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因為我和陸夜琛也有不可調停的深仇大恨。”

“你說,你想怎麼對付陸夜琛,我幫你。”

乾多多在陸夜琛和光頭男的眼神下,連忙把陸夜琛說的話翻譯給光頭男聽,然後再把光頭男說的話,翻譯給陸夜琛聽。

翻譯完好,她緊張又擔憂的握緊拳頭。

他們該不會真的想聯合起來對付陸夜琛吧?

她要怎麼做才能幫到陸夜琛呢?

“你和陸夜琛有什麼樣的深仇大恨?”光頭男看著滿身恨意和冷意的陸夜琛,不太相信的問道:“你們這些生意人應該都是有合作的吧?”

“我聽說,陸夜琛跨國生意做的也非常好,尤其是在法國。”

乾多多翻譯過後,陸夜琛意味不明地看了乾多多一眼後,腦中閃過一道靈光,隨後一臉憤慨地對著光頭男說道:

“就因為陸夜琛跨國生意作的太好了,他在法國不但搶走了我的生意,還搶走了我的女人和孩子。”

“什麼?”乾多多詫異瞪大了雙眸看向眼前戴著機車頭盔的男人。

這個身份特殊的男人說的話,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啊?

她把陸夜琛說的話翻譯給光頭男聽了之後,立刻說出自己的疑惑。

“你說陸夜琛搶你的生意我還願意相信,你說陸夜琛搶你的老婆孩子,怎麼可能?”

她問出自己的問題後,在光頭男的要求下,她也跟著翻譯出了自己的疑問。

光頭男聽見乾多多的翻譯後,一臉懷疑地看著陸夜琛。

“冇錯,我也不相信陸夜琛搶了你的女人和孩子,隻願意相信陸夜琛搶了你的生意。畢竟陸夜琛在女人方麵一直是潔身自好,在工作方麵是工作狂的事情,是眾人皆知的。”

乾多多把光頭男說的話也翻譯了一遍給陸夜琛聽。

陸夜琛神色複雜地看著乾多多,隨後歎息一聲道:

“其實,你們不知道,陸夜琛現在的女人袁雪麗,還有袁雪麗肚子裡的孩子都是我的,跟陸夜琛沒關係。”

“隻不過,陸夜琛搶走了我生意的同時,袁雪麗就看不上了,揹著我和陸夜琛好了。”

“她還故意騙陸夜琛和陸夜琛他奶奶,她肚子裡的孩子是陸夜琛的。”

“陸夜琛奶奶隻不過是上了袁雪麗的當,纔會把袁雪麗當做寶貝。”

“陸夜琛其實也不喜歡袁雪麗,隻是被他奶奶逼迫才答應和袁雪麗在一起。”

“他和袁雪麗隻是假結婚欺騙他奶奶,他們壓根冇有法律上的任何關係。”

如果乾多多因為他和袁雪麗結婚的事情,還有袁雪麗肚子裡的孩子事情生氣,那現在她知道他冇有娶袁雪麗,而且袁雪麗肚子裡的孩子也不是他的了,應該不生他的氣了吧?

陸夜琛想到這裡後,內心十分愉悅,嗓音卻故意做出充滿嫉妒和憤怒的模樣:

“我最討厭的就是陸夜琛愚孝這一點,他不喜歡袁雪麗還把袁雪麗和孩子留在身邊,他知不知道他不喜歡的女人其實是我的最愛啊?”

“光頭大哥,我幫你對付陸夜琛,你把袁雪麗交給我怎麼樣?到時候我給你很多很多錢。”

乾多多聽見陸夜琛的回答,詫異的瞪大了雙眸,腦海裡頓時千頭萬緒:“......”

陸夜琛和袁雪麗隻是假結婚,他們冇有任何法律上的關係?

袁雪麗肚子裡的孩子不是陸夜琛的?

那這麼說的話,她和陸夜琛還是有機會在一起的嗎?她也有機會給孩子們一個完整的家?

想到這裡,她腦中想到了一個好主意,立刻激動的握緊拳頭,滿臉怨恨地對著光頭男說道:

“光頭大哥,其實我跟陸夜琛也有仇,恨不得他死的那種仇怨,所以我也願意幫你,我隻求我幫你抓到陸夜琛後,你放了我和我的孩子們。”

陸夜琛聞言藏在機車頭盔後的,那好看的劍眉頓時蹙成一個川字:“......”

他心愛的老婆大人竟然說跟他有仇?他們之間有什麼仇怨,讓她恨不得他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