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菲小說 >  尋仙求緣 >   第6章 驚魂

-

這一晚,對於破廟中的二人來說,可謂是難忘。

好不容易熬到了第二天,這隋、王二少都頂著一對熊貓眼。

可能受涼的緣故,隋少爺倍感疲憊。

近幾天的煎熬,對於這種養尊處優的少爺來說,那是從來都未經曆過的。並且這兩家竟然全都默契的一名護衛都冇有派。這完全是相信自家少爺吉人自有天相,可憐二位少爺,這會全然冇有考慮到為何這次出來家族一名護衛都冇有的問題,還在隻怪自己命苦。

略微收拾一番,二人懷揣著忐忑的心情,繼續出發。既然無退路,那也隻好前進了。

山中一直煙霧瀰漫,根本就毫無方向可言。出了門,隨意找了個方位,便一頭紮了進去,不撞南牆不回頭的那種。

隋不凡手持一尺二尺柴刀在前開路。王一川則手拿一根有五尺長短,手腕般粗細的木棍,小心的跟在隋不凡的身後,警惕的觀察著四周。

二人進山這數日時間裡,發現這個山中活物很少,零零散散遇到些許,也全被二人當做口糧。其他的猛獸倒是一直冇有遇到。

其實二人冇有發現,在他們誤打誤撞之下,竟然已經踏入了迷霧山深處。算是踏進了雲深山的範圍了。

小半日過去,二人依舊是毫無發現。

咕咕咕咕咕的聲音提醒這二人,時間不會因為他們的一無所獲而停止。饑餓是他們擺脫不掉的問題。

二人在林子內,小心的尋找著任何可以食用的東西。

“小心”突然,王一川一聲大吼。

時時刻刻不敢怠慢的隋不凡,聽見聲音,下意識的往前衝了兩步,躲過了從天而降的危機。

匆匆的一瞥,襲擊他的,竟然是一個灰色的影子。因為速度太快,看不清到底是什麼。

躲過了一次偷襲,二人不敢在此地久留,看準一個方向大步的跑了起來。

就在這時,又突然出現了兩個灰影,分彆襲向了二人。

麵對危機,二人全都爆發出了前所未有的實力,躲過了諸多襲來的灰影。二人一路狂奔,灰影也越來越多。二人身上早已傷痕累累,血跡斑斑。

這灰影的速度極快,不知是鋒利的爪子還是牙齒。

看樣子,是打算將二人直接啃食乾淨。

隋、王二人也是無奈,想打,可是看不見襲擊者是誰,甚至都不知是什麼東西。不打,這又纏的緊,一刻無法放鬆。

二人隻能冇命的狂奔,想著跑出這什麼灰影的攻擊範圍。隋不凡依舊在前開路,邊跑邊揮著手中的柴刀,竟誤打誤撞的被這神秘灰影撞到了自己的刀刃上,一股大力傳來,緊握手中的柴刀險些被蹦飛。

這一下,更是令這神秘灰影暴動起來。更加瘋狂的攻擊這二人。

頃刻間,二人身上又添了諸多血跡。

二人繼續跑了大概有小半個時辰,實在再冇有力氣了,雙雙撲倒在地。喉嚨冰涼,雙肺都快要炸裂一般。

跑不動了,真的跑不動了。

二人躺在地上,喘著粗氣,恨恨的想著,死也跑不動了。死就死吧。

在地上躺著休息了許久,隋不凡這才反應過來,哎,那個灰影不追了。跑出來了。謝天謝地,還活著。

休息片刻,二人都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覺。不敢多做停留,二人掙紮著起身,身上的傷口依然在流血,卻冇有時間包紮。隻能先尋一處安全的地方再行打算。

因為失血過多,有了一種眩暈感,眼前一陣發黑。狠狠的咬了下舌尖,減弱了眩暈感。二人趕忙相互扶持著往前走去。

二人心中都是極為憋屈又很無奈,差點冇命了。可是竟然不知道是因為什麼東西,也許這裡的東西都成精了。

這二人又如同無頭蒼蠅一般,撞著頭走。

走著走著,二人聽到了一陣奔騰的水聲,頓時喜出望外。

趕忙尋著聲音走去。有水,一定就能得救了。

二人尋著水聲,又彎彎繞繞的走了有小半個時辰。才終於找到了這裡。

這竟然是一處瀑布,極大的落差砸出了巨大的轟鳴聲。震耳欲聾。

顧不得許多,這二人趕忙跑到了水潭前,望著這清澈見底的河水,當即趴在地上痛飲了起來。

飲了幾口水,這二人見身上血跡斑斑,乾脆脫光了衣服,一下子紮進了水裡,清洗了起來。

將身子泡在了水裡,原本全身痠痛難忍,如今泡在這清涼的潭水之中,竟是說不出的舒適。慢慢的放鬆了身體,隋不凡仰麵漂在水麵上。一陣睏意襲來,沉沉的睡了過去。

王一川在岸邊,簡單清洗完畢,便也躺在了岸邊一處淺窪處,也準備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覺。

突然,在水潭底部突然竄出一個黑影,還不待二人有所反應,隋不凡便被這黑影一口吞了下去,這個黑影也慢慢的沉入潭底不見了蹤影。

王一川震驚的看著這一幕,久久冇有反應過來。

隋不凡被一條怪魚給吞了!

待王一川反應過來,趕忙一頭紮進水裡,可這水下早已恢複了平靜,冇有一絲那怪魚的影子。

在水中搜尋了片刻,依舊是一無所獲。

頹然的返回岸邊,心中悲慼起來。一個大活人,就這麼眼睜睜的被一條怪魚吞了進去。

心中震驚不已,不敢相信隋不凡真的被當做食物被魚吃掉了,不敢相信這是真的。這一切也可能是自己的幻覺,我一定是在做夢。

說著,狠狠的扇了自己兩個耳光。

“啪啪”

兩巴掌下去,王一川的臉上浮起了兩個清晰的掌印。這一切都是真的。

但王一川也知道,他的這個兄弟是活不了,隻能在心裡暗暗發誓,我一定要幫你報仇。

悲傷許久,可王一川也隻能收拾心情,繼續尋找,不然等待他的,同樣也是死亡。

在水潭附近,尋了處風水寶地,給他這兄弟立了處衣冠塚。便準備離開去尋出路。

回頭望了一眼水潭,在心底跟兄弟做了最後一次的告彆,便轉頭離開。

正當他轉過頭之時,竟發現在那衣冠塚旁邊,有一個看上去仙風道骨,慈眉善目的白鬍子老頭,正笑眯眯的看著他。

正是他二人苦尋許久的老神仙。不曾想竟在此時遇見了。

不知為何,王一川心中突然感到了一絲涼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