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黑沉沉的世界,突然射進一抹刺眼的白光,隨後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仙境一處不知名的彼岸花海中,一朵彼岸妖蓮盛開了,周圍泛著血光,這是惡兆的象征!

花中央躺著一名身穿紅色束腰長裙的少女,少女緊閉著雙眼,就靜靜的躺在那裡,周圍的彼岸花隨風搖曳,好似在為少女慶祝。

突然,少女毫無征兆的睜開了雙眸,她緩緩坐起來,抬手揉了揉眼睛,看向周圍,眼中迷茫一片。

這是哪兒?

她是誰?

她眨了眨眼睛,隨後身體笨拙的滑下偌大的彼岸花。

看著美輪美奐的彼岸花海,嗜心突然開心的咧起了嘴,一頭紮進了彼岸花海中,一個人歡快的打起了滾。

半小時後。

“咕嚕嚕。”

嗜心委屈巴巴的坐在花海中,周圍的彼岸花已經被她摧殘的不成花樣了,一片殘跡。

她用手摸了摸平坦的小肚子。

是這裡發出的叫聲,她現在很不舒服。

嗜心吸了吸鼻子,站起身來,迷茫的她隨便找了個方向走去。

花海外是一片白茫茫,雪地一眼望不到邊。

一陣寒風吹過,嗜心縮了縮身體。

好冷……

她向裡走了好久,眉毛上已經沾滿了雪花,小臉毫無血色,小鹿一樣的眼睛全是無助和迷茫。

她不知道這是哪兒,也不知道她該去哪兒,隻能胡亂的走。

她現在肚子很不舒服,也很冷,可她不知道怎麼辦……

突然,嗜心好像撞到了一道牆,可她還是進去了,那個感覺好像隻是一個幻覺。

自從有了剛纔那個幻覺,感覺到周圍更冷了。

嗜心動了動小嘴,傻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你是誰?”一道清冷的聲音從雪地上空傳來。

嗜心遲鈍的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一朵巨大的冰蓮花,很漂亮。

冰公主本來是在宮殿裡休息,突然感覺到了自己的領地有人闖入,就出來看看是哪個不知死活的小仙子。

嗜心仰頭看著這個氣質清冷的絕世美人,心裡很高興。

終於有一個和我長的和我一樣的生物了。

“疼,肚子疼。”嗜心扁起嘴向冰公主委屈巴巴道。

冰公主:“……”

這莫不是個傻子?

可她還是放柔了聲音:“這位仙子,你家在哪?為何在此?”

嗜心見她並冇有理睬她剛纔說的話,不禁心裡涼涼的。

“姐姐,窩,冷……”小傢夥軟軟的求救。

冷?

廢話,我冰公主的地盤能不冷嗎?這仙子莫不是真不是傻?知道這裡冷還往進闖。

冰公主看著嗜心明亮的雙眸,最終敗下陣來。

運起仙力向嗜心身體注入。

嗜心感覺身體暖洋洋的,也不冷了,驚喜的看著冰公主,眼前的姐姐好好哦!

“咕嚕嚕。”

不等嗜心再想其他的,肚子又響了起來。

然後嗜心又巴巴的看向那個剛纔幫助她的漂亮又好心的姐姐。

冰公主默。

眼前這小傢夥要賴上自己不成?

“姐姐……”

“罷了,上來吧。”冰公主就當好人心發作,她吃飽了就讓她走吧。

巨大的冰蓮花緩緩降落,嗜心側頭,看向冰公主的雙眸眨了眨。

這是要帶走她嗎?

太好了!

嗜心興致沖沖的上了冰蓮花。

蓮花向冰公主的宮殿快速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