄒淑琴說著,又哭了起來。

“既然姨母不肯原諒淑琴,硬要逼死淑琴母子,那麼不若淑琴就撞死在姨母麵前,如了姨母的願,一了百了……”

鄒淑琴說著,弱不禁風的站起身,作勢要去撞牆。

白書之大驚。

“淑琴不可!”

說完,就驚慌失色的跑過去阻攔。

“嚶嚶嚶……三郎,你讓我死……”

“不行……淑琴你冷靜些……”

“嚶嚶嚶……三郎,我如何冷靜……”

“淑琴……”

“哎呦呦……真是感天動地呀……”糖寶雙手托著下巴,興致勃勃的說道。

眾人:“……”

“夠了!”夏大人猛地一拍桌子,怒喝一聲,說道:“既然如此,我們夏家也不做棒打鴛鴦的事情,這門親事就此作罷!”

糖寶立刻脆聲聲的說道:“對對對!乾爹英明,咱們都有成人之美的心,成全了人家一對有情人,是再好不過的了!”

白家老太夫人:“……”

氣得差點暈過去。

這個福德郡主,簡直是她們白家的剋星!

“親家莫惱!”老太夫人忍著氣,說道:“書之這孩子向來心善,這些年隻顧著讀書,性子單純,即便是路邊的貓啊狗的受了傷,都要命令下人好好的照顧一二,更何況有人故意當著他的麵,尋死覓活呢?”

老太夫人說到這,目光淩厲的掃了白書之和鄒淑琴一眼。

又道:“親家放心,這件事我們白家一定處置妥當了,絕對不會讓這個女人,出現在思雅的麵前!”

夏大人聽了老太夫人的話,臉色依然鐵青。

原本因為揍了白書之一頓,白書之又認錯態度良好,看白書之這個女婿,也覺得順眼了。

但是現在,越看白書之越不順眼。

隻不過,老太夫人身為長輩,既然說出了這樣的承諾,夏大人倒是也不好再說什麼。

畢竟,除非退親,否則的話,絕對不能不給老太夫人麵子。

至於退親,那是下下策了。

糖寶卻是皺了皺眉頭。

“老太夫人這話欠妥。”糖寶認真的說道:“你們白家如何處置鄒淑琴,是你們白家的事情,可不是我們逼迫你們的,這個鍋我們可不背。”

“蘇小姑娘說笑了。”老太夫人忍著憋屈,臉上擠出一絲笑容,咬著牙說道:“這件事自然不是夏家逼迫我們的,是我們白家應該給夏家的一個交代!”

老太夫人嘴上這樣說,心裡卻是氣急敗壞的大叫。

怎麼不是你們逼迫的?!

這明明是就你們在逼迫白家!

糖寶純真的眼神兒,和老太夫人慈愛的眼神兒,在半空中交彙。

“老太夫人能這樣想,自然是最好了。”糖寶滿意的說道。

老太夫人:“……”

感覺無比的憋屈。

“蘇小姑娘,老身有一事不明,還請蘇小姑娘不吝告知。”老太夫人忍不住說道。

“老太夫人請講,蘇糖必定知無不言,言無不儘。”糖寶非常的禮貌,大大方方。

心裡,卻是大致猜出了,老太夫人要問什麼了。

“如此,老身便直說了。”老太夫人意味深長的說道:“老身自是知道,蘇小姑娘和思雅感情極好,蘇小姑娘向來聰慧,自然應該知道,一個退了親的女子,名聲有損,怕是再難找到好婆家……”

老太夫人說到這兒,語氣一轉,又道:“隻不過,老身察覺,蘇小姑娘一直在努力破壞這門親事,莫非蘇小姑孃的心裡,有了其他的人選?是想要把思雅那孩子,嫁給某個人不成?”

老太夫人說完,漫不經心的掃了一眼蘇家的兩個孫子。

隨即,語帶惋惜的又道:“說起來,若非是差了輩分,你們蘇家的兒郎,倒都是好樣的,隻可惜造化弄人,倫理綱常不可違背……”

“你年紀還小,怕是不知道事情的輕重,不要因為自己的意願,最後害了你思雅姐姐……”

老太夫人的話,還冇有說完,無論是夏家的人,還是蘇家的人,臉色都變了。

特彆是蘇大嫂,臉色瞬間慘白。

夏夫人怒氣勃發,說道:“老太夫人這話什麼意思?我們夏家和蘇家,門第雖然比不得白家,但是家裡的孩子們,也都未曾疏於教導,自然懂得倫理綱常的重要!”

“思雅雖然在夏家住過幾年,但是也一直恪守禮法!”

“蘇家的一群孫子們,也都把思雅當做親姑姑對待!”

“老太夫人說這番話,難不成是懷疑思雅的清白?”

夏夫人說到最後,氣的身子都有些發抖了。

夏夫人冇有發現,她說這番話的時候,大盼的雙拳握的死緊,青筋都凸出來了。

“親家夫人莫要生氣。”老太夫人笑嗬嗬的說道:“老身自然相信夏家和蘇家的家風,也相信未來孫媳婦的為人,隻是因為蘇小姑娘一再的……”

老太夫人冇有說下去,而是看了糖寶一眼。

糖寶大大方方的說道:“老太夫人不必含沙射影,我若是故意破壞,也不會等到現在這個節骨眼上,早就下手了!冇得拖到現在,帶累了思雅姐姐的名聲不是?”

“至於現在這種情況,實在是你們白家的這位三少爺,做的事情讓人不齒!”

“我思雅姐姐為人大方可愛,值得最好的!”

“你們白家的三少爺,此時已經配不上我思雅姐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