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尋仙問道

書房內,隋不凡正在來回的溜達,根本靜不下心去讀書。如今又是五日過去了,但是王一川那邊始終冇有找到老神仙的蹤跡,這不禁令隋不凡的心中低落了許多,莫非我真的是冇有仙緣嘛。

就在此時,門外響起了六子的聲音:“小少爺,王公子來了。”

話音未落,就見王一川已經急匆匆的推門進來了。進了屋,冇等隋不凡招呼,拿起桌上的茶壺就仰頭大口的喝了起來。

“嗝......”整整喝了一壺茶水,這才稍稍平靜了少許。

隻見王一川從懷裡拿出了一封信件,邊遞給隋不凡邊說道:“這老神仙真是神了啊,這封信是我家老爺子早上給我的,我看完之後就馬不停蹄的趕來你這了,你快看看信的內容。”

隋不凡趕忙接過信件讀了起來,信上老神仙交代說,他本次下來人間界,是為曆劫,需百年的時間,如今還有三十年。如果想知曉有無仙緣,可去雲深山深處尋找,到了那裡,也就會有答案了。

“這封信是老神仙出遊前交給老爺子的,並且還特意叮囑了老爺子,要在今日將這封信交給咱們,看來這真是神仙,竟然能未卜先知。”

不知這雲深山是在何處?為什麼從未聽過這個地方?讀完了信,隋不凡的心中更是嚮往,恨不得立刻動身,直奔那雲深山深處而去。

“你知道這個雲深山在何處嘛?”將信遞還給王一川,隋不凡才問道:“為何我從未聽過這個地方,我雲州境內本就多平原,少山脈,如果有這個地方不會冇人聽說過嘛。”

“這雲深山我也從未有所耳聞,料想老神仙不會隨便編撰出來一個名字誆騙我二人吧。不如先派人打探一下。”王一川對於這個地方也是一頭霧水,在拿到信之後便急匆匆的趕來隋不凡家裡,還未曾打探訊息。

“六子,你安排人去打探一下這個雲深山的訊息,多調派些人手。”思緒片刻,目前也隻好先行打探訊息,再另做打算了。

“是,少爺。”六子領命離去,開始打探這雲深山的訊息。

“小凡,那現在該如何呢?先等訊息?”王一川看著隋不凡,靠在椅子上,整個人百無聊賴的樣子。

“暫且如此吧,看看能不能打探到我們需要的訊息,如果不行。那我打算出門遊曆的時候去尋一下。”

兩人約好互相等待訊息,左右無事,隋不凡便準備去三叔那走一走。興許三叔會知道呢。想到此處,便迫不及待出門去了三叔的住處。

隋不凡三叔隋建信,生的是相貌堂堂,一雙虎目不怒自威。身材健碩魁梧,有萬夫難敵之勇。早些年間也曾四處遊曆,尋訪名師,這一身拳腳功夫也是了得。後因家族生意做大,不免會被歹人惦記,這才歸家協助打理家族生意。

有這一尊江湖聲名在外的高手,這些年裡確實震懾了一幫宵小。減少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而隋不凡這些年裡習得的一些拳腳功夫,也都傳授自三叔。

來到三叔的院子,隻見三叔正身著勁裝,手裡一杆方天畫戟,舞的是虎虎生風,大有崩山裂石之勢。

一直等到三叔收功,隋不凡這才上前,與三叔打了聲招呼。

“三叔,您這大戟舞的是真好,這些年你為何不教侄兒耍這大戟,反而讓侄兒練些刀劍。”隋不凡內心很是羨慕,這纔像是爺們用的兵器。

運動了一下,滿身是汗的隋三爺招呼著隋不凡坐下。自己打了盆水簡單擦拭了下身子,笑著說道:“這個大戟的功夫啊還真是不適合你,你呀,像你爹,也像你大伯。獨獨是不像我啊,哈哈哈”

與三叔閒聊幾句,這才道出了此行的目的。

“雲深山。雲深山。好像在哪裡聽過呢,容我想想。”聽聞雲深山這個地方,三叔眉頭一皺,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雲深山。煙雲迷霧雲深處,或有仙緣自使來。”細細的回憶一番,三叔輕聲的念出了一句詩。

隋不凡一聽,心裡頓時一驚。趕忙問道

“三叔,您也聽過這仙緣的說法?莫非您也見過神仙?”聽見三叔知曉仙緣一事,隋不凡心中是驚喜萬分。

“我說你說的這個雲深山怎麼好像很熟悉,其實這雲深山,並不是名叫雲深山。既然你問出了雲深山,想必知道了仙緣,知道了修真界。”歎了口氣,三叔有些失落的說道。

“修真界?這個侄兒不曾聽聞,修真界就是神仙們生活的地方嗎?那是一個什麼樣的地方呢?三叔是否去過了?”

果然,來找三叔就對了,三叔果然知曉這些秘聞。

“既然你已知曉雲深山,這些秘聞你自己也早晚會知道,我便先給你說一說,免得日後你犯忌諱而不自知,招來殺身滅族之禍。你且仔細聽好,切記不可說與他人知曉,否則你定會有難。”

見侄兒心情期盼,隋三爺便冇有隱瞞分毫,將修真界等秘聞一一告給了隋不凡。隋不凡這才知曉,原來世界竟是如此廣闊,竟有如此之多聞所未聞之事。這才發現,過去這十幾年間所學所想,全然不如今日與三叔這一席話。聽君一席話。

三叔的講述,隋不凡聽得如癡如醉。待三叔將他所知所見一一講完,竟已月上樹梢,數個時辰已過去。

見侄兒呆愣出神,隋三爺神秘一笑。便自行回屋了,留下隋不凡獨自一人久久不能平靜。

又過了許久,隋不凡才重重的歎了口氣。而後忽站起身來,雙目放光,抬頭看著隱秘在黑夜之中的浩瀚星空。心中暗自做了決定,不論如何,一定要尋到雲深山,尋到修真界的密辛,一定要成為一名修真者。

人間界,現在看來,真的是太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