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謝謝你雲玨。”

“多謝多謝。”

有人提起之後,更多的人覺得喫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所以衹能先謝爲快。

大家心裡都是感激的。

畢竟好久沒喫到這麽好喫的肉,終於解饞了。

“嗨,沒事,大家別出去說就行。”雲玨不好意思的擺擺手。

這麽多人一本正經的道謝,還真有點奇怪。

雲玨也有點不習慣,她也沒做什麽值得感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