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課間操結束的時候,祝禾風拉著程晶晶一起到校內的商店買冰水。

天氣晴朗,天空中懸著大朵大朵的白雲。操場旁高大的白楊樹稍微微顫動,連帶著翻起枝頭的葉片。此時的風已經開始有一絲涼意,祝禾風眯著眼睛讓程晶晶走在前麵,自己則在背後盲走,享受著課前難得的愜意時光。

走進商店,祝禾風被一群男生嘻嘻哈哈的聲音吸引了注意。

“賭一碗豪華頂配泡麪,加腸加蛋加竹筍加雞爪。我和梁崇然比炫水,你倆買誰贏,快快快,馬上上課了!”周成飛左手拿著兩瓶500毫升裝的礦泉水右手指著天花板,“我就不信了這梁崇然,這麼邪門,跑步快就算了,這肯定比不過我哈哈哈哈!”

“我押你,好兄弟,你一定可以,哥們的豪華晚飯就靠你了!”楊鑫眼神堅定地看著周成飛的眼睛,一臉嚴肅的“嗯!“”出聲,拍了拍周成飛的肩膀。

“鑫子,你這把怕是要和阿飛一起請客了,我跟你說,崇然這人,嘖嘖,深藏不露啊。我肯定押崇然。”孫誌偉得意洋洋的攬上梁崇然的肩膀,狠狠地拍了兩下,氣勢上拍人這個動作也要比對方大聲氣派。“崇然,給我炫!贏了包你三天早飯!”

“那你說的看,什麼早飯不早飯的,今兒我就要措措阿飛的銳氣,我早看不慣這人了,天天好大的口氣,現在還當著我的麵大放什麼厥詞,你瞧好吧,下午訓練的時候,我梁崇然水王的稱號一定響徹體育隊!”梁崇然一把搶過周成飛手裡的水,剛準備擰開,眼神忽然掃到了抱著胳膊看熱鬨的祝禾風。

“小禾!”

梁崇然舉起胳膊揮了揮手,眼睛裡亮晶晶,頭髮毛茸茸,就像一隻開心的小狗狗。在祝禾風認識梁崇然的十年裡,第一次發現他有點可愛,藍白相間的校服在他的身上也顯得俏皮起來。

“哈哈哈!你好你好你們好!”祝禾風憋不住笑出聲,“那個,我路過,我就買瓶水。你們繼續,你們繼續。晶晶!走啦!等會遲到又要挨撅啦!”不知道為什麼麵對梁崇然有了他像小狗狗的想法之後,麵對他稍微覺得有點尷尬了,祝禾風現在隻想喊著程晶晶一起馬上離開這裡。

程晶晶上一秒從貨架背後探出腦袋,仰著頭迴應道:“來啦來啦!”下一秒就風一樣的閃現到了祝禾風的麵前。

“先走了哈各位,不打擾你們雅興了。順便,我押你哦梁崇然,我也覺得阿飛有點猖狂,你加油!”祝禾風也伸出手拍了拍梁崇然的胳膊,男生的肌肉線條透過衣物模糊的傳到祝禾風的手掌,讓祝禾風有些興奮。靠,這臉蛋和身材的反差,你小子有點東西啊。

周成飛轉頭抱住楊鑫,抹了一把並不存在的眼淚直喊祝禾風見色忘友不挺兄弟,祝禾風拿了一張手帕紙甩開,變成手絹模樣,也擦了擦自己的眼角。“阿飛,你要相信,我們之間的友誼,是比不上一碗豪華頂配泡麪的。”說完就和程晶晶一起離開了。

“定不辜負組織對我的厚望!來吧阿飛!”梁崇然擰開瓶蓋,一副“我準備好了”的架勢蓄勢待發。

周成飛也毫不示弱,甚至比梁崇然快一步擰開了瓶蓋。孫誌偉的左手搭在梁崇然拿著水的手腕上,右手搭在周成飛的手腕上,“鑫子,計時!321,開始!”

噸噸噸,二人邊喝邊眼神對視,誰也不甘示弱。直到——

“噗!咳咳咳!”梁崇然冇忍住,一口水噴了出來。

周成飛一氣嗬成炫完最後一口,略帶遺憾的搖搖頭,拍了拍被水嗆的滿臉通紅的梁崇然:“當考古學家找到梁崇然時,現場隻留下了一張嘴。”

“切!僥倖而已!啊啊啊!氣死我了!”梁崇然一邊咆哮一邊踮起腳往門外看,“小禾冇看到吧?”

“應該冇,不是,你這也太丟人了吧,我真的無語,今日損失10塊錢,我找誰哭啊我!”孫誌偉哭喪著臉說道。

不遠處,祝禾風已經和程晶晶兩人目睹完全過程早已笑成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