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道殘影撞擊到一起,轟隆一聲,天際一陣激顫,整座山脈都在微微顫抖。

兩道輕盈身影如同花瓣一般,爆退飛出數十丈!

堪堪停下來便狂吐鮮血。

冷顏和冷芹皆是神魄境二重的實力,但竟然都被蕭子寧一掌擊退!

“我再問一次,我母親在何處?!”

蕭子寧忽然出現在冷顏和冷芹的身側,雙手掐住她們的脖子。

蕭子寧手掌的青筋暴起,目光陰狠的瞪著二人。

眸中是冰冷的殺意。

冷顏和冷芹麵露痛苦之色,盛怒的蕭子寧身上爆發出來的威勢甚至是壓過了她們。

忽然,蕭子寧身後空間傳來一陣細微的波動,他眼神一狠,手下毫不猶豫的一用力。

“哢嚓——”

“哢嚓——”

二人的表情凝固在最後的恐懼時刻,目光不甘、怨恨!

蕭子寧鬆手,朝著後方猛烈一拳轟出!

高速衝擊之下,蕭子寧的拳芒散發出刺目金光。

“轟!!!”

狂猛的衝擊波讓蕭子寧的身體爆退出數百丈!

蕭子寧身體在空中騰繞一圈,緩住身體,腳下猛地一踏,擠壓空間發出刺耳的摩擦聲,整個人又再度化作一道冰冷的劍芒朝著後方殺去!

“轟轟轟!!”

蕭子寧與來人狂轟對掌,狂暴的轟擊讓他們腳下的地麵如同蜘蛛網一般龜裂而開,樹木都受不住,炸裂開來,空間扭曲變形!

眨眼間,二人就狂轟了數百掌!

“轟——!”

一道身影被轟飛出去!

那人正是蕭子寧。

此時蕭子寧雙臂血肉模糊一片,皮肉綻開!

與之對掌的冷璿雖然冇有蕭子寧那麼慘,但也好不到哪裡去。

蕭子寧的實力出乎了她的意料。

蕭子寧的身影再度化作一道閃電之勢,殺意如同浪潮般撲出!

“再往前一步,你就再也彆想見到你母親。”

忽然,一道冰冷的聲音出現。

一道白色的倩影出現在冷璿的身邊,倩影半麵蒙著麵紗,看到冷顏和冷芹的屍體,眼神更加冰冷。

蕭子寧身體頓住,目光射向來人,怒瞪道,“你敢?!”

冷纖冷笑一聲,“你可以試試!”

蕭子寧喘著粗氣,如同一頭暴怒的獅子。

“說吧,你想要什麼?”

蕭子寧強壓住心頭的怒意,問道。

“我們想要什麼,你心裡不清楚嗎?”

冷纖一步一步踏出,可怕的威壓如同一隻大掌,將蕭子寧壓住。

“用不滅體,換你母親。”

冷纖也不廢話。

蕭子寧冷笑一聲,“可以,但我如何相信你?至少,讓我先確認一下我母親的安全。”

“可以。”

冷纖示意冷璿。

冷璿目光冷漠,手指一挑。

蕭子寧左邊的山壁之上忽然多出了一人。

那人,正是歐陽婉玉!

歐陽婉玉昏迷著,身上的氣息似乎被什麼東西壓製住,氣息蕭子寧完全察覺不到。

“母親!”

蕭子寧呼吸一滯!

隻見歐陽婉玉的身上,遍佈血洞,手腳都已然斷掉,大腿之處甚至還被挖掉了許多肉,手臂之處,有深深的吊痕。

距離她被帶走不過兩天時間,就被折磨成了這個樣子!

“你們,該死!”

突兀間,蕭子寧的口中吐出一道聲音,狂暴的怒意席捲他的理智!

同時,他服下一顆上品的暴血丹,腳步猛然間一踏。

轟!!

強大恐怖的氣息從他的體內炸裂開來!

冷纖看見歐陽婉玉,目光一冷,一掌將冷璿轟了出去。

“我說過!不要動她!”

她的語氣冰冷到了極致。

哢嚓幾聲,冷璿的肋骨幾乎被冷纖一掌轟碎,冷纖這一掌,毫不留情,直接是下了死手。

冷璿狠狠砸到地上,麵朝下,很快鮮血蔓延而出,她的嘴角卻揚起一抹笑意。

“嗬……嗬……我……決不會讓……她們……都白死!死……都要死!!”

她如何知道,一旦違背了冷纖的命令,得到的會是什麼樣的懲罰。

但她不懼。

她決不能讓蕭子寧再活著,絕對不能!

此舉,徹底讓他們之間,變成了你死我活的局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