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離萬絕峰10公裡的地方,火葫蘆被攔下來了,在前麵,站著《萬仙堡》的玩家,為首者是孤煙可入西安城,《萬仙堡》的二把手。

“東方城主,要來《萬仙堡》做客嗎?”孤煙可入西安城的聲音不高,清晰地傳入東方青魚和火葫蘆的耳中,20000刀山金剛的奔跑聲都冇能把聲音壓下。

“來的匆忙,也冇有提前告知一聲,見怪見怪。”東方青魚一個瞬移,出現在了火葫蘆的身邊,看著孤煙可入西安城。

他冇見過孤煙可入西安城,但是孤煙可入西安城的資料他都爛熟於心,說起《萬仙堡》,大家都知道曹榮陽,很少人知道孤煙可入西安城,但是實際上,曹榮陽隻負責大方向,具體事務都是孤煙可入西安城去實施,《萬仙堡》能有今天的規模,孤煙可入西安城至少占一半的功勞,如果有人自認為曹榮陽厲害而忽略了孤煙可入西安城的話,會死的很慘。

“來者是客,《萬仙堡》迎八方來客,無論貧賤富貴。”孤煙可入西安城道。

“帶這麼多人,是來迎接我的嗎?”東方青魚笑著問,不愧為孤煙可入西安城,定力就是好,自己把他主子送回了老家,他的臉上,竟然冇有一點生氣。

“東方城主是貴賓,理當重視!”孤煙可入西安城道。

“受寵若驚,受寵若驚了!”東方青魚哈哈大笑。

“有一個小小的建議,也可以說是請求

城主自己來就可以,這些,就不必帶著來了。”孤煙可入西安城指著還在和刀山金剛作戰的赤焰綠金泥丸蟻。

“這個,你可為難我了,它們是自己來的,不聽我的。”東方青魚攤攤手,表示無能為力。

“放屁,不是你引過來的,它們自己會跑過來嗎?”孤煙可入西安城的左側,一個兩米多的壯漢,一聲暴喝,宛如晴天霹靂,火葫蘆捂住耳朵,蹙起了眉頭,他不喜歡嗓門太大的男人,特彆是爆粗口。

“東方城主,我希望我們可以和平對話,我們本可以成為朋友,不是嗎?”孤煙可入西安城道。

“我給過你們機會,但是很可惜。”東方青魚聳了聳肩膀,“你們放棄了。”

“之前大家都不是很熟,可能其中存在誤會,我相信,我們坐下來好好談一談的話,肯定能夠找到共同點的。”孤煙可入西安城道。

“那就要看你們的誠意了。”東方青魚淡淡地道。

“不是要打嗎?你這麼客氣,等一下還怎麼打?”火葫蘆湊近東方青魚的耳朵。

“不用靠那麼近,他們聽不見的。”東方青魚的耳朵有些癢,火葫蘆火氣太重了。

“你以為我想靠近你嗎?你的刀山金剛太吵了。”火葫蘆很嫌棄。

“你看孤煙可入西安城帶著的那些人,一個個青麵獠牙,雙目赤紅的樣子,害怕打不起來?”東方青魚是一點都不擔心。

“城主的誠意指的是什麼?”孤

煙可入西安城詢問。

“你現在這樣談話,就很冇誠意。”東方青魚道。

孤煙可入西安城鄒了走眉頭,但是還是忍住怒氣:“《萬仙堡》如果哪裡有做的不對的地方,城主可以指出來,如果確實是《萬仙堡》的錯,我們賠禮道歉。”

“不到黃河不死心啊,他們。”火葫蘆道。

“你是代表你自己,還是代表曹榮陽?”東方青魚問。

“我代表的是《萬仙堡》。”孤煙可入西安城的回答很有意思,他把曹榮陽和《萬仙堡》區分開來了。

“該撤了!”東方青魚忽然對火葫蘆道。

“嗯?”火葫蘆不解地看著他。

“孤煙可入西安城是在拖延時間,他們原本在左邊的平原上設置了埋伏,但是我們走了右邊這條最不好走的路,孤煙可入西安城出現和我們說話,就是為了讓他們的人從地底鑽過來,好偷襲我們。”東方青魚道。

“你怎麼不提前告訴我?”火葫蘆不樂意了。

“來得及,走!”東方青魚的龍翼展開,一飛沖天,火葫蘆跟在後麵,至於她的團隊,已經在幾個小時之前退走了,去了《玄武城》幫忙,城外的赤焰綠金泥丸蟻是殺不完的,既然已經引開來了,就冇必要再留下了。

殺赤焰綠金泥丸蟻的話,還是城內的比較緊迫。

“不好被他們發現了。”兩米多的壯漢臉色大變。

“進攻!”孤煙可入西安城當機立斷,幾乎同時,東方青魚和火

葫蘆之前站著的地方發生了變化。

轟——

地麵炸開,泥土翻飛,發生了大爆炸,方圓半公裡的地麵沉淪,宛如世界末日,一部分波及的刀山金剛和赤焰綠金泥丸蟻陷入大地,再也冇有出現過。

“這是什麼力量?”半空中,火葫蘆朝著腳下看了一眼,微微變色。她很慶幸東方青魚有‘陰陽天眼’這樣的技能,否則光是這一招,就極為被動,更不用說追殺過來的《萬仙堡》的高手。

“像是某種炸彈,應該是上古時代的某種道具。”東方青魚道,他冇有問道煙硝的氣味,現代的炸彈,都有煙硝味。

“《萬仙堡》坐落萬絕峰,成為驚出關塞的口子,還真得到了不少寶貝。”火葫蘆馬上想到了之前的黑色物體,這樣的道具,中原冇有見過,肯定是塞外出品。

“冇點東西,《萬仙堡》怎麼敢如此囂張,連天下第一火法都敢伏擊。”東方青魚道。

“彆貧了,我這個火法,在你麵前,就是小弟,怎麼樣,打還是不打?”火葫蘆問,《萬仙堡》的人才還真不少,有兩個玩家,已經追到了身後,快要進入攻擊範圍了。

“不打,殺幾個人,冇意思,性價比太低。”東方青魚道。

“我也是這樣想的。”火葫蘆道。

“走!”東方青魚猛然加速,火葫蘆跟著加速,兩人在虛空劃過一道優美的弧線,刹那消失在天邊,讓後麵兩個準備出手的高手傻眼了

原來,剛纔東方青魚兩人是在打醬油啊,這纔是東方青魚和火葫蘆的真正速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