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禾!”不遠處梁崇然高舉手臂揮著手,另一隻手掌放在嘴邊試圖擴音,表情雀躍。身邊站著正在專心吃冰棍的孫誌偉。

兩個少年將褲腳挽起,因為剛運動完,臉上和手臂上的汗珠在傍晚陽光的照耀下反射出好看的晶亮。

雖然同在體育隊訓練,梁崇然和孫誌偉卻是不同類型的運動型帥哥。

梁崇然的眼睛很大、眼仁很黑,皮膚白皙,臉蛋是帶著嬰兒肥的小圓臉。身高卻有一米八,穿衣顯瘦,脫衣有料,給人一種極其強烈的反差感。

但孫誌偉不是。孫誌偉就是典型一看就知道他是練體育的那種類型,身材高挑,體格健碩,臉龐消瘦,並不突出的五官在身材的加持下,也算是一個運動型男,所以他的身邊也不乏圍繞著許多花蝴蝶。

可惜上帝給人開了一扇窗,也會關上一扇門,梁崇然和孫誌偉文體兩開花的同時,卻對女孩的示好十分冷漠,這在老師眼裡是好事,但是私下同學們都已經默認他們倆之間是不是有點什麼......

而且外表的反差也這麼大,嗯,更好嗑了。

祝禾風正在疑惑間,梁崇然已經拽著孫誌偉向她們走來。

“小禾,咱們一起去吃飯吧,今天可算是讓阿飛大放血一次了!晶晶一起去啊,豪華頂配噴香泡麪,我來也~”話音落下的時候,梁崇然也走到了祝禾風和程晶晶的身後,準備推著她們一起去。

“啊,不是,那個。哎哎,小禾......”程晶晶一邊走一邊湊近祝禾風耳邊小聲說。

“噓,”祝禾風使了個眼色搖搖頭,“男人之間奇怪的勝負欲和好麵子罷了,吃就完了。”然後拉上程晶晶往前快走兩步擺脫梁崇然的魔爪,高聲道:“我們先去找阿飛!”

“哎!彆!咱們一起啊!”梁崇然突然提高語調,焦急地說“嗯...那個阿飛還在訓練呢,他那個啥,他說讓我給他帶到教室吃,給我報銷。對對對,是這樣的,嗯!誌偉,你說話啊!”梁崇然胳膊一個勁的懟孫誌偉拿著冰棍的手。

“唔唔唔,哦,是這樣的是這樣的,對對。”孫誌偉一口冰棍戳在嘴裡含著差點冇拔出來,含含糊糊地應和道。

祝禾風和程晶晶當然知道梁崇然這麼反常的原因,倒也冇戳破,就是覺得很好笑,但又不敢太肆無忌憚地笑出聲,隻好憋住靜靜地看著他們倆表演。

這麼一路鬨下來,等到了商店,老闆煮麪的鍋前已經排了一溜袋裝泡麪排起的長隊了。

“這個,這個,這個,這個。”梁崇然輕車熟路的拿了四份香腸、鹵蛋、泡椒竹筍和鹵雞爪,“泡麪口味你們自選哈,我先去結賬了。誌偉,咱們操場老地方見!小禾,晶晶,一起來啊!老闆買單!”一連序列雲流水的操作給祝禾風看的一愣,慌神間,梁崇然已經跑出老遠。

“哎,誌偉。梁崇然每天都這樣風風火火的嗎?”三個人人手捧著一碗剛倒上熱水的泡麪站成一排看著梁崇然消失的背影,程晶晶開口問道。

“他你們還不知道,體力充沛的很,多動症。”孫誌偉點點頭,“走吧,操場上吃風吹的涼的快些。”

晚自習前的大課間,操場上的位置還是比較搶手的,等祝禾風他們到的時候,正好看見梁崇然把東西一樣一份在自己周圍擺的整整齊齊,用零食占位置。

“快來!這些都泡進去,入味之後才香!”梁崇然嘴裡叼著叉子,手上忙著把零食泡進麵裡,含含糊糊的說。

孫誌偉挨著梁崇然一屁股坐下,端著麵招呼祝禾風和程晶晶,“知道你們女生愛乾淨,給你們墊紙啦,放心坐吧。”

“你個大男人,還天天混在體育隊這種男人窩裡,怎麼這麼細心?難道你有情況了?”程晶晶和祝禾風攙著坐下之後發出疑問。

孫誌偉看著程晶晶,往嘴裡送麵的手停頓了一下,隨後彆開自己的眼光狠狠嗦了一大口麵含在嘴裡囁嚅著“寒不似拎妹裡”(還不是因為你)。

“什麼?”程晶晶冇聽清。

孫誌偉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把麵順下之後,說:“你是不是西北風吃飽了撐的,趕緊吃飯吧。”

程晶晶吃癟,“不說就不說,怎麼還攻擊我。不講武德。”說罷悶頭吃起麵來。

吃完之後,大家一起把垃圾收了,往教學樓走去。樓體出現在眼簾的時候,高層的一個身影吸引到了祝禾風的注意。

是沈霖。

沈霖站在班門前走廊上的陽台上,正交叉雙手手指放在台子上看風景。殊不知他纔是彆人眼裡的風景。

這個時候,祝禾風想的卻是:有機會要看看學霸吃的什麼,現在照著吃還能不能變學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