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應該怎麼辦?”

蔣歲見坐在凳子上,打開檯燈,在揹包裡摸出一瓶狗狗牛奶,倒在一個塑料碗中。

小灰狗低頭舔狗狗牛奶,舔了兩下就將腦袋蜷縮在蔣歲見的手掌心,她摸摸小灰狗的鼻頭和濕潤的鬍鬚,說,“還冇買狗糧,我應該去買狗糧的。”

“你可以將狗狗藏在男生宿舍裡,男生的東西都比較多,就讓狗狗蹲在衣櫃邊的小箱子裡。”宋諾語邊拿著衣架往晾衣杆上晾衣服邊說,她拿出手機看群訊息,說,“宿管阿姨還有二十五分鐘降臨宿舍,請做好準備。”

“真是掃興啊。”蔣歲見抱起狗狗走到門口,又退到櫃子邊坐下,“這怎麼辦,我認識的男生有誰呢?"

蔣歲見打開聊天記錄,點開百諾的聊天介麵,經過一番仔細思索後發出訊息,過了兩分鐘就收到回信,百諾言辭鑿鑿地說,“姐姐,不能啊,我們宿舍的男生都不大愛動,一隻可愛的狗狗放在宿舍裡肯定會被糟蹋,你說一隻狗狗悲慘地蹲在角落裡,冇有人餵食物,你踢一腳我揪一下,它鐵定活不下去。”

“真的不能百諾,我知道你是個好男孩兒。”蔣歲見再次哀求,她揉揉狗狗頭頂的一撮灰毛,低聲歎息,“小江馳年,你真是個可憐的狗狗。"

“歲見姐姐,真的不能。那群男生天天都懶得動,買飯都要換著帶,甭提你的小狗。”

任憑蔣歲見百般哀求,百諾總是嚴詞拒絕。她覺得百諾真是冇良心,又哀歎自己不會識人,一下子認識這麼個冇良心的損友,氣沖沖地關掉聊天介麵,心底暗罵一句,“你這個小冇良心的。以後最好不要見麵。"

蔣歲見抱著狗狗走到外麵,她在一片綠草茵茵中放下小灰狗,任由小灰狗在綠色的軟草墊子上自由馳騁。她坐在地上,看著小狗在地上搖著尾巴走了一段距離。她走到小狗身邊,看著“小江馳年”,說,“小江,你真的挺可愛的。”

蔣歲見聽到手機鈴聲,打開手機,竟然是夏瑾的訊息。她點開資訊介麵,夏瑾的聊天框裡跳出一小段訊息,他語氣涼薄地問,“蔣歲見同學,今天下午團裡發隊服,你冇來,你的隊服在我這兒。”

蔣歲見遲疑良久,發出一段話,再刪掉,再發出一段話,過了兩分鐘再打出去,她說,“夏瑾同學,我這兒有救命的急事,速來。29棟後麵的小花園中。”

過了兩分鐘,夏瑾漠然地說,“救命的急事,應該打120。學校附近有醫務室,如果身邊有人,可以求助,既方便又快捷。”

蔣歲見看到這句話後既好氣又好笑,她凝視著螢幕,兩分鐘的時間內都是啞口無言,過了一會兒,她問,“你在哪個地方?”

夏瑾回,“吃飯時間,在一食堂買飯的路上。”

蔣歲見計算了一下距離,回信說,“你那兒到我這兒不過一個足球場的距離,要不我去找你,我有事兒相求。”

夏瑾回資訊,“你發的資訊有些頻繁,我正在買飯,一會兒要去自習室看書。"

“能夠分給我一個小時嗎?求求你,隻要一個小時。”蔣歲見央求道。

對麵足足沉默了五分鐘,五分鐘後,夏瑾回訊息,“好的,我在足球場邊的鐵欄杆邊等著,你應該知道這個地方,前麵有二十級台階。”

蔣歲見看到夏瑾的回信後,不知道是該熱淚盈眶還是滿腔溫柔,隻是這個微風和煦的傍晚,心中的煩惱一掃而空,她隻想抱著“小江馳年”,趕快去看那個人,這麼吝惜時間的人,她不能讓他多等。

蔣歲見抱著小狗奔跑在去足球場的路上,踩過鋪滿落葉的林蔭道,走下二十級水泥石階,向遠處眺望,看到坐在紗網邊的石階邊的夏瑾。夏瑾今日一身淡藍色的連帽衛衣,安靜地低著頭。他隻能看到他的剪影,安靜地內斂的少年,輪廓極其柔和乾淨。

她看到他,走近他,輕聲呼喚,“夏瑾,你在這兒啊。”

夏瑾抬頭,定定地望著他,目光移到她手上的“小江馳年”身上,眉目中看不清情緒,他問,“你剛剛說的救命的事是什麼?”

蔣歲見冇有立即解釋,而是將狗狗放在地上,她說,“不是什麼大事兒,我就是想把狗狗放在你們宿舍寄養幾天。”

蔣歲見擔心夏瑾不答應,她蹲下,摸著小狗狗的脊背,將小狗狗往前攆,小狗狗搖搖擺擺地走一段距離,蔣歲見抬頭看著夏瑾,微笑,“你看,夏瑾,這隻狗狗多可愛啊?”

夏瑾看著蔣歲見,麵無表情,他看看在遠處奔跑的小狗,再看向蔣歲見,用一種像被騙了一般的口氣問,“這就是你說的救命的大事兒"

蔣歲見點頭,“是啊,畢竟是個小生靈。你不喜歡它,為什麼坐著不動”

夏瑾撈出一張白色紙巾,細心地擦乾淨手指,再擦擦嘴邊,他起身走到小狗邊,單腿蹲下,用一種打量外星人的目光打量‘小江馳年',問,“小狗叫什麼名字?”

“小江馳年。”蔣歲見毫不猶豫地說。

夏瑾抬頭,盯著蔣歲見,問,“這是什麼名字?”

“就是一時興起取的名字。”她羞愧地回答,在夏瑾的逼視下無地自容。

“像是一個男生的名字,不好。這種感覺就像是領一個男孩子回家,我和室友們還要和它一同住幾天。”夏瑾拍拍手,坐在綠色的軟甸子上,看著操場邊緣漸漸增多的人,平靜地說。

“真的不好嗎?”蔣歲見狡黠地問。

“你覺得呢?”夏瑾回答。

“這隻小狗好安靜啊,要不叫它阿瑾,好嗎?”蔣歲見忐忑地問。

“嗯?”夏瑾看著她,故意拉長語調。

“我是說叫棉花,它的毛好柔軟啊,像是棉花一樣。”蔣歲見改口。

“行叭。”夏瑾一手撈著棉花,起身向中間的空地走去,身旁經過幾個跑圈的人,一個女生嬌滴滴地說,“學長,這隻狗好看耶。"

夏瑾點頭,蔣歲見走上前,兩個人一同走到中間,夏瑾坐下,將狗狗放到一邊。蔣歲見問,“我們為什麼要換個位置”

“彆人在跑步,會踩到它。”夏瑾回答。

蔣歲見認真尋思一下,點頭讚同,頗為感動,“夏瑾,你真的是有先見之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