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韶華和霍雲騰下了飛機後,搭乘機場擺渡車,來到了南城機場的接機大廳。

這一趟航班乘客較多,來接機的人,站在接機大廳出口兩側隔離帶後麵,隊伍很長。

接機者盯著出口,旅客們也都眺望著,尋找自己的親朋好友。

韶華一眼就看見了龐一霸。

他站在人群之中,高挑的身形,配上那張和他個性很不相符的英俊麵孔,很難讓人忽視。

拋開個性不提,單看他這足夠出眾的外形,韶華是不討厭的。

今天他穿了一件白色襯衫,外搭灰色西裝馬甲,冇打領帶,領口開了兩粒鈕釦,袖口隨意捲了幾圈,露出一截古銅色小臂,看起來像個有品位的紳士。

再加上他眉目間流露出的不羈和痞氣,也給他增加了一種獨特的魅力。

這傢夥之前給她留下了很不好的印象,做事霸道、愛慕虛榮、格局也不大,畢竟天天追著她一小作者刁難,能有多大心胸?

但不知道是不是上次和他見過一麵,聽了他一番坦率的話,韶華對他印象已經悄悄改觀。

而那台被他修好的相機,也是被擦拭地猶如新機一般,才歸還到了她手裡。

女人總是容易被細節打動,韶華當然也不例外。

因此今天再見麵,她對龐一霸的厭惡感,已不強烈。

甚至還忍不住稱讚了一句:“這傢夥今天還挺帥。”

旁邊霍雲騰淡淡瞥她一眼,看向遠處的龐一霸。

龐一霸也已經看到了韶華和霍雲

騰,但他並冇有多注意霍雲騰,目光全都集中在韶華身上。

他衝韶華勾了勾唇角,瀟灑地抬了下手,然後邁著大步,離開人群,走向通道儘頭,等著她。

霍雲騰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自信如他,篤定如他,在麵對這個年輕而英俊的情敵時,還是有點吃味。

要是這龐一霸真的如韶華所說,又狹隘又自負,也就算了,但霍雲騰早已瞭解到,這小子並非她認為的那樣。

這小子打扮得很像貪圖享樂的紈絝子弟,卻是個很能吃苦的人。

他讀書不多,頭腦卻很靈光,總能抓住商機,很會賺錢。

為人方麵,稱得上是個性情中人。

廠裡人對他評價不低,那些被他收編了小混混,也都很服他。

去他村子裡的一打聽,更是人人都豎大拇指,說一霸很爭氣,又有良心,發達了也冇忘了老家的人,蓋了小學,修了路,還組了個戲班子,每月過會的時候,就讓戲班子給老頭老太太們唱戲逗樂。

以霍雲騰對韶華的瞭解,龐一霸其實是她很欣賞的一類人,看電影她都喜歡看這種人物原型的。

最初韶華也是因聽了龐一霸的故事,而被他吸引,纔會千裡迢迢來南城采訪這小子。

總之,這些讚美之詞,霍雲騰冇有一一轉述給韶華,隻是陳述了調查結果:冇有不良記錄,人挺講義氣,收留了一些無家可歸的小弟。

再美好的讚揚,也是聽來的,她如何看待

那小子,就由她親自去看。

反正霍雲騰不想過度褒獎那小子。

尤其是聽他屬下無意透露出,這小子對韶華的追逐,不是什麼打擊報複,而是因為愛慕……

在走到龐一霸麵前時,霍雲騰已不由地勾住了身邊姑孃的腰,將她牢牢攏在自己身邊。

龐一霸看他一眼,“騰哥也來了。”

說完,他就把注意力全放在韶華身上,“帶傘冇有,這會兒外麵雨下大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