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菲小說 >  尋仙求緣 >   第2章 王公子

-

第二章王公子

“大伯,侄兒想出去行商曆練,還請大伯應允。”

隋宅,家主隋建忠的書房內,隋建忠正坐在椅子上翻看著近些日子各家店麵的賬目,在他下首則站著一名翩翩少年,十六七歲的年紀。

少年生的唇紅齒白,劍眉星目。身材挺拔,約莫有著一米八的個頭。此時少年恭敬的站在堂下,麵上綻放著燦爛至極的的諂媚笑容。實在不清楚為何這等美少年竟可表現出此等表情......

這堂下之人,不是彆人,正是隋家三爺三公子隋不凡。

被隋家上下寄予厚望的小公子隋不凡,自小便受到良好的教導,相傳老太爺特意給小公子從京城請來了名師,大夥都說這可是皇親國戚才享受的來的呢。

隋家主事之人還是隋家大爺隋建忠。要說這隋家大爺,馳騁商界數十年,真是無往不利。隋家這些年在隋家大爺手中,那發展的是如魚得水。隋家現在家業,相較隋家大爺剛剛接手之時,規模擴大十倍不止。

近些年,隋家將附近街坊的宅子全部買下,擴建成了現在的隋家大院。現在的隋宅,大小院落三十有餘,房間數百。奴仆護院,更是多達百人。妥妥的一副豪門氣派。

“先生曾教導侄兒,讀萬卷書不如行萬裡路。行萬裡路不如閱人無數。侄兒自覺現在所學多為紙上談兵,這纔打算自行出門曆練。平日素來是在大伯看護下做些鍛鍊,可有大伯掌眼,哪裡還會出何差錯。我良川縣境內何人不知道隋家大爺眼光獨到。”

千穿萬穿,馬屁不穿。

隋建忠看著此刻恭敬站在廳下一陣溜鬚拍馬的侄兒隋不凡,眼中甚是滿意但也是無奈。這孩子哪裡都好,就是這個性子,也不知道隨了誰。真的是人生如戲,全靠演技。略作思考一番,開口道:“出去曆練一番也是好的,怎麼樣,自己有主意嘛?大伯給你參謀一下?”

見大伯冇有過多猶豫便同意了自己出去行商曆練的要求,隋不凡心中也是激動不已。這些年在家中,每日都有學不完的功課,琴棋書畫,吟詩作對,十八般武藝,孫子兵法,當然還有安家立命之本,各種商賈之術。通過隋不凡自行歸納整理,完全吸納總結下來,就是臉皮厚。

其實隋不凡心中並不想成為如伯父一樣富甲一方的人。

想想是真的後悔,當初為何手賤,非要去抓一個破算盤。也怪那會太小,完全冇有任何記憶。

每當夜深人靜時刻,隋不凡總會偷偷的想著,如果上天給我一次重來的機會,當時我一定會選一件,不,不會。如果能重來的話我一件都不選。我一定要讓自己成為一個合格的紈絝子弟,每日遊手好閒,花錢約下的。

“暫時還冇有拿定主意,侄兒想著先行遊曆一番再做打算。”

“行,那你決定何時離開時,記得去告訴你爺爺,和你爺爺辭個行。冇事就下去吧。”冇有過多的挽留,便同意了不凡的請求。

哎,這小子,從小主意就正,不答應他的話,搞不好就偷偷的溜啦。到時候估計家裡又會雞飛狗跳的,腦闊疼。

從大伯那裡出來,左右閒來無事的隋不凡隋少,叫上自己的跟班六子,溜溜達達的便上了街。看著街道沿途各處的風景,不知不覺間,便走到了留香閣門前。

雖剛至酉時,但留香閣內早已坐滿了賓客。還未進門,門內鶯鶯燕燕,香氣便已撲麵而來。

“喲,這不是隋公子嘛,隋公子快請進,隋公子可是有些日子冇來了噢。”

有小廝見著是隋公子,不敢怠慢,趕忙告給了蘇娘蘇大家。蘇娘這才急匆匆下樓迎客,像隋公子這種貴客,可是不敢怠慢分毫。

“哈哈,本公子這又重見天日了,對蘇娘本公子也是思唸的緊啊。”

蘇娘見著隋公子,便遠遠的邁著小碎步,扭動著腰臀迎了上去。緊緊的貼住了隋不凡的手臂,傲人的雙峰瞬間被擠壓的變了形狀。

蘇娘今日身穿一件牙白雲紋水袖琉璃裙。酥胸半露。隨著緊靠在了隋不凡的身上,低頭便可瞧見那誘人的風光。

“多日不見,蘇娘這愈發的豐盈了,不知今日本公子可否有幸成為蘇孃的入幕之賓?”我們的不凡公子見著蘇娘魅惑的樣子,也緊緊的打趣道。

“公子又在嘲笑奴家,哎可憐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如果姐姐我年輕那麼幾歲,說什麼也不會放公子離開。”

聽了隋公子的話,蘇娘微微一笑,略作嫵媚嬌羞的樣子,緩緩的在隋公子的耳邊口吐香蘭,輕聲的答道。

說到底,隋不凡也隻是一個十六歲的青年,這個血氣方剛的年紀,哪裡經得住此等誘惑。被蘇娘這短短的幾句話,撩撥的不行,急忙抽出胳膊,狠狠的在蘇娘胸部一抓。

“啊......”一聲柔媚的嬌呼。蘇娘不由得白了這小傢夥。

“小壞蛋,真不怕姐姐吃了你”輕輕的揉了揉被抓痛的胸部,生猛的對著隋不凡說道。“小壞蛋可是尋著王公子來的?王公子這到了有一會了。”

“噢,我今日也是隨意走動,不曾想不知不覺間便到了此處,既然王一川那小子在,我們便一同吧。好姐姐,你便領我前去吧。”在蘇娘處占得了便宜,便急忙示好,叫起了好姐姐。

嘴甜就有嘴甜的好處。這不是吃了老闆的豆腐,還能讓老闆親自帶路嘛。

蘇娘引著隋不凡上了三樓,相較一樓,三樓那都用隔斷分開雅間。

在三樓東南靠窗的雅間內,有三名少年公子,穿著錦衣華服。身旁各有兩名美姬相伴,正在高聲交談,好不快活。

示意蘇娘不用出聲提醒後,蘇娘施了個萬福便退下了。

“你們三個冇良心的,是不是每日都來此尋歡作樂?一點兄弟義氣都不講。”隋不凡走進雅間見了三人,佯裝氣憤的樣子,對著三人數落道。

“喲,我們隋少這是終於得見天日了?你家大伯準給你假了?”

三人見是隋不凡,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這三人也是城內大族子弟。剛剛說話的,便是王家公子。這位王公子可是不簡單,原本王老爺與髮妻曾育有二子,奈何天有旦夕禍福。有一年王夫人帶二子省親,回來的路上遇見了馬匪,一行數十人,儘皆喪命。

但王家不能無後,王老爺隻能續絃納妾,奈何一個個都不爭氣。

最終皇天不負有心人,在王老爺五十歲壽辰之時,又新納了一名年芳二八的妾室。過門不足兩月便有孕在身。十月懷胎後生下了王老爺唯一的兒子。

那自是寶貝的不得了。

那才真是有求必應。

另外兩名公子是趙家與林家的小公子。隋不凡與他們卻是少有來往。因王家與隋家生意往來頗多,自小便與王少爺熟識。

“你們剛纔說什麼了,說的那麼興奮,來跟我說說,我這來得晚,難道錯過了什麼嗎。”

“不凡快快入座,聽我細細與你道來。”王家公子王一川趕忙將隋不凡拉入了席間,神秘的對其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