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燥熱的天氣讓祝禾風覺得有點煩躁,教室裡前後兩台老舊的電風扇吱呀吱呀地轉著。

空調安裝在靠窗,坐在門口靠牆且在門口的第一排位置的祝禾風拿著剛發下來打著三十三分的曆史試卷不停地扇著風,同時伸長脖子左顧右盼地看周圍的同學有冇有分比自己更低的。

顯然冇有。

“我去,不是吧不是吧,這都及不了格?明明題看著都那麼眼熟,每道題都寫滿了啊,這什麼情況。”祝禾風撇著嘴直搖頭,“不是說寫滿會有辛苦分嗎?騙人?”

“咳咳。”元謀人清了清嗓子。

“這次學前測驗,大家的成績不是很理想,也不要灰心,本意也是讓你們看看放假鬆懈有什麼後果。新的學期,希望大家本著對自己負責的態度認真學習,查漏補缺……”

元謀人是教曆史的小老頭,因為喜歡穿棕黑色係的衣服,皮膚黝黑,還老花眼,看課本的時候總是把眼鏡往鼻尖一推,湊近課本眯著眼看,和曆史課本裡的元謀人非常像,私下裡大家都叫他元謀人。

老師在說什麼祝禾風已經聽不清了。

九月份雖然已經打著秋天的名號,但氣溫卻一直居高不下。

上午的第二堂課難免讓人昏昏沉沉、頭暈眼花,就當祝禾風上下眼皮即將碰到一起的時候,朦朧中聽見“曆史課代表,沈霖”幾個字輕輕落入耳中。

向後望去,一個身形挺拔、眉眼冷清的少年點頭之後準備坐下。

好小子,怎麼這麼會長啊。文理分班一個月以來祝禾風第一次發現班裡還有這樣一個顏值與能力並存的學霸。

“你們太差了!”元謀人突然加大了音量,把祝禾風嚇了一跳,連忙回頭拿起筆趴下。小老頭抬起手,推了推已經掛在鼻尖的眼鏡,眼神精明未減,環視著教室每一個角落。

“冇及格的同學,下課之後每人交一塊錢到課代表那裡,做為激勵獎金,下次獎勵進步最大的同學和前三名。下麵開始點名。”

交個鬼啊!

一節課過去,祝禾風聽的雲裡霧裡,下課鈴聲響起,上身便直直倒下,把臉埋進課本,嘴裡默唸:靈文神君幫幫我,企圖用這個神秘的儀式將書上的內容封印進自己的腦子裡。

“咚咚”兩聲輕響,祝禾風緩慢抬頭,一隻修長的手指彎成勾狀叩響了她的桌麵。手指的主人正是沈霖。

祝禾風雙手托著腦袋,抬眼打量著沈霖,先入為主:“乾嘛,我可冇錢!”

沈霖有些啼笑皆非,把自己整理的筆記遞到祝禾風麵前:“一對一幫扶,下次加油啊。”不等祝禾風反應,沈霖已經放下筆記本走出教室了。

搞這些?怎麼這麼酷啊哈哈哈哈哈!

祝禾風從抽屜翻出了一個透明書皮,將筆記本仔仔細細包了起來,放在了自己桌麵的左上角,雙手合十虔誠拜了一拜,嘀咕著:求學霸保佑。

沈霖踏著上課鈴進到教室,看到這一幕不免覺得有些好笑。

果然差生文具多。

回到座位,沈霖望著祝禾風的背影有些出神。

祝禾風其實是標緻可愛的南方姑娘類型,長相清秀,在班裡也算出挑。但她每次說話做事過於直接,讓大家首先都注意到她的性格上了,性格不錯以及能開得起玩笑的女生最後都會和大家成為鐵子。

沈霖心想,祝禾風真的很可愛。

嗯,也有點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