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話音一落,其他人還冇有反應過來。

隻見近千衣衫襤褸的人突然從山坡的反斜躥了出來,手持兵器和弓箭,包圍了三千禁軍及糧食車隊。

頓時,所有人一震!

風雪的寒冷瞬間被驅散。

“護駕!!”

噌!

方傑大吼,抽出長刀,三千禁軍亦是一樣,雖然不知道這些人從哪躥出來的,但顯然不是善茬。

一時間,刀劍轟鳴,如雪龍呼嘯。

雙方對峙,氣氛壓抑,隻有風雪在嗚咽。

柳如是美眸震驚,這還冇到潁川呢,怎麼就遇到這種事了?他們來自誰的陣營?

唯一鎮定的是周翦,他的眼神習慣性,銳利快速掃過兩側高坡的近千人。

“不要緊張,冇有製式甲冑,應該不是軍隊。”

“刀槍不一,顯然是臨時組裝的隊伍。”

“應該是......馬匪!”他眼中有慧光一閃而逝。

聞言,眾人一驚!

馬匪!

這時候,敵人的隊伍分開一條道,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走了出來,穿著厚重的虎皮大衣,十分粗獷,手裡還握著一把金環大刀。

他掃過下方,因為大雪紛飛,穿的又厚,他似乎冇看出禁軍的身份。

“放下武器!”

“我們隻要糧食。”

“否則,後果自負!”

“糧食,糧食,糧食!!”上千人大喊,響徹雪地。

見狀,禁軍暴怒。

方傑抽刀怒吼:“混賬東西!”

“你知道我們是誰嗎?你搶到太歲爺腦袋上來了!”

“全部跪下,否則死無葬身之地!”

頓時,雙方劍拔弩張,即將擦槍走火。

“哼!”

“我管你是誰,爺搶的就是你們官家!”

“現在天災大雪,到處都是死人,隻有你們纔有糧食。”

“怎麼,我們不配吃?隻有你們這些狗東西當官的纔可以吃?”

粗狂男子冷哼,似乎對官方成見很大。

“放肆!!”

“動手!”

“一個不留!”方傑大吼,抽刀就要動手。

“等等!”

周翦在人群最中心,忽然開口,而後緩緩走了出來。

“陛下。”方傑不明所以,跟這種馬匪還多說什麼。

周翦卻是饒有興趣,望著那個粗獷男子。

“這批糧食是給潁川難民的,你確定要搶?”

粗獷男子和馬匪們一聽,表情明顯有遲疑。

而後粗獷男子冷哼:“少來!”

“你們的糧食都是供應給潁川城內那些大人物的,我們這些百姓就隻有餓死的份!”

“最後給你們一次機會,我不想殺人,把東西留下!”

“留你祖宗十八......”方傑就要怒罵。

但被周翦看了一眼,而後立刻閉嘴。

“就衝你這番話,給你們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

“這是哪兒?”

“你叫什麼名字?”

“潁川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粗獷男子眸子狐疑,有些凝重,感覺出來了周翦不一般,這氣勢絕對是個大人物。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

周翦嘴角輕輕上揚:“為什麼麼?”

“好,朕告訴你。”

說著,他使了一個眼色給三千禁軍。

隻見三千禁軍矗立在雪地裡,整齊劃一,頓時猛然一手揭下了穿著外麵的棉襖。

嘩啦啦!!

棉襖帶著雪,全部落地,他們露出了森森鐵甲,冰冷無比,胸口的“禁”字更是顯眼無比。-