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父聽完這話,麵容太過於平靜,反問

“你聽誰說的”。

“爸爸你隻要告訴我,我是不是你的女兒”顧遙重複了一遍。

顧父猜到顧遙應該是知道這件事了。他語氣放緩

“遙遙,這是我和你媽之間的事情,我們在離婚前都說好不牽扯上你的”

顧父覺得隻要顧遙像以前一樣乖巧,血緣也不是那麼重要,她還是他的女兒。

這是有是無的回答,似乎像一把刀深深地紮在顧遙的心裡。

讓她無所遁形,讓她無法接受。

她覺得她現在就像一個笑話一樣,自己叫了16年的爸爸,不是自己的親生父親,自己的媽媽為了不讓她知道真相,主動放棄了顧氏的股權,遠走他鄉。

她鼓起全身上下所有的勇氣開口

“我想和您再做一次親子鑒定”。

顧父聽完她的要求冇有說話,走到保險櫃前,拿出了三份親子鑒定。

顧遙接過一份一份比對。

她自嘲的笑了笑。

對著顧父深深一鞠躬,“很抱歉,這段時間,因為我讓您煩惱了”

顧父明白顧遙此時的心情,就像當初他不相信遙遙不是自己的女兒一樣,可是事實證明,當事實擺在麵前,有些事情容不得他們不相信。

“遙遙,其實你不必放在心上,你永遠是我顧青羽的女兒”。

“爸爸,我知道,還有事,先走了”顧遙離開的時候,很貼心的幫顧父把書房的門帶上。

這或許是她最後一次叫顧青羽爸爸,以後就是她不配了。

顧青羽和黃雅娟結婚那天,顧遙偷偷跑去看了一眼,她見到了黃雅娟的女兒黃夢晨。

顧青羽和黃雅娟,黃夢晨,站在一起更像是一家人。

而她隻是個外人,一個外人而已。

她一個人回到顧家老宅,平時熱鬨的顧家,大家都去參加婚禮了,隻剩下一個看大門的李叔。

她把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規整好。

把那本從桃源雅居帶出來的全家福放進揹包,挎上包,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這是不屬於她的地方。

離開纔是正確的選擇。

她來到墓園,一個人靜靜在孟爺爺的墓碑前,把墓碑擦的很乾淨。

“爺爺,今天,大家都去參加婚禮了,就我一個人來看您”

“爺爺,媽媽去國外了,爸爸和黃雅娟又結婚了,現在隻剩下我一個人了”

“爺爺,要是您知道我不是您的親孫女,你還會理我嗎?”

“我一猜你就在這”

顧遙聽聲音知道來人是誰

“你不是去參加婚禮了嗎?怎麼跑來了”。

“和你一樣,來看看外公”江少城拿著一束菊花在孟爺爺碑前放下。

“爺爺,我以後再來看你”

顧遙說完轉身揹著揹包往山下走。

江少城追上顧遙“你以後打算去哪”

顧遙“去我外婆家”

下山的時候,顧遙和江少城有一搭冇一搭的聊著。

江少城邀請顧遙“你彆回雲山了,跟我回家吧,我媽那麼喜歡你,以後你就住我家,哥以後保證不再欺負你”

顧遙笑了笑“江少城你就不怕我去你家,你失寵嗎?”

江少城很認真道“是我爸媽讓我來接你的,當然我也是希望你去我家的”

顧遙拒絕“我已經打算回雲山了,替我謝謝姑姑和姑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