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夏瑾半歪著身子坐在地麵上,兩手撐著兩邊的綠色甸子,他的腦袋正好是半仰著,用一種微傾的姿勢看著灰藍的天空。

天空中的一片灰黑色籠罩大地,操場中間亮著幾簇燈光,遠處的窗台上是明亮的燈光,藉著晚星落在地麵上。

跑道上是一群烏壓壓的人,隻能在灰黑的陰影裡看見輪廓,一道燈光打在一個人的臉上,那個男生停下,看著她們身旁的那個小女生,說,“彆照我。”

蔣歲見看著身旁的夏瑾,問,“你想去跑步嗎?”

夏瑾點頭,“可以。”

蔣歲見起身的時候,忽然發現自己忽略過一件大事兒,她瞅瞅身旁,驚詫地問,“夏瑾,你看見小棉花了嗎?”

夏瑾看看剛剛坐過的地方,再往前麵看看,最後看向蔣歲見,問,“你不知道在哪兒?不是一直跟在你身旁的嗎?”

“讓我捋一下思路。你剛剛撈著小棉花走到我們剛剛坐著的位置,然後你坐下思考人生,我倆都冇有管小棉花。小棉花應該是在這個時間走丟的。”

蔣歲見說完,再次看向操場邊緣,終於表現出慌亂。她到處走,邊走邊仔細看,每一個人群簇擁的旮旯都不願意錯過。夏瑾跟在後麵,從揹包裡拿出一個手電筒,打開手電筒,在人群裡照著。

“所以,這個時間,你在乾什麼呢?”夏瑾問,蔣歲見抬頭看向他,夏瑾的手電筒燈光照在她的臉上,兩人對視。

“冇乾什麼啊今天一天都很累,好不容易找到一個放鬆的時間,我想自在地呼吸一下清新空氣。”蔣歲見繼續往前麵走,一邊走一邊找。隻是她的呼吸在某一瞬間有微不可察的慌亂,她的心在某一刻有微風拂過的柔和,她總不能說'你在看人,我在看你‘這句話吧,輕浮而又明目張膽。

“小棉花就那麼大一個,兩隻手就能抱住,它灰灰的,在人群裡走,彆人要是踩到它怎麼辦?”蔣歲見看似很著急地說,她是真的很急切,一下子撞到前麵的人,還好夏瑾眼疾手快,一隻手將她往旁邊一拽,蔣歲見被拽得一懵,她看向身旁,迷迷糊糊地看不清楚人臉,隻是條件反射地說,“對不起,我在找狗,很急。"

“冇事兒。”對麵的同學說,“我們剛剛跑過來的時候看見一隻小狗在路邊走,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

“真的?”蔣歲見笑著看向他們,說話的那個人是一個穿黑色短袖的男生,身邊跟著兩個女生和一個男生。黑短袖男生看著就是那種很好說話的人,她問,“什麼樣的小狗,在哪個位置。”

“看的不太清楚,小小的一隻,位置嘛,在那邊。”黑短袖指著右邊的一處邊緣地帶。

蔣歲見道謝後就拽著夏瑾走過去,夏瑾穿著長袖衛衣,蔣歲見忙亂之中拽住他袖子的一角,他不說話,就跟著她往前麵走。他看著低自己一個腦袋的蔣歲見,她茶灰色的齊肩短髮在晚風中輕輕地甩動。他想了一下,這種感覺就像是一枝白玫瑰插在胸口,尖小的刺撥得心口輕微地癢。

奔跑的女孩兒忽然停下,夏瑾條件反射地跟著停下,他看著蔣歲見,愣愣地不說話。蔣歲見到處看了一會兒,疑惑地說,“怎麼回事兒,不是在這個位置嗎?小棉花真是調皮。”

“仔細找找,應該就在這個地方。”夏瑾的手電筒照著前麵,兩個女生蹲著,正在撫摸一隻小狗,夏瑾說,“看,那兒,小棉花。"

蔣歲見走上去,不知道該不該搭理兩個小女生,兩個小女生摸得開心,她說,“不好意思,這是我的小狗。”

兩個女生齊齊地扭頭看她,左邊一個甜甜地笑一下,右邊一個有些客氣地說,“這是你的小狗啊,它剛剛在這裡亂跑,我們就過來看,它真的很可愛。”

“它叫小棉花,今天領過來的。”蔣歲見蹲下去抱起‘小棉花',給兩個女生禮貌地說再見,跟著夏瑾走到旁邊的休息廳中。

夏瑾關掉手電筒,將手電筒放到揹包中。再看向蔣歲見,說,“這隻小狗是要放在我宿舍對嗎?它的狗糧買好了嗎?”

“還要吃狗糧啊。”蔣歲見有些猶豫不決,她就像是第一次養小狗一般,糾結地問,“要吃什麼狗糧啊我們去附近的超市看看。"

“你有點兒麻煩。”夏瑾不情不願地說,他看看時間,說,“在這裡耽誤了一個半小時,時間過得真快啊。"

“人生就該多和女生一起出門欣賞一下人群和燈光啊,吹拂一下晚風啊,你一個人在自習室待著,不無聊嗎?”蔣歲見說。

“狡辯。”夏瑾回答。

“我們去超市買狗糧吧。”蔣歲見抱著小棉花就往操場上走去,越過操場,往上走一截陡坡,可以看見一個小超市在路邊。蔣歲見大步大步地在前麵走,夏瑾隻好悶悶不樂地跟在身邊,他甚至不知道他為什麼要這樣跟在他身邊。

“蔣歲見”夏瑾開口,說,“學校裡應該不賣狗糧。"

“我們去看看,超市裡啥冇有”蔣歲見看見超市的大門,想也不想地就跑進去,夏瑾覺得腦闊疼,隻好跟著走進去。

走進超市裡麵,兩排架子上擺著零食飲料之類的食物,再往裡走,三排架子擺著日常用品,她目標明確,直接搜尋狗糧,可是看了半天都冇看到,夏瑾在後麵喊,“唉~這兒。"

蔣歲見走到夏瑾身邊,她看著櫃子上的狗糧,迷茫地挑選,“隻有這兩種嗎?五穀雜糧味的和細糧味的。”

“嗯。”

蔣歲見拿起兩種狗糧,看看正麵再看看背麵,說,“主要是冇吃過,哪種好吃?”

“你想吃”夏瑾屬實是有些驚訝,“你讓它自己選。”

兩種口味的狗糧被放在地上,小棉花委屈地蹲在地上,嗅嗅這個再嗅嗅那個。

“我覺得它應該喜歡吃五穀雜糧味的。”夏瑾說。

蔣歲見擰一袋五穀雜糧味的狗糧在手中,她問,“這種"

“應該是。”夏瑾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