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菲小說 >  周翦秦懷柔 >   第1389章

-

一股尊貴和殺氣,鋪天蓋地!

近千凶悍馬匪被鎮住,瞠目結舌。

“禁,禁軍......”

“這是京城的禁軍......”有人舌頭都在打顫。

先前那個粗獷男子,滿眼不可置信,隨即像吃了屎一樣難受。

他還以為這就是普通的運糧隊伍。

“怎,怎麼可能?”他臉色難看的呢喃。

周翦饒有興趣一笑,緩緩上前:“現在知道為什麼了麼?”

一旁的柳如是,噗的一下就笑了出來。

實在是冇憋住,這幫笨賊,搶到周翦頭上來了。

“等等!”

“你自稱什麼?”

粗獷男子跟見了鬼似的,死死看著周翦,瞳孔都在顫抖。

周翦負手,在風雪中極度從容。

“朕!”

這個字,宛如九天玄雷炸響在粗獷男子的腦海中,他耳朵直嗡嗡,險些踉蹌跌到在地。

完蛋了。

這都不是踢到鐵板的事了!

“跑!”

“快跑啊!!”他大吼,轉身就逃。

上千馬匪都還在懵逼之中。

“你確定跑得掉嗎?”

“隻要朕想,天上地下,將冇有你的容身之處!”周翦淡淡開口,甚至冇有讓人追,卻有著巨大的威信力。

粗獷男子的腳步猛的一滯,大冬天的額頭卻全是冷汗。

“老大,快走,還來得及啊!”

有人催促。

他卻臉色難看的轉頭:“跑不了了。”

頓時,上千馬匪手足無措,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跟來的時候完全是兩種表情。

周翦勾了勾手:“你過來,朕有話問你。”

“你老實配合,朕不會殺你,你的這些兄弟也不會丟了命,或是被通緝一輩子。”

聞言,粗獷男子一顫。

“老大,不要......”

“咱們跑吧!”

“大不了,躲起來。”

粗獷男子心中苦澀,掙紮猶豫之後。

麵對風輕雲淡的周翦,最終咬牙選擇了妥協,邁著沉重的步伐,他來到了周翦麵前五米的樣子。

“陛下,說話算話,放了我這些兄弟們。”

周翦很平淡。

“看你的表現。”

粗獷男子咬牙,低頭道:“我叫馬陽,這裡是潁川的胡爾縣附近。”

“至於潁川的情況,您看看我們就知道了。”

“我們全是本地的村民,因為凜冬霜雪,被迫落草為寇自救。”

聞言,方傑等人充滿殺伐的臉色變了。

被迫落草為寇,自救......

這幾個字更像是某種諷刺,深深刺進了周翦的內心,讓他的眼中怒火爆發。

恥辱,這是作為君王的恥辱!

潁川,應該比關山說的還要慘!

“說清楚,到底怎麼回事?”

“為什麼不去領朝廷的救濟糧食?”

“潁川刺史呢?他乾什麼去了?”

“還有,潁川所有地方都像你們這樣嗎?”

馬陽咬牙,憤怒道。

“我們還算是好的,很多百姓早就凍死,餓死了!”

“朝廷的糧食根本就不夠吃。”

“潁川刺史那個老東西,還把糧食隻供應給了城裡的那些官宦人氏,說是我們這些老百姓吃了也是浪費。”

“多少百姓都特麼是拿著銀子,也吃不到糧食,被迫餓死,多少老人孩子凍死在了雪地裡,也冇有問津。”

他越說眼睛越紅,像是斥責。

一個馬匪都如此憤怒,可憐百姓了,足見潁川是到了何種慘烈的級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