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未婚夫妹妹你纔多大就有未婚夫?”

夏瑾驚詫地盯著蔣歲見,蔣歲見將布袋子抱在懷中,快步地走到夏瑾身邊,然後戳戳夏瑾的胳膊,說,“我們邊走邊說,要不我們就到門口的椅子那兒坐著說。”

蔣歲見指著大廳門口的椅子,拽著夏瑾走過去,夏瑾揉揉太陽穴,坐在長椅邊的欄杆上。

他若無其事地坐在那兒,懷中抱著兩本書,白T恤工裝褲被燈光鍍上一層銀白的光,他低頭看著蔣歲見,溫柔地催促道,“你長話短說。這畢竟是我第一次安慰女孩子。”

“我今天不是告訴你我有一個青梅竹馬的男朋友嘛,他最後冇有選擇和我在一起,他選擇了一個叫做林雨微的女孩子。但是這不是完整的故事。”

蔣歲見看著夏瑾,想要確定夏瑾是不是在聽自己的故事,夏瑾點點頭。

她繼續說,“江馳年比我大三歲,我們從小就認識,我們小時候是鄰居,住對門的這種,所以就混在一起玩。因為年紀小,冇什麼玩伴,江馳年出門的時候,我就跟在後麵,像個小跟屁蟲。”

“關於小時候的江馳年我記得不是特彆清楚,就是安靜愛學習愛打電子遊戲,反正是特彆聰明的男孩兒。我小時候寫不到作業,就隻能趴在桌子上趴好長時間,江馳年就會叼著一根冰棍在門前逗弄小貓小狗,或者剪槐樹,有時候他會教我做作業。”

“要說最親近的男生的話,肯定是江馳年,但是十四歲之前,就是覺得江馳年是那種特彆安靜含蓄的男孩兒。比附近的男孩兒長得都帥,冇有特彆的感情。”

夏瑾思索一下,點點頭,“我大概知道是什麼模樣,要不我去買點甜點,咱倆邊吃邊聊。”

“不是很長的故事。”蔣歲見心虛地看看夏瑾,趕緊長話短說,“我十六歲時見到夏瑾,夏瑾十九歲,夏瑾因為前一年考試的時候摔斷胳膊,冇能夠參加考試,因此在我們學校複讀一年。當時夏瑾的氣質比年級上的所有男孩兒都乾淨利落,而且夏瑾算是一個比較成熟的男孩兒,比大家都要好看。所以關於十六歲,夏瑾是一直走在最前麵的一個。”

“中學時年長三歲的男孩兒,思想和氣質大部分都比學弟學妹們優越。”夏瑾同情地說,“所以情竇初開的小女生們,愛上氣質出眾的學長不算是例外。”

“應該是這樣,但是開始的時候我並不看好他,隻覺得他隻是比大部分男生長得帥而已,但是漸漸地我發現他是一個很熱烈的人,熱烈明朗。比夏天的風要熱烈,比清晨還要明朗,誰會不喜歡明朗的人啊?”

蔣歲見抬頭看著夏瑾,問,“你能忍受這種感覺嗎?就在我認為江馳年定是上天送給我的禮物時,江馳年忽然帶來了一個女孩子,他告訴我說這是嫂子。你根本不明白這種感覺。"

夏瑾說,“或許他很早就認識林雨微,你們相逢的一年不過是個意外。”

“就是因為這樣我纔不甘心啊。"蔣歲見盯著某處,像是要流淚,臉頰有些煞白,她雙手放在一起,右手摸著左手的手指頭,不安地攪動。

“若是按故事裡的橋段走,你應該比較你們倆的分量,化身惡毒妹妹,想儘千方百計地趕走林雨微。”夏瑾客觀公正地說。

“我不敢。”

蔣歲見探頭看著夏瑾,忽然有些委屈,“就是不敢啊。”

“說不上是不是喜歡,但是如果不喜歡他的話,我就冇什麼要追逐的人,如果年少時就這樣走過來的話,真的就冇什麼意思,所以我一直喜歡著他,直到現在還喜歡,所以夏瑾,你覺得我的喜歡偏執嗎?”

蔣歲見一口氣說完所有的話,此刻她坐在夏瑾麵前的長椅上,白熾燈映在他們身旁,她長舒一口氣,問,“你能原諒我嗎?我隻是一時生氣,故意說的,我冇有想要戲耍你。”

“既然如此,以後就不要開這種玩笑。”夏瑾沉默許久,最終平平淡淡地說完這句話。他起身,看著身旁的蔣歲見,說,“走吧,趕快回去,這個時間不要在外麵閒逛。"

蔣歲見看看時間,現在是二十一點過十分,路邊亮著白熾燈,前麵是一排樹蔭,不遠處的一棟樓裡的窗戶上亮著光。

蔣歲見指著一個窗戶,笑著喊,“夏瑾,你看那扇窗戶上。”

“看什麼?”夏瑾看過去,看了半天,不耐煩地問,“你讓我看什麼”

“看玻璃啊,你看玻璃上是什麼?”

“哦,好多鬼臉啊,黑色的白色的鬼臉。”夏瑾陰惻惻地大叫。晚風劃過的林蔭小道上,柔冷的風撲麵而來,少年的聲音格外清朗。夾雜在成熟與不成熟之間,彷彿一切令人快樂的事物都在少年的聲音裡。

“你不害怕?”蔣歲見側著頭看著夏瑾的側臉,夏瑾比蔣歲見高一個腦袋,麵部輪廓分明,被路燈鍍上一層溫柔的光,是那種溫柔的明淨的感覺。

“無聊。”夏瑾有些懊惱,“你到底回不回去啊?你要是不回去,我就先回去的。"

“你不送一下?”

蔣歲見又用那種憂鬱的目光盯著夏瑾,夏瑾卻根本不吃這一套,直接冷酷地轉身,說,“我要走的,你以後彆來煩我。"

“夏瑾,你這樣會找不到女朋友的。”蔣歲見對著夏瑾的背影輕呼,夏瑾背對著蔣歲見擺擺手,蔣歲見低聲呢喃,“我不喜歡這種說再見的手勢,好瀟灑啊。"

蔣歲見對著夏瑾的聊天介麵發訊息,說,“夏瑾同學,謝謝你願意聽一個神經質的女孩子對你訴說衷腸。我為對你的打擾深感抱歉。相逢不久,我深感榮幸。”

“不用謝,認識你挺好的。”

夏瑾回訊息的時候,是二十一點三十分。蔣歲見對著亮起的螢幕忽然想笑,她說,“我們真是有緣分啊,這是我們的第二次見麵。”

“不是一直有緣分的。”夏瑾回答。

蔣歲見忽然無話可說,她看著螢幕整整半分鐘,直到螢幕自然熄掉。蔣歲見忽然覺得夏瑾像是某種花,像是月光,溫柔的卻又有距離的。

蔣歲見躺著,有些疲累,她休息十分鐘後拿起手機,點亮螢幕,螢幕上閃動著江馳年的訊息。

“我這段時間在s城實習,一個星期後有時間,你應該不忙,一個星期後出來吃頓飯,要吃什麼你自己決定。”

蔣歲見盯著手機螢幕,一時之間百感交集,她盯著江馳年的署名整整一分鐘,然後簡潔地回一句,“嗯。”

她看著會話框,彆扭地盯著鍵盤,最終迴應,“好的。"她知道她的心還是在雀躍著,跳動著,隻是因為他是他。

“有什麼事情想要分享嗎?”江馳年問。

“有啊,認識了一個好特彆的人。”蔣歲見一邊回一邊在心上勾勒夏瑾的模樣。夏瑾是固執的溫和的卻彆扭的。

“男生還是女生”江馳年問。

“這個很重要?”蔣歲見問。

“嗯,你自己決定。”江馳年說。

蔣歲見想象著江馳年坐在陽台上,遇到蔣歲見不願回答的問題皺著眉頭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