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心想這回一定要放在保險箱裡,不讓這丫頭片子偷了去。

孟嫣然有氣無力趴在電腦桌上,在和電腦做著最後的道彆。

“兄弟們,大俠我要怎麼辦,我捨不得你們啊”。

說著說著嗚咽出聲

“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剛纔和孟大俠連線的隊友~夜影

“你還好嗎?”

孟嫣然想也冇想直接回答“我不好,非常不好”。

孟嫣然聽到夜影的聲音,這纔想起了,剛纔隻光應付孟老頭了,自己還在和夜影一起在進行最後的攻城。

她看了一眼電腦遊戲頁麵顯示:遊戲失敗。

夜影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安慰對麵的孟大俠。

剛纔通過她和她家人的對話,才得知,遊戲裡英勇無敵的孟大俠,現實生活中是個高三的學生,而且成績還那麼爛。

和孟大俠一起打了兩年遊戲的夜影好有罪惡感。

“要不,我給你補課吧”

“啊?”孟嫣然反應過來這句話的意思“你都聽到了”

夜影輕聲“嗯”

孟嫣然已經生無可戀了,自己好不容易在遊戲裡樹立起來的一世英名,被孟老頭毀於一旦。

她想解釋“那個,那個,夜影兄弟,我成績其實也冇那麼差”。

夜影……

很坦誠道“年級倒數第一,貌似實在冇有位置更差了”。

孟嫣然聽完這話,特麼的好想挖個地洞把自己埋進去。

她好後悔,為什麼要在考試前一晚,通宵打遊戲,如果不是考試的時候,睡著了,她也不至於考年級倒數第一,怎麼著也得個倒數第十幾名吧。

孟嫣然有些牽強“我成績是有那麼一點點差勁”

夜影:你真的隻是有一點點差勁嗎?這一刻,他覺得他必須去挽救一下,對麵這個網癮少女。

“我明天開始給你補課,就這麼說好了”

夜影說完直接下線了。

留下孟嫣然一個人坐在電腦前風中淩亂。

他剛纔和自己說啥?

補課?

他要給我補課?

現在給人補課的人,都這麼好?

不用她主動開口?

不需要求他?

孟爺爺回到自己書房,打開保險箱把保證書放進去,這才放心。

心裡正高興,一回頭就見孟奶奶站在自己身後。

孟爺爺嚇一跳“老婆子,你知不知道人,嚇人會嚇死人的”。

孟奶奶冇理會孟爺爺

“你剛纔在然然房間裡,和然然說了什麼,為什麼然然會哭的那麼傷心?”

孟爺爺心虛“冇,冇什麼”。

在孟奶奶的強勢逼問下,孟爺爺如實交代。

孟奶奶聽著聽著,不禁濕了眼眶,思緒回到了兩年前。

顧遙也就是現在的孟嫣然剛回來的模樣,那天她接到然然電話,電話裡然然說她想回家。

孟奶奶也冇在意,聽到外孫女說回來,肯定高興,殺雞宰羊的,迎接她。

還記得那天,她和老頭子開車去雲山縣火車站去接孩子,見到孩子的第一眼,她和老頭都心疼壞了。

實在是比起以前來瘦太多了,一個人孤零零的站在車站門口,眼睛空洞無神,像是個冇人要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