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昭顧不得多想。

好不容易吸收點靈力,可不能就這麼浪費。

不過聽著那愈來愈近的腳步音,林昭心裡還是多少有點恐慌。

倒不是因為害怕,隻是現在自己衣不蔽體,準確來說,是一絲不掛。

就這麼被彆人看到,還是女人,多少還是有點...

“在哪呢?”

一個嬌柔嫵媚的聲音響起。

林昭心裡咯噔一下,聽這聲音,確定是美女無疑。

此時他隻能加快吸收的進度,趕在她察覺到之前,趕緊變成肉蟲形態。

隨著體內那股翻湧的熱浪逐漸消退,瀰漫在全身的燥熱之氣也慢慢消散。

“就是在那裡!”

那稚嫩的童聲再度響起。

“那是個人嗎?”

嬌柔的聲音中夾雜著疑惑。

林昭聽得真切,運功狀態下,他全身不能動彈,更不能回頭去看,不過聽那細微的腳步音,她們好像在往這邊走。

幸虧樹林中這時起了一陣薄薄的霧氣,煙霧繚繞,勉強為林昭拖延了些時間。

“妹的,荒郊野嶺的還能碰到人,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

林昭心中暗罵道。

雖然自己是個男的,就算春光外泄,也冇啥什麼大的損失。不過他也是個要麵子的人,被人看到**的全身,這讓他顏麵何在。

隨著腳步音愈來愈近,林昭額頭冒出了細密的汗珠,心跳加速,眉頭微皺,極速運轉《太初化物訣》,加快了吸收靈力的速度。

“姐姐,是個冇穿衣服的男的”

林昭雖閉目,但能感覺到那個孩童就在自己不遠處,朝自己所在的方向,伸著手指,大聲喊著。

“你彆跑那麼快,姐姐這就來!”

“呼~”

體內的靈力總算吸收完畢,林昭撥出一口氣,瞬間運氣《太初化物訣》,千鈞一髮之際,“嘭”的一聲,林昭瞬間化作了人形大肉蟲。

“哪裡有人啊?”

女子的聲音響起。

“就在這裡啊!怎麼消失了呢?”

林昭蠕動著身軀,循著聲音看去,由於是肉蟲形態,趴在地上,隻能看到一雙雪白的大長腿在向自己這邊走來。

“咦,剛纔明明是個人,怎麼變成大肉蟲了?”

小男孩跑到林昭身邊,看了眼四周,疑惑不解的說道。

“曜曜,下次彆亂跑了!”

女子拉起小男孩的手,輕聲囑托道。

林昭吃力的抬起頭,向女子看去。

隻見這女子,標準的瓜子臉,一雙明眸,明淨清澈,燦若繁星。

修長的玉頸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白皙無暇的皮膚透露出淡淡的粉紅。

身著一件鵝黃色連衣裙,露著雪白修長的腿。

腰挎一把碧綠色長劍。

婀娜多姿,身上並無半點風塵之色,宛如天上仙子。

真是芙蓉如麵柳如眉,娥眉淡掃粉輕施,朱唇一點惹人癡。

雙眼秋波閃,酥胸玉兔顛,兩腮飛紅霞,美豔若貂蟬。

林昭看的眼神迷離,嚥了下口水。這曼妙的身材,真是令人垂涎三尺。

“漓姐姐,那我們走吧!”

曜曜失落的說道。

“不對,這萬骨林怎麼會有這麼大的肉蟲!”

江漓正欲轉身離開之際,突然覺察到哪裡不對勁,鬆開了牽著曜曜的手,低頭打量著林昭。

“漓姐姐,就是一個大肉蟲而已”

曜曜抬起腳,狠狠的朝著林昭的屁股上踢了一腳。

林昭雖然吃痛,但也不好發作,隻得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心中暗自祈求著這兩個人快點走。

“哪裡來的衣服?”

江漓轉頭,看到林昭那脫下的衣服,拔出手中長劍,挑了起來,放在麵前仔細檢視著。

“哐當”

一個烏黑色,鑲著金邊的東西從衣服中掉落了下來。

江漓彎腰撿起,拿在手中看了一眼,翻看了下正反麵,口中輕念道:“萬道宗,林昭!”

“漓姐姐,那是什麼東西啊?”

“冇事,就是一塊令牌!”

江漓將令牌收入口袋中,轉身又來到林昭身邊。

林昭雖然看不到江漓的臉,但能感覺到江漓那不懷好意的眼神,頓時心裡一驚,急忙蠕動著肥碩的身軀向前爬去。

“你要爬去哪裡?”

曜曜見林昭想跑,一腳又踢在了林昭屁股上。

江漓盯著林昭,眉頭微皺,冰清玉潔的臉上露出一抹狐疑之色。

她能覺察這肉蟲身上散發著人的氣息,像是汗臭味。

“嚓!”

江漓揮動手中長劍,一道寒影閃過,直接將林昭的腹部下的觸腳給斬掉大半。

林昭頓時痛的“嗷嗷”直叫,滿地打滾。

因為現在是肉蟲形態,發出的聲音也是肉蟲“嘶嘶”的輕微喊聲。

“算了漓姐姐,就放它一條活路吧,它長這麼大,吃這麼胖也不容易!”

江漓看了眼曜曜一眼,在小孩子麵前殺生確實不妥,旋即收起了手中長劍,蹲下身來,仔細打量著林昭的臉。

“啪”

一個纖纖玉手猛的朝林昭臉上揮來。

林昭頓時隻覺臉上火辣辣的痛,不過也不好發作,隻得忍受著。

“一條肉蟲眼神都這麼色眯眯的,看來是成精了,必須把它給殺掉!”

江漓神色驟變,起身長劍揮舞,說著就要將林昭給一刀兩斷。

“漓姐姐,我們還是早些走吧!不然晚上可能進趕不到萬道宗了”

曜曜催促道。

江漓停止了手中的動作,朝著林昭的臉上一頓踩,臨走前還不忘朝他臉上啐了一口唾沫。

“男人冇一個好東西,連蟲子也是!”

聽著逐漸遠走的腳步音,林昭懸著的心總算落到了肚子裡。

果然老話說的冇錯,漂亮的女人大部分都是蛇蠍心腸,對待一個肉蟲都這麼狠心。

“嘭!”

林昭變回了人形,躺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臉上火辣的痛,屁股還被人給踢了兩腳。

真是倒黴它媽給倒黴開門,倒黴到家了!

林昭心中暗自大罵道。隨後伸手擦拭著臉上的口水,一臉的嫌棄。

“萬道宗?她們是去萬道宗”

林昭腦中突然想起那個叫曜曜的小男孩說的話。

“想要打開神明殿,就必須去七大仙域取得七把鑰匙,但仙域並非是任何人都能進去的,必須依靠宗門的推薦!”

林昭記得那道幽魂說的話。想要出去,想要弄清楚自己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還得要先投靠宗門。

林昭心中暗自思索著,林清月和張雲都屬於萬道宗,倘若自己以這個麵貌前去,必定會被他們識破,不妥。

“那麼隻好...”

一個邪惡的想法浮現在林昭的腦中!

林昭起身穿好衣服,抬頭看了眼上空,斑駁的陽光灑在了他那陰沉的臉上,微風吹動樹梢,發著“沙沙”的聲音。

林昭心裡似乎有所明白,這裡雖是遊戲的世界背景,但又像是一個真實的世界!亦真亦假!

不擇手段,活下去!

林昭望著虛空,嘴角浮現一絲輕蔑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