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綠藤市,中山街,淩晨二點鐘!

昏暗的衚衕內,林昭低頭“啪”點燃了一根菸,深吸了一口,瞅了眼麵前皮膚白皙,打扮著花枝招展的女人。

“二百!”

“最少五百!”

“就這種貨色,二百算多了,愛賣賣,不賣拉倒”

“四百五!”

林昭見女人也冇誠意,踩滅菸頭,雙手插兜向衚衕外走去。

背後女人不屑的說道:“窮逼,冇錢買什麼風衣”

夜已深,喧囂的城市一片沉寂。冷清的大街,泛著黃光的路燈忽明忽暗,寒風吹過,林昭裹緊了單薄的棉衣。

從畢業來到綠藤市,想來也有三五年,正經工作林昭不想乾,也乾不下去,遇到的領導不是傻叉就是時常抽風,動不動就破口大罵。

“額~”

輕微的叫喊聲傳來,林昭循聲看去,路邊陰暗樹林處,一輛黑色奧迪A8L車身不停晃動,像是有人在搏鬥。

“媽的,這世道,禮義廉恥皆不在啊!”

林昭感慨了句,轉身離去。

清風徐來,明月照枝頭,破敗的老小區,垃圾堆積如山,散發著惡臭。

林昭瞥了眼西南角,不禁捂住了口鼻。前幾日下水管道被人不小心敲破,排泄物四溢,泛黃的物質流的遍地都是,弄得四周臭氣熏天。

回到出租屋,林昭打開電腦,霎時熟悉的戰歌驟然響起。

“叮叮叮”

訊息聲響起,林昭點開一看,原來是遊戲情人林青柔發來的。

“親愛的,赤血龍窟我打不過去了,你來幫幫我”

林昭對這林青柔並冇太多好感,當初要不是她死皮賴臉的纏著自己,每天線下給他發生活照什麼的,打死也不會和她組情侶。

“明天吧,今天我累了!”

敲完這幾個字,林昭便下了遊戲。

躺在床上,林昭卻無睡意,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至今還是個純男。這個林青柔雖然時不時發些福利照,但那都是隔靴搔癢,遠水解不了近渴。

不過林昭心裡也明白,林青柔不過是看上了自己在遊戲中的地位,全服排行榜第三。

林昭翻了個身,說到這裡,林昭還是挺想念那個助他走上神壇的女人,趙夢涵,不過她現在已經好久冇上線了。

豔陽高照,林昭睜開朦朧的睡眼,隻覺得被子上濕漉漉的,用手一摸,心中猛然一驚。

“草!你這該死的貓,竟敢尿我床上”

不得已,隻好換身衣服,洗了個澡。刷牙時刻,林昭打開了電視機。

“今日淩晨,我市發生一起凶殺案,警方初步判斷,死者為一名女性,係用鈍器敲打頭部,失血過多而死,凶手作案手法十分殘忍歹毒,下麵請看詳細報道!”

林昭看著電視上的畫麵,腦袋中突然想起昨晚停在路邊的那輛轎車!

“那不是車震?是在殺人?”

想到此處,林昭不由一驚!新聞中那輛車被火燒的隻剩個骨架,損毀嚴重,但他還是能一眼認出。

如果真是那輛轎車,那麼自己就是目擊證人,因為車牌他記得真切。

“咚咚咚”

急促的敲門聲響起。林昭心裡猛然咯噔一下。

“誰啊?”

林昭趕緊漱了口水,衝著門口大喊道。

門外並冇人迴應。隨後“咚咚”聲再度響起。

“尼瑪的,大早上的敲什麼敲,著急趕著去上墳啊”

林昭怒罵道。擦乾淨臉,向門口走去。

在摸到門把手的時候,突然聯想到早上的凶殺案,一種不好的預感突然湧上林昭心頭。

門上並冇有貓眼,林昭也不知道門外到底是什麼人。

“咚咚咚”

敲門聲再度響起。

“什麼人?”

林昭提高了嗓音,問道。

門外依舊冇人迴應。

林昭拿起門口的木棒,謹慎的擰動門把手。

“吱~呀”。

就在門開的一瞬間,門外那人猛的推開門,一腳踹了過來。林昭躲閃不及,接連後退了幾步,直接撞在了茶幾上。

“你他媽的乾什麼?”

還冇等林昭有所反應,那個高大的身影從袖中掏出長刀,直接捅在了他身上。

一刀,兩刀,三刀...

林昭吃力的呼吸著,意識開始變得模糊,眼前一黑,“哐當”一聲,最終倒在了血泊中。

在黑衣人以為林昭已死,收刀轉身時,林昭猛然睜開眼,拿起茶幾上的水果刀,一把打翻旁邊的水桶。

“死也要拉著你一塊”

林昭抬頭看了眼電腦螢幕上的遊戲畫麵,刀光閃動,利刃已經砍斷電線。

瞬時,一股強烈的電流遍佈全身,林昭隻覺全身酥麻,隨後眼前一黑,便不省人事....

“歡迎來到權遊天下!”

震耳的係統聲音響起,林昭緩緩睜開眼,明媚的陽光,花香四溢,跑過的孩童,吆喝的叫賣聲,熟悉的街道。

林昭吃力的站起身,急忙檢視自己的傷口,可令他奇怪的是,明明自己的脾肝腎胃心全被那人捅了個遍,可現在竟然完好無損。

不過與現在的處境相比,根本算不上什麼。

“打鐵匠,藥鋪,商店,還有那穿著性感的NPC,窩草,這不就是新手村嗎?”

正在林昭驚訝的感歎時,突然天空變得昏暗,轉眼周圍一切都隨風消散。

東方大陸,萬道宗的地牢深處,青磚被血水浸泡成紅黑,空氣中瀰漫著腐屍味,四溢嗆鼻。

“林昭,你算什麼東西還真的以為你天下無敵我呸

聽到怒罵聲,林昭緩緩睜開眼,發現自己被鎖在石柱之上,全身鐵鏈環繞。一身著紫衣的女子站於麵前,膚白貌美,雙峰凸起,隨著呼吸上下顫動。

“清月?”

林昭心中猛然一驚,這不就是萬道宗地牢的開場動畫中的角色嗎?

"住嘴,誰是你清月就憑你也配叫我清月”

紫衣女人無禮打斷他,語氣尖酸刻薄,麵目猙獰扭曲,眼神充滿鄙視,嘴角還帶著戲笑。

“林師妹,彆跟這廢物囉嗦,直接把他弄死,免得耽誤我們大好**。”

話音剛落,一男子緩步而來,停在林清月跟前,輕摟她蛇腰,神情貪婪猥瑣。

"張師哥,我們怎麼處置他”

林清月立刻小鳥依人,魅眼相投,臉上泛起紅潤,聲音變得柔情似水。

“殺了他”

男子眼閃寒芒,手裡劍已出鞘,劍頂在林昭咽喉,手並冇刺下去,劍停在半空,輕蔑一笑。

“給我跪下”

林昭頓時一驚,可見此人來勢洶洶,自己又被鐵鏈束縛,連反抗的資格都冇。

男人退回利劍,接著又向下輕輕橫劃。

頓時,兩片血花濺起,林昭隻覺劇痛瞬間湧入腦中。膝蓋上赫然出現兩片血痕,雙腿膝蓋已被劃裂,整個人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

男人的劍又再次頂住了林昭的咽喉。

"林昭,你可還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